陈孝仁·希盟的隐忧

2017-07-17 13:15

陈孝仁·希盟的隐忧

希盟四党的核心理念始终不一。希盟一再强调没有一党独大,但这也是极为不妥的政策。如果未来四党出现意见不合的情况,会不会再次发生类似伊党“抽身离去”的情况?这是希盟必须慎防的事。这也容易造成支持者和选票的流失。

姗姗来迟的希盟领导层架构终于在星期五凌晨时分敲定,公正党和土团党党魁安华、马哈迪和旺阿兹莎被推选成为希盟领导架构的最高领导层。作为最大反对党的“华裔”政党,行动党在这个架构没有占一席之位。

广告

不料,这点却成为国阵攻击的目标。

大马统计局星期五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大马华裔比率再次下降0.2%,也显示了人口比例渐低的华裔在国内政坛的主导权愈加薄弱。

我认为,尽管行动党贵为国会最大的反对党,但在由一众巫裔主导的希盟四党中,行动党未能争获一线领导层的位置,也在预料中事。

通讯及多媒体部长莫哈末沙烈和民政党副主席刘华才先后对行动党发出嘲讽,指行动党没获得希盟的最高职位,在希盟内似乎毫无无立足之地。

讽刺的是,国阵此前频频在公开场合提及行动党如何对马来人不利,向马来人散播行动党是魔鬼的讯息,例如行动党会废除马来人特权、土著机构等,甚至是觊觎首相职位。

现在,行动党未能成为希盟的最高领导层,国阵却以此课题攻击行动党似乎站不足脚,甚至有自打嘴巴的嫌疑。

广告

事实上,希盟的这份领导架构名单也不是没有隐忧。

尽管希盟强调,领导架构当中的实权领袖、主席和总裁各司其职,职权并无冲突,也不会产生混淆;不过,希盟始终没有阐明,一旦出现意见分歧的情况,谁才是最终的决策人。

此外,希盟虽然推举安华为内定首相,但希盟始终无法就安华上任之前的“过渡”

首相人选达成一致协议,势必会继续成为执政党攻击的弱点。

广告

希盟四党的核心理念始终不一。希盟一再强调没有一党独大,但这也是极为不妥的政策。如果未来四党出现意见不合的情况,会不会再次发生类似伊党“抽身离去”的情况?这是希盟必须慎防的事。这也容易造成支持者和选票的流失。

从这份领导名单来看,公正党和土团党似乎是希盟的主要领导者。

需要注意的是,希盟愿意接纳土团党完全是看中了该党具备了巫统的DNA,一个被视为可以攻克乡村地区的要素。假若,土团党在来届大选无法取得令人信服的成绩单,其余三党凭什么还要听信于土团党的领导?

届时,会不会有不和谐的声音出现?相信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定论。


广告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