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昭敏·文明在倒退

2017-07-17 13:37

张昭敏·文明在倒退

社会可以保留“杀人偿命”的观念,通过法律的程序让杀人者得到相应的惩罚,但不应该推崇“以暴制暴”或公开羞辱的手段。文明,是保障人类生活的一种方式,在追求文明的当儿,虽然会遇到挫折与难关,但我们也只能继续走下去。

吉兰丹州议会日前通过修正2002年伊斯兰刑事程序法,允许公开鞭刑,令各界震惊。尽管丹州坚持落实伊刑法早已是明摆着的事,但在355法令修正案还卡在国会下议院中进退维谷之际,丹州言之凿凿的表示,今年内就会允许执行公开鞭刑,完全把是否违宪这档子事置之不理,实在令人不得不对整个局势的“不文明”化进程,感到忧虑。

广告

身处文明社会,我们知道的所谓刑法就是依据不同的罪行判处,轻则罚款或监禁三五年、中则监禁数十年兼鞭笞、重则终身监禁或死刑。

在讲究人权的这个时代,死刑被一些人视为是不文明的象征,世界不少人权组织都在争取废除死刑。

然而,时代的进步不意味着犯罪的减少,相反的,罪案的严重性和残忍性与古时代相比较,有过之而无不及,也因此,废除死刑无法获得所有文明社会的认同。但除了死刑,在其他罪行方面,普通法大致通行。

身处文明社会,我们大致听说过旧时代的残忍刑法。例如中国古装电视剧中常常会出现的公开问斩情节,刽子手手起刀落斩下首级,还要悬挂在城门上以儆效尤。这类公开的问斩、问吊,目的就是杀一儆百,加深民众的恐惧与敬畏,巩固霸权主义。

而随着时代的进步,这类公开的刑法已经废除。死刑也好、鞭刑也罢,都改在监狱内进行,除了避免造成民众阴影,也尊重犯人的人权。

无可否认,形形色色的犯罪手法已经令社会越来越不平静,令人心越来越无法安宁。我们数十年来追求与向往的文明,很多时候在罪案面前显得不堪一击。

广告

然而,难道就因为部份人的野蛮行为,整个社会就应该反文明而行吗?回到以前的旧路,就能够保证罪案的减少吗?时代不同,人心已变,面对新的罪案、新的威胁,我们只能用更进步的思维去寻求解决方案。

丹州政府坚持落实伊刑法后,可以减少罪案的发生。伊刑法中最令人“闻之丧胆”的莫过于断肢法,专门用来对付偷窃者;而赌博、喝酒、通奸等罪行可被判公开鞭刑,目的在于让犯罪者得到教训,警惕大众。

你可以说,伊刑法的目的有其教育性和意义,或许真的可以阻遏犯罪者。然而,如果连死刑都无法阻止贩毒案、谋杀案、绑架案的发生,我们真的可以指望断肢和公开鞭刑,长久性的解决偷窃、赌博等等问题吗?

又或者,难道有一天,社会也要回到古代的公开问斩方式,来阻吓杀人者吗?只要犯罪的根本性问题和环境没有改变,罪案仍然会继续发生,不管刑法是什么。

广告

伊刑法的落实受到各界的批评,最关键的并非在于其是否有效,而在于其不合时宜。对付任何罪行犯罪者,我们已经有普通法和伊斯兰法,若仍有不足,可以视情况而定来探讨加重刑罚,一意孤行的推行伊刑法,无视联邦宪法以及非穆斯林感受,只会加剧社会的对峙与分裂,进而更不平静。

社会可以保留“杀人偿命”的观念,通过法律的程序让杀人者得到相应的惩罚,但不应该推崇“以暴制暴”或公开羞辱的手段。文明,是保障人类生活的一种方式,在追求文明的当儿,虽然会遇到挫折与难关,但我们也只能继续走下去。

文明的倒退,只会制造新的问题与困境;过去的好与坏,毕竟已经过去,重来一遍,也不可能有一样的效果,向前看,才是最实际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