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梅娇·幸福的方法

2017-07-17 13:46

郑梅娇·幸福的方法

我们的老师父母,有没有提醒过我们,种种的竞争,一路成长的样子,其实我们只需跟自己竞争,超越自己,演出最好自己,而不是别人眼中的自己?

“我爱她,我要跟她永远在一起,我要与她一起入土为安,一起上天堂。”这是一位日本男士对矽胶娃娃的表白。

广告

矽胶娃娃竟然成了这名日本男人的最爱,匪夷所思。人,需要一个没有生命的塑胶才能感到快乐幸福,那是真实存在的悲哀。怪谈如实发生,而且发生在我们看来很先进的国家。据业者说每年平均可以卖到2000个,可见这不是个案。

生活的无聊与空虚,使男主角从矽胶娃娃身上得到了慰藉,而他并不是贫困或潦倒,而是拥有一般人拥有的东西,包括事业家庭,折射出“幸福”不仅仅是一种客观环境。

我想起有大学开过一堂课,就叫幸福的方法。幸福需要学习吗?是的,没有人会这样教导我们,看似简单的东西,其实我们学习得不怎么样。

它无关世界幸福指数排名,那些虚名的荣耀不比真正人们生活的素质重要,它关乎个人的快乐,更源自个人的思维。

从小,我们已经不自觉的与人竞争,争取好的排名,就读好的学校,考大学,出国深造,我们有记忆开始,就是竞争。到好的公司,往高处爬,到了顶峰,结果我们一路幸福吗?

我们的老师父母,有没有提醒过我们,种种的竞争,一路成长的样子,其实我们只需跟自己竞争,超越自己,演出最好自己,而不是别人眼中的自己?

广告

我看这样的教导并不多。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往往扮演别人眼中的自己,不幸的话,令自己辛苦不堪。

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在儿子的毕业礼上,发表了一席充满负能量的演讲,希望孩子毕业后,感受不幸、挫折、孤独,遭遇不公平,才会明白一切不是理所当然,也唯有体验真实的生命,才能理解生命的真谛,参透苦难传递的讯息。

他对“做自己”有很好的诠释,即是如果你自己还不够完善,你首先还是需要完善自己,如果连你都不知自己要成为怎样的人,时常思考自己想成为怎样的人,是不可能做自己的。

广告

他那“我祝你不幸并痛苦”毕业辞,除了述说成长需要经历痛苦反思的过程,更说明了:我们竞争到最后,不是跟别人竞争,只是要搞定自己,超越自己而已。


广告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