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以勒·伦敦大火:350年前后

2017-07-17 13:49

张以勒·伦敦大火:350年前后

大火烧掉了大半个伦敦,但却没有毁灭伦敦,相反的是,这场大火恰恰成了伦敦重生的起点。大火过后的短短60年内,重建起来的伦敦,如同浴火凤凰,从火神肆虐后的灰烬中,崛起为欧洲最大城市、国际贸易枢纽,也为之后大英帝国的建构,并使伦敦本身成为世界金融中心,奠定了基础。

上个月中,英国伦敦北肯辛顿一栋名为格伦费尔的大楼(Grenfell Tower)发生了一场大火,导致79人死亡。伦敦消防队称这场大火“史无前例”,市长萨迪克.汗宣布这场火灾为“重大事件”。

广告

在大约350年前的1666年,伦敦也发生过一场大火,那是一场真正的大火,历史上就称之为“伦敦大火”(Great Fire of London)。

这场大火到底有多大呢?它烧了4天4夜,烧掉了超过1万3000栋房屋,占地面积约1万7650公亩,包括400条街道和旧城墙内部80%的土地。大火还烧毁了87座教堂,以及主要的政府机构办事处和贸易公司,如市政厅、皇家交易中心、海关大楼、会议大楼和52栋公司大会堂。

大火几乎把整个伦敦熔解。目击者说,“除了石头和垃圾之外,什么也没有,可以一眼从城市这头望到那一头”。大火过后,整个伦敦丧失了居住的机能,近10万市民无家可归,但不幸中的大幸是,这样一场大火,不到20人死亡。

大火造成的死亡人数不高,可见这场大火的火势虽蔓延甚广,但速度并不算太迅猛,因此绝大多人才来得及逃生。但即便如此,大火还是烧了整整4天4夜,烧毁了数以万计的建筑物后,才被扑灭。由此可见,伦敦的城市建筑布局和结构,以及防火灭火机制的运作,本就大有问题。

当年的伦敦,确实是一个令人绝望的地方。

贺礼思(Leo Hollis)的《伦敦的崛起:知识分子打造的城市》(London Rising:The men who made modern London)如此描述:17世纪中叶的伦敦濒临崩溃,老旧的建筑结构无法负荷剧增的人口,国家内战使社会四分五裂。还有,大火的前一年,即1665年,伦敦爆发大规模瘟疫,夺走了10万条人命。

广告

大火烧掉了大半个伦敦,但却没有毁灭伦敦,相反的是,这场大火恰恰成了伦敦重生的起点。大火过后的短短60年内,重建起来的伦敦,如同浴火凤凰,从火神肆虐后的灰烬中,崛起为欧洲最大城市、国际贸易枢纽,也为之后大英帝国的建构,并使伦敦本身成为世界金融中心,奠定了基础。

伦敦是怎么做到的?事实上,早在大火之前,英国的新哲学、新科学探索运动已经酝酿多时,兴起的知识浪潮汹涌澎湃,蔚为大观。新哲学、新科学的探索不只是关于城市建设和生活,而是涵盖更大层面的思考,关于政治、经济、艺术和社会的改造与重建。按照贺礼思的归纳,有5个人物,既是这股知识浪潮的代表人物,也是伦敦重建的关键人物──建筑师雷恩、作家艾佛林、科学家胡克、思想家洛克、地产商巴彭。

新哲学、新科学运动为伦敦的重生做了充份的准备,而伦敦大火又恰恰成为了探索新哲学、新科学的人们大展拳脚的超级实验场。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机会也只留给有准备的城市。伦敦的崛起,不仅因为这个城市找到了解决自身问题的方案,更找到了改造和重建自身的方向。

1666年的那场大火,伦敦从中崛起,成为资本主义的大本营;讽刺的是,资本主义的急速发展,又为350年后,2017年的格伦费尔楼大火,埋下了深远的伏笔。

广告

格伦费尔楼所在的肯辛顿区,不仅在英国家喻户晓,也闻名世界,许多明星、富豪都住在这里。

在不远处,是俄罗斯大亨阿布拉莫维奇和英国威廉王子的住处,还有中国首富王健林以8000万英镑买下的豪宅。如果把肯辛顿和切尔西区分成103个小区,其中14个属于英国最穷的10%,有30个属于英国最富的10%。

换句话说,格伦费尔楼就是富豪区里的贫民窟,而格伦费尔楼大火之所以造成严重伤亡,与这种境况有着密切联系。BBC中文网的一篇分析报道,文章的题目正是“伦敦大火:火光照亮了贫富悬殊”。

正如政治学者罗伯特.道尔(Robert Dahl)在《论民主》(On Democracy)中所言,市场资本主义不可避免造成不平等,并通过政治资源的不平等分配而限制民主的潜力,由于政治资源的不平等,部份公民比另一部份的公民对政府政策和行为拥有更大的影响力。格伦费尔楼大火,正是一个最新案例。

格伦费尔楼大火事件对英国乃至全世界民主国家有什么启示?还是这一句:不仅需要解决自身问题的方案,更要找到改造和重建自身的方向。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