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涯.偏见背后的真相

2017-07-17 18:00

企涯.偏见背后的真相

对事情的判断不可以光看表面。这个教训是我在大学时文/企涯学会的,并且非常深刻。

对事情的判断不可以光看表面。这个教训是我在大学时文/企涯学会的,并且非常深刻。

广告

这要从我的一个同宿舍的同学说起。

宿舍房间里有四人,我们全都是同一个科系的同学,选课上都是大同小异,因此同进同出是很自然的事。

在我们四人当中,阿忠却是特异独行的那一个。他不只早早摸清楚学校图书馆里和科系相关的书籍所在及图书馆的运作和时间,更在我们之前就找了好一些学长姐熟络。

直到那时为止,我们三个虽然都觉得他的行为有点奇怪,但应该是学业为上的那一类学生,所以就猜他大概很想要有好成绩吧?我们还不以为意,一直到我们约他出门喝茶聊天做功课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他和我们之间很不一样。

大学第一年,新生难免都会比较懒散,因为中学时老师们说上大学就是尽情玩的时代,我们都信以为真,大多数到成绩出了才在那边懊悔,然后第二年才开始加紧步伐追上来。所以,我们所谓的约出来做功课,其实也都是一边喝茶一边聊天,功课只动了一点点……但阿忠却是很认真地在做功课,并且对我们的行为猛皱眉头。

他跟我们出了几次之后,就拒绝跟我们去了。然后很自然地,在他不在时的聚会,我们就不自觉开始背着他讨论他的行为和原因,然后不约而同发现,他似乎是一个很吝啬的人。

广告

“有一次我们不是和学长姐们约出来见面吗?就在快餐店的那次,他居然什么都没点,就吃胃小的学姐们剩下的东西……”

“他有记录花费的习惯……我好像看到那种10仙、20仙的小钱,他也记得很清楚呢。”

“真的?我以为那是记录谁欠他的钱,我记得我跟他借了50仙去洗衣服,他就在那个小本子上写了点东西……我当时还在想,50仙而已,居然这么计较。”

那天的讨论其实也就只是到这里而已。

广告

但之后他的表现就像是不屑于和我们一起走,每天天未亮就离开宿舍,晚上快要午夜才回来,简直就像是要跟我们划清界限似的。

那时候开始,我们也很不喜欢他,觉得他很孤僻,而班里的同学见状,也跟着这么做了。

我们到后来才知道,阿忠非常的忙,忙到连洗澡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因为他在做兼职,而且是几份兼职。

会发现这件事的源头,还是我们某个同学觉得他好像巴结上了一个很厉害的学姐,说“不知道是不是一直跟在学姐旁边帮人提书包当小弟”之类的话,结果被学长骂一顿,才知道学姐的家里有经济困难,因此课业之余都在兼职。

“如果阿忠真的跟在她身边,那一定是一起在打工吧。”学长这么说着,然后带着我们去学姐打工的店那里。

那是一个小餐厅,很小但是价廉物美,所以很多学生都会去那里吃饭或外带。学长把他们带到后街,那个据说很厉害的学姐正挥舞着刀子切菜,而阿忠则是在洗碗和洗菜之间来回。

“对,就是这样。”学姐把切好的菜扫进盆子里的时候抽空看了阿忠一眼,“你就这样一边洗碗一边洗菜,水费不会很贵,所以你可以大胆开大一点冲,水龙头的花洒冲力很重要,发现开始阻塞就叫老板换一个,一定要这个款的,我试过很多就这个最好。”

“好!”阿忠把洗好的菜装篮子里滤干,“学姐,我找到一份替讲师输入资料的工作,你觉得怎么样?”

“哪个讲师……哦,他啊,不好不好,我在他手下做过,经常出尔反尔也就算了,还会一直在最后一刻给工作,那时候我好几次要熬通宵给他解决。现在最要的是奖学金,会拖累成绩的工作不要接。只要得到奖学金,那么一切都会好的!”

“是,学姐!”

那时我们才知道,原来阿忠家里有经济困难——是快连米都吃不起、房租都拖欠亲戚好久的那种困难。学业贷款有八成都留给家里救济,他在学校里的一切花费都是靠这些兼职赚回来,所以能省则省,为此他连环保箱里的衣服都可以拿回来穿,甚至课本都不买,长期从图书馆那里借用,就连功课用的手提电脑都是学校里买的二手货。他每天不在房间不是排挤我们,而是他为了生活,不得不这么做……那时候,我们的惭愧真的是非笔墨可形容。

至于在那之后我们尽我们所能给他找补贴和援助、帮他做笔记,友谊直到今日都没断开,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广告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