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迈父母撑不下去了.癫痫症青年需7万医费

2017-07-18 15:56

年迈父母撑不下去了.癫痫症青年需7万医费

青年饱受癫痫症之苦而无法谋生,仅靠父母以打杂和做清洁女工支付昂贵的医药费长达11年,如今两老年迈体弱无力再撑,盼公众能施以援手,拯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
梁佩城因为长期患病和服药而精神不济。(图:星洲日报)

(雪兰莪.万挠13日讯)青年饱受癫痫症之苦而无法谋生,仅靠父母以打杂和做清洁女工支付昂贵的医药费长达11年,如今两老年迈体弱无力再撑,盼公众能施以援手,拯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

广告

现年25岁的梁佩城在14岁那年开始出现手脚不由自住抽搐症状,后来情况日益严重,随时会四肢痉孪和昏迷不醒,尽管曾在火炉场工作,但因屡次发作而被迫辞职。

自此之后,他的医药费和生活便靠父亲梁耀南(68岁,散工)和母亲罗观英(66岁,钟点清洁女工)承担。虽然他另有梁佩民(42岁,冷气技工)和梁佩艺(39岁,家具厂工人)两名哥哥,但大家收入不高,还要养妻活儿已是自顾不暇。

为了协助解决生活和医疗上的燃眉之急,星洲日报基金会欲筹7万2000令吉,以向梁家提供每月3000令吉为期两年的援助。星洲日报基金会也将继续协助他寻求专家的意见和医疗方案,以早日重投社会。

觉得自己是异类”
梁佩城:服药多年不见效

住在万挠加冷乌达玛花园的梁佩城自称在14岁那年便“怪病缠身”,往往午夜梦回时,手脚不由自住的抽搐、口齿交战甚至咬伤舌头,虽然神智清醒但却身不由己。

后来,梁佩城的病情更是发展到白天在大庭广众之下也会两眼翻白,随时倒地,四肢痉孪和昏迷不醒,让他觉得自己是异类。

广告

“从诊所到吉隆坡中央医院,整整10年,没有一个医生告诉我这叫癫痫症。每次覆诊都由不同医生配药,但我服药多年依然不见效,每次发作后会头痛、短暂失忆和浑身乏力,连站也站不稳。在很彷徨的时候,也怀疑过这是不是鬼上身。”

“我很想参加饥饿30,但我担心一旦发作会为其它人带来麻烦。我不敢去想未来,不敢有成家立室的奢望,我也害怕这病会令失忆的状况加重,连未患病时的快乐记忆也慢慢的记不起来了。”

靠学佛鼓励坚持

“如今,我靠着学佛的转念来鼓励自己坚持下去,一直到医学昌明发生特效药,让我药到病除为止。”

广告

梁佩城中学毕业后曾在万挠一家火炉厂打工4年,但期间屡次发作,因为厂房内的高温炉灶会对随时倒地的他造成危险,迫于无奈之下唯有呈辞。

父:寻遍无数医生积蓄花光

梁爸爸说,在过去10年每周数次开摩托车风尘仆仆的载着佩城四处求医,偶尔遇到发作时,还得在烈阳当空的高速公路停下,等儿子抽搐完毕,再拉着他紧紧靠向自己的背脊,免他因乏力而摔倒,再慢慢驶向目的地。

他们曾经在路上发生意外,梁爸爸膝盖迄今仍留下伤痕。

他说,从中至西看过无数医生,两老积蓄花光,但儿子的病情不见有起色,近年反有变本加厉的迹象。

省吃俭用让儿看病

“每周到同善医院针炙和取药要花逾200令吉,我的收入全耗在医药费上,每月仅靠妻子的逾千令吉过活,实在是入不敷出,医了逾一年,唯有暂停。”

“目前,佩城除了在中央医院取药,也在旧巴生路一家中医馆治疗,加上服用维他命和打补针的开销,每月仍需数百令吉,我们唯有省吃俭用让他看病。”

“他常常自责,一直嚷着要去做冷气安装工人,但我因担忧他会突然发作会从高处摔下所以反对,只在自己有工开时带他去当助手。”

自装家具修电器节省开支

据了解,梁家目前居住的排屋每月需供款400令吉,仍需13年方能付清货款。

为了节省开支和为社会尽一份心血,当过建筑工人、木匠的梁爸爸会四处收集木料,自己动手组装家具和修理旁人丢掉的电器自用,或者捐到佛教团体,在困苦之中亦不忘体现大爱精神。

星洲基金会助安排做脑部扫瞄

星洲日报基金会于2016年8月接获投报后跟进梁佩城个案,并在9月安排他接受脑专科医生的诊疗,盼能通过手术减少发作的几率。

为了得到更精准的结果,同时也安排梁佩城往布城医院做脑部扫瞄,全部约2100令吉的医疗费用由星洲日报基金会承担。

鉴于梁佩城脑部有许多触发癫痫的不正常组织,部份更压着主要神经线,脑科医生不建议手术以免留下影响发言和四肢运作的后遗症,仅能以药物控制病情。ME5349140717B02.JPG

梁爸爸每周骑摩托车载送梁佩城看病,脚上仍有因为交通意外而留下的伤痕。(图:星洲日报)
梁耀南和罗观英已年近七旬,难以再承担幼子的医药费。(图:星洲日报)
梁佩城指自己通过礼佛和学佛来转换心境,渡过癫痫症带来的折磨。(图:星洲日报)(图:星洲日报)
梁爸爸准备把修好的电视送到佛教团体去利益众生。(图:星洲日报)
梁爸爸土木工具俱全,随时准备何处有工便往何处去,但他年岁已大,工作上已有力不从心之感。(图:星洲日报)
梁家收有许多梁爸爸到处捡来的木料,做些手工品自用或捐出,利益他人。(图:星洲日报)


医学小典:

癫痫无法根治

癫痫(Epilepsy)或俗称的“发羊吊”是一种长期性神经系统疾病,在大脑皮质神经细胞过度或异常的结果下会引发各种不同程度的抽搐。此病不能根治,但有70%的抽搐可以用药物控制。对药物无效的病患可尝试以手术或神经刺激疗法,但疗效亦胥视个人体质而定。

捐款方式請參閱: ■星洲日報基金會 yayasansinchew.org.my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