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莺 ‧ 教车速成班

2017-07-25 13:29

黄莺 ‧ 教车速成班

该怪谁?只能怪这急功近利的社会,使教车的人也变了质。为了能在更短的时间内赚更多的钱,弃职业操守于不顾,学员还半生不熟,就迫不及待揠苗助长,把他们往前推,就想着手头上少一个,马上就可以补进一个。

儿子去年杪考完SPM后,空出一大段时间等放榜。我见他在家里闲极无聊,便安排他去学驾车。

广告

教车师傅与我住在同一个小区,两家人只是点头之交,倒是长辈见了面,还说得上三两句的寒暄与客套话。我与老公想反正住得近,来去方便些,于是也没货比三家,就安排儿子拜他为师。

教车师傅是个三十开外的年轻人,子承父业,教车费是1300令吉左右,标榜包学包考包拿到驾照。这价钱要是跟外头相比,确实便宜上好几百块。我暗自庆幸托这邻里之福,得到他的特别眷顾。

年轻就是有干劲,那教车师傅不日便安排儿子到考车中心上课,然后发下几本路规手册。接下来的那个星期,儿子仿佛SPM再临,每天手不释卷,忙着咀嚼消化一道道的行车教条。

一个星期后,马上就是笔试了,儿子一举搞定,拿到了学车准证。

接下来,师傅安排他每周一次的上路教学。儿子是一个公路素人,完全没有基础地上阵,虽然战战兢兢,但想到几个月后便可以手操方向盘,自由自在地在道上奔驰,倒也雀跃。

只是没想到,每周一次的路上教学,顶多只学了8次,教车师傅就安排他考车。

广告

学8次就考车?这与我当年比起来,简直是火箭腾空的速度。我有点愕然,找上教车师傅,道明担忧。他安慰我:“免惊免惊,反正是包学到会,他这次不过关不要紧,我们会给他接下去学,学到他会、学到他考到驾照为止。”

我见他不为所动,想到儿子平时在小区里自习时,技术生疏,手忙脚乱的模样,顿时心里阴笑起来──那身手,哪里有可能过关?于是便把所有想说的话收起,不再啰嗦。

几天后的早上,儿子去考车。人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顺顺利利,只有我,求神拜佛希望他落空。可偏偏天不从人愿,那个下午儿子打来电话,报告他考过了。

我晴天霹雳,简直不可置信,待他回家后细细问起,才知道那小子原本有两处不合格,但考车官竟然大笔一挥,给他过了。

广告

我心里顿时清明,唉百密一疏,机关算尽,竟没算到教车师傅“背后疏通”这一招,怪只怪自己对考官的节操太有信心了。难怪教车师傅安抚躁动的我时,一副成竹在胸、很有把握的样子,但说什么为时已晚。

近日在报章上看到,马六甲有个女孩,因为拒绝给“咖啡钱”,结果考车屡战屡败。我特别佩服她那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勇气,敢与根深柢固的“潜规则”相对抗。而我,竟然连反抗的力气都未使出,就给人“摆平”了。

儿子考到驾照后,满脸喜不自胜与跃跃欲试,劈头一句就说要载朋友去看戏。但一想到他的驾照拿得如此来历不明,我和他老爸马上严词制止,说什么也不肯让他独自上路。

急功近利的社会接下来的每个周末,我们还权充起教车师傅,在小区里、在车不多的偏远处,坐在副驾驶座,指手划脚让他来来回回练习自强。几次下来发现,这只初生之犊技术三流还是其次,最最可怕的是他对虎口没有半点恐惧与敬畏之心。一想到两个月后就得放手,让他独自开车上大专,那一路上得穿梭于公路最繁忙处,我们就暗中飙汗。

回想起十多廿年前,我学车时,教我的师傅脾气虽然大,动辄训斥呵责,可却是百分之百尽责。

那时,我与我的友人,以及我一位上了年纪的婶婶,3个人在“恶”师傅的精心调教下,学了不下20次才考车。那师傅也是个坦白人,他告诉我们,考车前他都有“打点”过考官。

“要不然,考多少‘死’(不过关)多少。”

尽管如此,当时的考车官还是比较有“良知”的。我们3人当中,只我与婶婶过关,友人因为滑坡,不及格,必须重考。

所以,老公总笑我,我的礼申是咖啡乌驾照,不如他的,含金量十足。

如今看着变本加厉的儿子,他大概是笑不出了。

该怪谁?只能怪这急功近利的社会,使教车的人也变了质。为了能在更短的时间内赚更多的钱,弃职业操守于不顾,学员还半生不熟,就迫不及待揠苗助长,把他们往前推,就想着手头上少一个,马上就可以补进一个。

只是,教车这行业,可是生命攸关,岂容轻率。看看国内高居不下的车祸发生率,想想那些不计其数命丧虎口的生命,再打量我那即将“单飞”、踌躇满志的儿子,怎么不急死我这为娘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