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英迪拉的悲歌唱不完

2017-08-09 11:39

郑丁贤‧英迪拉的悲歌唱不完

2017年法律改革(婚姻与离婚)修正案,抽掉了原先的88A条文,失去了保护英迪拉,以及其他类似遭遇的人们。

印裔妇女英迪拉甘迪(Indira Gandhi)的家庭悲歌,原本看到解决的曙光,但是,如今又再暗淡。

广告

2017年法律改革(婚姻与离婚)修正案,抽掉了原先的88A条文,失去了保护英迪拉,以及其他类似遭遇的人们。

8年前,英迪拉的前夫改信伊斯兰,身份从巴马纳登转成莫哈末里祖安,连带的,他带走了不到一岁的女儿成为穆斯林,这获得伊斯兰法庭所认可。

英迪拉把事件带上民事法庭,要争取女儿的抚养权。官司打了几年,从高庭打到联邦法院,过程可以拍成法庭悬疑连续剧,也是法律系丰富的教材。

从法律角度,这是一个民事法和伊斯兰法纠缠不清的灰色地带,造成司法权的混淆。

法律之外,它成为社会问题;因为现有法律未能有一个明确的判决,造成类似事件的发生,一直找不到彻底解决方案。除了英迪拉,还有蒂芭丶苏芭丝妮等等案件,深化家庭悲剧。

为了一劳永逸解决问题,几年前内阁达致一项决定,避免改教而衍生抚养权,以及孩子信仰的争议。

广告

这也是88A条文之由来,规定夫妻之一方如果改教,孩子可以维持原有的宗教信仰,直到18岁成年,再自行决定宗教信仰。

换句话说,如果成为法律,英迪拉的前夫就不能单方面为女儿改教;而且,这位莫哈末里祖安先生,也必须先在民事法庭和英迪拉处理他们之间的离婚,而不是一走了之。

如此立意,不可谓不好,它可以保护未改教的配偶的权益,也平息社会和宗教争议;此外,在民事法和伊斯兰法的灰色地带,可以划出一条比较清晰的界线。

只是,在宗教保守势力,包括伊斯兰党眼中,88A条文对伊斯兰是一种侵犯,成为政治课题。

广告

政府抽掉88A条文,让2017年法律改革(婚姻与离婚)修正案不汤不水,无法解决即有和未来因为改教而衍生的问题。

部长阿莎丽娜提出的理由,是避免和联邦宪法产生冲突。人们难免有疑问,在拟定法案的过程中,何以没有察觉,而是两度提呈後,才有这种顾虑。

宪法之外,是否有其它因素?

早在法案提呈之前,保守宗教力量,包括伊斯兰党都已经反对这项修正案;从彼等的角度,这已经侵犯了伊斯兰,妨碍穆斯林的宗教权益。

一度也传言,执政党和伊斯兰党达致默契,只要执政党允许伊党提呈355修正案,就可以交换伊党同意2017年法律改革(婚姻与离婚)修正案。

只是,355修正案已经提呈(未辩论和表决),法律改革修正案却是煲了水,抽掉了实质的内容。

在目前的政治气候下,执政党要讨好保守族群,更要争取伊斯兰党的合作,修正案似乎成为牺牲品。

从中或也看出,保守宗教力量方兴未艾,正在主导国家的走向。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