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牧式生活以世界为家.一家三口铁马走天涯

2017-08-11 11:10

游牧式生活以世界为家.一家三口铁马走天涯

越来越多人喜欢放慢速度看世界,倾听世界最真的声音,安静地与自己对话。这也是为何,铁马出游成了慢速生活或旅游的选择。
这个原本只有一家三口的游牧家庭,札维耶、瑟琳和奈拉如今在槟城等待第四个家庭成员的到来。(图:星洲日报)

备注:部份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广告

(槟城10日讯)越来越多人喜欢放慢速度看世界,倾听世界最真的声音,安静地与自己对话。这也是为何,铁马出游成了慢速生活或旅游的选择。

一对来自瑞士的80后情侣,一直都想发现外面的世界,看不一样的景色,接触不一样的文化。自从得知身边的人以脚车环游欧洲后,两人在迈入30岁时,决定骑铁马走天下。

他们以瑞士阿尔卑斯山为起点,用5年时间横跨欧亚大陆去到地球南端的纽西兰,完成5万公里骑行,也在路上完成结婚生子的过程,渐渐发现铁马骑行,以世界为家的游牧式生活不是旅行,而是他们所要的生活方式。

定目标3年从瑞士抵纽西兰

这段故事里的男子叫札维耶(Xavier),37岁,摄影师兼建筑绘图师;女子叫瑟琳(Celine),35岁,人类学家。

2010年8月,札维耶30岁,瑟琳28岁,两人在而立之年离开钢骨水泥堆砌起的温暖窝,从地球北端的瑞士阿尔卑斯山出发,把目标设定在3年后抵达地球南端的纽西兰,在充满变数的旅游方式中开始了游牧式生活。

广告

两人一踩一踏,带着身上超过200公斤重的家当,靠双脚的力量,轮子的滚动,就这样穿越欧洲,从土耳其进入中东,经过叙利亚、黎巴嫩、伊朗,来到中亚五国(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哈萨克斯坦),通过西伯利亚进入亚洲蒙古、中国、韩国、日本、中国、尼泊尔、孟加拉、印度,进入东南亚国家,距离目标越来越近。

在这段以大地为伍,星光作伴,凉风相随,世界为家的日子里,两人在互相扶持中,也循着彼此的骑行节奏找到一致的生活理念,把对方认定为人生伴侣,终于在路上结为夫妇。

在马诞下女儿

2012年10月在尼泊尔骑行的路上,瑟琳告诉札维耶:“你要准备当父亲了”,两人再一次在路上,迎接人生另一个阶段。

广告

怀孕的身躯没有打乱和打断两人的骑行计划,瑟琳顶着浑圆的肚子继续上路,终于在2013年4月抵达马来西亚。当时的瑟琳已怀有7个月身孕,在得知槟城提供水中分娩后决定在槟待产。同年6月4日,两人的女儿奈拉(Nayla)来到人世,为这个游牧家庭增添新成员。

近5个月后,札维耶和瑟琳决定继续上路,两夫妻在路上骑行的画面中,多了一个小瓜的身影。

继续“游牧”带女儿骑行

札维耶和瑟琳的游牧生活方式不普遍,对一些人来说不可被接受。他们决定带着5个月大的奈拉继续骑行时,在槟城的邻居对他们说:“你们疯了吗?”

两人也清楚知道接下来的路程依然是充满不确定性,但他们坚持信念:相信身边人的人、相信自己的体力及相信自己内心的感觉,决定上路。他们为奈拉找来与脚车衔接的婴儿推车,把推车打造成舒适的婴儿房,有风扇、玩具、书本、音乐,这个小天地自此成为奈拉成长的温暖窝。

2013年10月,一家三口离开槟城,带孩子继续征途。由于暖和的气候较适合婴儿,两人决定从槟城北上进入东南亚国家。

有别于只有两人的时刻,在带上一个婴儿后,札维耶和瑟琳的骑行方式必须依据奈拉的状况作出调整,比如两人必须每两小时停下休息,让瑟琳以母乳喂养奈拉,也让奈拉有充足的玩乐时间。

从槟城到泰国、柬埔寨、寮国、中国、台湾后,他们乘搭飞机到澳洲,在澳洲甚至以19天完成纳拉伯沙漠1200公里的艰钜骑行。

2015年4月,这个时候的札维耶和瑟琳已离家近5年,奈拉也从襁褓中的婴儿长大成近两岁,会走路会游泳的活泼小孩。在完成澳洲的路线后,一家三口搭上飞机朝向纽西兰。

这样一来,他们在5年里共完成5万公里骑行,当中1万5000公里有一个婴儿随行。对他们来说,抵达当初设定的目的地-纽西兰不是终点,而是另一个起点。

分享骑行经历集结成书

5年前两人出发,5年后三人回家。

纽西兰后,札维耶、瑟琳和奈拉一家三口于2015年4月回到瑞士,除了见朋友,札维耶和瑟琳接连举办50场分享会,分享骑行经验。他们也把这5年来的骑行经历,以法文出版成书。

他们已爱上游牧式生活,所以这一趟回去只把自己当成瑞士的过客,无意在瑞士定下来,反而策划了第二次的铁马征途。

怀第二胎来槟待产

他们为新骑行计划命名为北部地平线(The Great Northern Horizon),锁定地球的北境为骑行路线,计划从日本开始,跨越西伯利亚、俄罗斯、蒙古、阿拉斯加、加拿大及欧洲北部。在瑞士待了短短的4个月便后,一家三口再次出发了。

骑行的路上,所谓的计划其实是不停地面对变化,这句话完全反映出他们的情况。因为,他们从日本北海道出发,以迈向俄罗斯时,瑟琳发现自己怀孕了,他们唯有更改路线。

他们从日本去到韩国及台湾,在台湾换了脚车及生活一段时间后,瑟琳已怀孕7个月,大腹便便,两人决定乘搭飞机来槟待产。一家三口在今年6月杪再次回到槟城,住在峇都丁宜同一间背山面海的公寓里。

计划年杪再次出发

这一次停留,他们计划在第二个孩子出生后,年尾再次出发,从槟城北上,继续北部地平线的征途。

不如一贯父母的做法,他们此前不知道孩子的性别,也不知道预产期,只知道孩子大约在8月出生。这就是他们一贯的冒险精神。瑟琳和札维耶异口同声说:“当孩子出生时自然会知道(性别),我们喜欢惊喜。”

8月9日,他们的孩子出生了,是个女儿。三人的路上再多一个小瓜的身影,奈拉的婴儿推车里多了一个妹妹相伴。

对瑟琳和札维耶来说,带着两个孩子上路不是添加麻烦,反而相信以过去带着奈拉上路的经验,会更得心应手。

多元文化吸引重回槟城

札维耶和瑟琳在峇都丁宜住家受访时,分享2010年开始的游牧式骑行生活,及为何一再选择回到槟城。

瑟琳说,东南亚国家中,新加坡和曼谷也有水中分娩,但她不喜欢大城市,所以选择仍保留自然气息及多元文化的槟城。

“在槟城,你可以看到很多不一样的人用自己的方式过生活,大家都互相尊重。这里没有美得令人窒息的风景,但所有东西拼凑起来时,却让你惊叹。”

她说,正因为槟城包容多元文化,居民可讲得一口流利的英语,他们一家三口很容易融入槟城的生活,与当地人一起吃街边小食,到巴刹买菜,与邻居打交道,不觉得自己是外人。

瑟琳受访时,奈拉不时爬到母亲身边,面对镜头时不胆怯但笑容腼腆。(图:星洲日报)
札维耶分享在骑行路上的喜怒哀乐。(图:星洲日报)
札维耶、瑟琳和奈拉一家三口在纽西兰南部骑行的画面。
札维耶和瑟琳在路上多睡在帐篷里,图为两人在塔吉克斯坦一片荒芜中扎营。
奈拉在澳洲纳拉伯沙漠骑行的路途上,帮父亲推脚车,纳拉伯沙漠是其中一个骑行条件严峻的路线。
来自瑞士的札维耶和瑟琳在5年内横跨欧亚大陆完成5万公里路程,抵达南半球的纽西兰。
这个小推车就是奈拉从2013年10月起的栖所,里面有风扇、玩具和音乐等。(图:星洲日报)
奈拉从小跟着父母的步伐周边天下,世界就是她的教科书。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