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约今城】郑锦华·打架鱼

2017-08-11 19:14

【昔约今城】郑锦华·打架鱼

半世纪前物资匮乏的年代,多种天然浑成的玩意如橡胶籽、七粒子、打架鱼等,陪过无数孩子走过艳阳或风雨季节的童年岁月,也带给孩子各不同的童年记忆。正如打架鱼,它给男生填写的童年故事篇章,比起女生还要来得多个章节和精彩有趣。
即便在不同罐子的打架鱼,彼此看到对方,都会拔弩张弓,向对方宣战。

半世纪前物资匮乏的年代,多种天然浑成的玩意如橡胶籽、七粒子、打架鱼等,陪过无数孩子走过艳阳或风雨季节的童年岁月,也带给孩子各不同的童年记忆。正如打架鱼,它给男生填写的童年故事篇章,比起女生还要来得多个章节和精彩有趣。

广告

学名五彩搏鱼的打架鱼,属于斗鱼科的鱼种品类,喜欢栖息在稻田或湖沼的水域地带。童年时期,住在甘榜的小孩特别喜欢往小溪河流捕捉小鱼,尤其希望可以捉到大哥哥们在树荫底下围在一起观看互相较量打斗的打架鱼,可那时候就不知道,原来甘榜的河流,未曾出现过打架鱼的踪影。

那时期,玩打架鱼的,就趁两只在各自罐子互相对视,鼓起尾巴和鱼鳍展现出彩虹般的绚丽色彩,区分哪只是五彩或是七彩的,没有人在意打架鱼的品种学名,只有本地打架鱼和暹鱼之分。那时候给人的印象,泰国暹种的打架鱼,比本地的还要来得凶猛好斗,因为持有多次战胜的纪录。

60年代,还不盛行宠物店,水族馆也只开放给公众进入参观各不同种类的鱼儿,要买打架鱼,就只有在巴刹菜市摆卖一些小鱼之类的地摊购买。那时候,一角钱就可以买到一只普通的打架鱼,比较大片尾巴或颜色较为艳丽的,价钱可以从5角钱到块多钱不等,和普通品种的价钱相比,相差颇大。对于当时两角钱就可以吃到一碟炒粿条的年代来说,玩打架鱼既是一种廉宜但也可以说是“投资不菲”的玩意。

生命力顽强的打架鱼,通常都会饲养在玻璃罐内。

舍得花钱购买价钱昂贵的,通常是饲养来观赏,绝不会用来跟其它打架鱼放在一起打架,生怕被对方破坏鱼鳍鳞片,失去观赏的价值。每次多是以孑孓、蚯蚓或红虫喂养,让鱼身的颜色保持多彩艳丽。

生命力顽强的打架鱼通常都会饲养在玻璃罐内。旧年代Holick饮料或装豆酱的玻璃罐,就常被用来当是饲养打架鱼的瓶子。老槟城社区咖啡店,也惯用这类罐子灌装龙眼水售卖,还特别取个玩味的名称“打架鱼”。如今在槟城老社区的咖啡店,还可以听到“打架鱼”,不明就里的,极有可能被这饮料的名称搞得弄不着头绪。

雄性打架鱼生性凶猛好斗,把两只放在同个罐子,最终势必斗得两败俱伤。即便放在不同罐子,也要在两个罐子中间隔着一张硬纸卡,避免让彼此看到对方,否则也会在各自罐子里拔弩张弓,猛往罐子撞击向对方宣战。

广告

曾听过一位八十多高龄的长辈提及,四五十年代,他年值十多二十岁,常和朋友一起玩打架鱼,每次都是以打架鱼的胜负来定一杯饮料或一碗面的输赢。他自认为自己的打架鱼是常胜军,不过当每次遇上其中一位朋友的打架鱼时,无论对方以任何一只对打,他的“常胜军”就莫名其妙发挥不出勇猛善战的表现,常被对方的打得鳍鳞脱落,输得惨不忍睹。

经过向周围朋友多番探问,才知道原来不是输给对方打架鱼的善战勇猛,关键是对方在水里下了功夫,每次在饲养打架鱼的水里下一些盐,让自个饲养的打架鱼适应咸水环境,一旦遇上挑战,将对方的打架鱼放在咸水的罐子,让对方的打架鱼不能适应咸水环境及发挥不出优势的情况下,轻易的将对方打败。

老槟城社区咖啡店,惯用饲养打架鱼的罐子灌装龙眼水售卖,还特别取个玩味的名称“打架鱼”。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