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敏.辩论婚姻修正案的那一晚

2017-08-12 10:34

庄敏.辩论婚姻修正案的那一晚

阿莎丽娜直言,尽管自己未婚,但听闻改教丈夫没有向非穆斯林妻子负起应有责任也感到愤怒,她认为“男子汉”应该在民事庭妥善处理与妻子的离婚事务,而不是躲到伊斯兰法庭去。

7月底开始复会的国会下议院会议为期3周,刚过去的周四迎来最后一天,国会记者们没日没夜的日子终于暂时告一段落,又打完一场战了!

广告

这次国会的最后一周聚焦在2017年法律改革(婚姻与离婚)法令修正案(简称婚姻修正案)。这个修正案原本在去年11月提呈一读,并列入本次国会议程表准备提呈二读,没想到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竟提呈动议撤回法案!

峰回路转的是,阿莎丽娜在撤回法案的1小时内宣布将在第二天重新提呈婚姻修正案,但这个新版本将会抽起最关键的第88A条文(禁止父母单方面为孩子改教)。

这令许多关注国内改教争子风波的组织与民众感到十分震惊与愤怒,婚姻修正案从去年提呈一读至今已有10个月,终于有机会在本次会议中通过成为法令,一切却因为政府决定抽起88A条文而回到原点。

事实上,马华、国大党及民政党这些国阵成员党一直都积极争取将88A条文纳入婚姻修正案;又一次功亏一篑,显然是巫统要缓和反对穆斯林父母为孩子改教的宗教组织与宗教司的情绪。

当然,政府要抽起88A条文,马华、国大党及民政党皆知情。据了解,阿莎丽娜已在内阁会议中汇报,指总检察署认为88A条文违宪,若婚姻修正案在纳入88A条文的情况下通过,未来将发生法令被挑战而不成立的情况。

说到这里,想分享婚姻修正案提呈二读,国会议员当晚在议会厅内激辩4小时半的情况。巫统独大的“国阵精神”与政治现实,一直都是国阵成员党的致命伤。尽管如此,行动党议员在议会厅内嘲笑马华议员的行为,恕我无法苟同。

广告

马华3名后座议员,即丹绒比艾、地不佬及亚罗亚也的国会议员黄日升、邱思祥及古乃光皆参与辩论,而古乃光发言时频频遭行动党亚沙区国会议员张聒祥打断。张聒祥多次要求打岔古乃光的辩论,古乃光拒绝停止辩论,张聒祥则开始发言,指马华议员皆刻意忽略第88A条文被抽起。

行动党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也指古乃光“照稿念”,因而违反议会常规。难道点出这种无聊理由打断国会议员的发言,不是在浪费国会的时间吗?随后,行动党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在辩论时也不忘讽刺马华议员,在议会厅内用华语送马华5个字“当家不当权”,其他反对党议员也一同嘲笑马华,引起朝野议员吵翻天;在媒体室看着议会厅画面的我,无奈摇头,这种政治文化究竟有什么可取之处?

政党与政党之间相互攻击的舌战常有,这也是政治的有趣之处;但这样嘲笑,与其他同一阵线的议员一同攻击政敌,与集体霸凌有何差别?朝野政党在政治上争锋相对没有问题,但必须保持对政敌的风度与尊重,行动党议员这样的表现,实在令人大失所望。

辩论婚姻修正案当天的另一个精彩部份,是面对伊党议员反对让改信伊斯兰的穆斯林在民事庭申请离婚(进而使得改教穆斯林无法向非穆斯林配偶负起责任,包括赡养费、财产分配及孩子抚养权等),负责为修正案进行总结的部长阿莎丽娜。

广告

阿莎丽娜直言,尽管自己未婚,但听闻改教丈夫没有向非穆斯林妻子负起应有责任也感到愤怒,她认为“男子汉”应该在民事庭妥善处理与妻子的离婚事务,而不是躲到伊斯兰法庭去。

凌晨1时40分,我跟同事翠萍在国会奋战15个小时半以后终于放工。那一晚,心情灰灰的,我也分不清是太累,还是失望婚姻修正案最终依然在88A条文的“缺席”下三读通过了。下一次修法要等到几时?若要先修宪还要花多长的时间呢?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