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平强.“一带一路”与中华文化的交流和传播

2017-08-12 10:49

文平强.“一带一路”与中华文化的交流和传播

“一带一路”主要内涵是“五通三同”,目的在于摆脱地理因素以促进“五通”,即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和资金融通和人心相通的传播、扩展和流动。马来西亚占据东南亚“一带一路”的重要基地,相对其他东南亚国家尤其在前“四通”已走在前头领航。然而,“人心相通”关乎到人心,牵涉非物质层面,似乎不易落实。在“人心相通”最根本的基础上,应该用什么“路”、如何“带”出来,才是关键。

2013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哈萨克首次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构想。这是一个革命性、跨国界甚至影响着全球化问题的外交战略。“一带一路”引领世界进入崭新的国际合作模式,以共享共赢、共存共荣或“双赢”的概念来取代目前零和游戏(也称零和博弈Zero-sum Game)的竞争模式。

广告

“一带一路”主要内涵是“五通三同”,目的在于摆脱地理因素以促进“五通”,即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和资金融通和人心相通的传播、扩展和流动。马来西亚占据东南亚“一带一路”的重要基地,相对其他东南亚国家尤其在前“四通”已走在前头领航。然而,“人心相通”关乎到人心,牵涉非物质层面,似乎不易落实。在“人心相通”最根本的基础上,应该用什么“路”、如何“带”出来,才是关键。

中华文化立足于多元化的马来西亚,实际上必须经过本土化“再生”。因此,我以为,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下,马来西亚的中华文化研究可扮演以下角色:一、促进学术合作如研究计划、研讨会、师生交换等。对中国哲学、文学、历史、政治、经济和环境学理论作深入探索,挖掘中华文化的内涵与智慧,结合我国多元文化的特征和独有的国情,寻找现代化的实践出路,藉中华文化“软实力”争取更多国际话语权。

二、加强马中双边留学、出版品交换、文化与文艺活动等推广。英语凭着大英帝国殖民统治和二战后美国的霸权战略,早已成为国际语言与国际话语权制高点,目前仍占据霸主地,看来暂无其他语言可取代。若想把中文发展成为英语以外的世界语言,还是必须仰赖文化软实力。中国的商业、产品、技术、网络联系、游客、高铁等可视为巩固“中国形象”之管道。学习中文热潮的延伸、外国人到中国留学的人数增长、文化交流数次的提高等等都有利于中文传播。“一带一路”因势利导创造学习中文的机会,提高海外学习中文的信心和条件。

三、赋予中华文化时代性,进行跨学科研究以解决当代社会课题。在“一带一路”大环境下,中华文化研究应该要有更宽阔的视野。

文化传播应该如何跟工商行政、企业管理、资本主义和经济发展相辅相成,可作更深入思考。马来西亚汉学界甚至可跟中国有更多学术合作项目,尤其探索中华文化和马来社会工商界的关系。这一领域目前仍乏人问津。1979年,美国社会学家赫尔曼.康恩Herman Kahn(1922—1983)最先指出亚洲新兴工业化经济体和新儒家文化的关联。他认为新儒家文化能够“创造和形塑出忠诚之心、献身精神、责任感和担当感,并加强个人对组织和他所扮演之角色,并塑造其认同感”。这些亚洲经济体之所以取得显著成就,主要原因在于优质管理、勤奋和献身精神的“中华文化元素”。

再来,人与自然、人与人关系,对塑造和谐社会非常重要。人与自然的关系,其实是道德生活的基础。儒家提倡“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和“顺天者存,逆天者亡”;孟子也说过:“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若是蓄意毁灭自然生态就会威胁到宇宙万物整个体系的生存之道。道家的《道德经》尤其重视人和天地万物互相依存的关系。由此可见,两千多年前,儒道两家已自觉宇宙万物持续生存的原理。中华文化的“天人合一”和西方哲学主张人与自然/环境的独立性、讲究人征服自然并猎夺其资源的“合法性”大相迳庭。哈佛大学早有学人开拓哲学宗教与自然生态研究,本地中文系学者可尝试介入作更深入探讨。

广告

四、传播中华文化的当代价值和道德观。

中华文化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如何发挥最大、最实际作用?中华文化可以发挥跨文化交流的角色,扮演一个“道德语言”的渠道,传达中华文化与道德价值观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甚至全世界,以对人类的伦理道德进行思考。

今天的教育强调“市场需求”,排斥哲学、历史、地理、社会科学、人类学等“边缘”学科。西方高校所重视的“工商管理”往往强调独到的经营手法来获取最大利润。2008年美国的金融风暴、各国的政治腐败、政治人物和贪官污吏的损人利己行为,某程度而言是确是因道德崩溃所带来的灾难。

经济大师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1912-2006)说过,追求利润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却必须是一场没有欺诈和欺骗的公平竞争。知易行难,不管是治理国家或企业,欺诈与欺骗在发展和发展中国家,比比皆是。

广告

西方社会金融界的各种欺诈手法是罪魁祸首之一。已有不少研究指出,2008年美国的金融风暴乃是因为各种缺德的商业行为如贪婪、欺骗、偷窃、盗窃、抢劫、蒙蔽、滥权、冒险主义、不负责任、自私、赌博、道德危机、罪行、误导、潜逃等等所引起。法律条规和伦理道德之间显然有所偏差,合法却不一定合乎情理,也不一定符合道德标准,法律漏洞可导致一切伦理道德丧失殆尽。欧美学者专家因此倡议重整“爱心社会”,提倡“关爱经济学”、“诚实经济学”、“关爱社会”和“仁慈原则”等,其出发点显然希望挽救美国部份企业界的没落与败坏。

中华文化精髓所重视的道德价值,可成为西方文化以外另一体系通向世界。中华文化的载体不应局限于中文,还可经由英文和世界各国语言作为传播管道。

“一带一路”的建设已标志新时代的来临,带领全球人类进入新的里程碑。相关学者应该把研究触角延伸至周边更广泛的学科,致力发掘、探索和解决目前全球化诸等问题。

中华文化研究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应可大有作为,毫无疑问以直指“人心相通”为重要目标。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