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爱到极至是放手

2017-08-12 10:56

何俐萍.爱到极至是放手

撇开琼瑶和继子女之间的恩怨不谈,琼瑶不惜自揭\"家丑\",在作家名气的效应下带动社会去谈善终、正视善终权,是把小爱扩大为大爱,也让社会大众从琼瑶细腻的文笔中审思,当生活从生命中退席,靠加工延续的生命对无意识的病人是极不人道。

号称在华人世界影响力无远弗届的知名作家琼瑶在8月1日推出新书《雪花飘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后的一课》,再度让这个被形容为“比琼瑶还琼瑶”的家庭纠纷,被搬上议论的台面。

广告

79岁的琼瑶一生写过65本畅销书(还不包括此新书),当年风靡一时,多少青春少女躲在被窝里,边啃琼瑶的爱情小说边噙泪,仿佛自己就是琼瑶笔下那个眼眶含泪,倚着窗台凝望远方的苦情少女。即使后来琼瑶转战影视圈,从最早期的《几度夕阳红》、《庭院深深》、《在水一方》到后期的《还珠格格》和《新还珠格格》等,琼瑶的作品核心始终离不开爱,纵然她独有的琼式台词被评为文诌诌和肉麻至极,但始终无损琼瑶在文坛独占鳌头的至尊地位。

琼瑶65本作品我无一读过,脍炙人口的电视剧我虽曾偶尔当过电视机前的观众,但却是边看边抖落一身的鸡皮疙瘩。但必须承认的是,她充满诗意和富有感情的对白,确实为写作人提供最好的文学滋养。唯独这本《雪花飘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后的一课》,我在它还未在马来西亚面市之前,抢先线上订购。不是琼瑶有不朽的魅力,而是琼瑶于心不忍夫婿平鑫涛躺在病塌靠一根鼻味管苟活过着加工的人生,推促她必须写书揭露丈夫的情况,以唤醒大众对追求善终权的醒觉,值得我掏钱买书支持。

我在今年3月21日刊出的专栏文章《善终,最美的祝福》提到善终的课题,一个长辈阅读后特意联络并和我交流,谈到了善终不是新时代倡导的新议题,而是早在《书经.洪范》已提及,现代人常把“五福临门”作为祝贺语,但鲜少人会知道所谓的五福是指哪五福。这五福指的便是长寿、富贵、康宁、好德及善终。我猛然觉悟,老一辈人早已把“好死”视为人生的一大福气!

遗憾的是,在科技发达的今天,医学昌明延长了人类的寿命,濒临死亡边缘的病人却必须在无效医疗的不断抢救下,看似拉长了生命的长度,却在种种医疗仪器的无形摧残下过着毫无品质的生活。

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楚,只要还有一口气还在,哪怕是两眼空洞无光,都在家人的不敢放手下,躯壳还得继续承受无休无止的折腾。

最近三度和高龄85的长辈交谈,每一次谈话都是对生命的觉悟,更是灵魂的激荡。第一次见面,长辈笑谈已同意捐大体但惹来部份家人的不理解,掩嘴笑言谁敢不同意,她就要从棺材跳起来和他“理论”!“总之,我是捐定了!”爽朗自信的笑声中,言语间还有死如轻若鸿毛的自在。第二次见面,长辈推到我面前让我仔细端倪的是她将来安眠之地的模型。“我已经85岁了,总得为自己的后事好好规划,时间到了不要插管,不要急救……”话题触及长辈若干年前陪夫婿隔着玻璃窗见识大体解剖的画面,激赏医学生对大体恭敬弯腰鞠躬,在她炯炯的目光中,我读出了长辈的心意,能捐献大体对她而言是亲手为自己的生命画下圆满句号的最大福气。第三次见面,长辈说起未了的心愿,我拍拍她的手鼓励道:“想做、还能做,马上去做!”,换来长辈点头如捣蒜,呵呵笑说:“趁还没死,得赶快!”这何尝不是在生命走向凋零前,为自己作最后,也是最好的安排?

广告

撇开琼瑶和继子女之间的恩怨不谈,琼瑶不惜自揭\"家丑\",在作家名气的效应下带动社会去谈善终、正视善终权,是把小爱扩大为大爱,也让社会大众从琼瑶细腻的文笔中审思,当生活从生命中退席,靠加工延续的生命对无意识的病人是极不人道。

当生命已走到谢幕时,我们都需要学会优雅转身,微笑告别舞台。

比起65本小说,琼瑶的新书不但值得读,受影响和受惠的读者会更广。诚如琼瑶所说,当生命走到尽头,放手也是爱。不要加工人生、不当活死人、不当假孝子,爱自己也爱家人就当实践三“不”人生。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