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菊伤.小雪

2017-08-13 11:49

雏菊伤.小雪

茫茫大雪中,一名年轻男子跌跌撞撞地在暴风雪中艰难地走着。他是燕国的皇子,不幸被刺客追杀,只能亡命逃跑,却闯进雪山。

茫茫大雪中,一名年轻男子跌跌撞撞地在暴风雪中艰难地走着。

广告

他是燕国的皇子,不幸被刺客追杀,只能亡命逃跑,却闯进雪山。

男子痛苦地用手捂住腹部深深的伤口,但鲜血还是徐徐流下。寒风刮着他瘦弱的躯体,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他终于不支倒地。

过了许久,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草屋里,身上披着温暖的绒毛被。他正疑惑自己身在何处。一名身穿用羽毛制成轻纱,头上戴着羽毛装饰的少女走了进来。

“你是谁?这是哪里?”他盯着她一身怪异的服装,谨慎地问。

“公子那日在雪山重伤昏迷,所幸被我发现。我带公子前来疗伤,并无恶意。”少女轻声介绍。“我叫小雪,是雪山的守护者。”她淡然一笑:“我不是人,是人类传说的天鹅妖。”

他此生还是头一回见到妖,而且还是只天鹅妖。她小巧的脸庞上纯净而温暖的紫色双眸,就像个平凡的少女,若不是她一身羽毛装扮,和后背的翅膀,打死他都不相信她是只妖。

广告

他伤势未好,便留在小雪身边疗伤。小雪每日都摘奇珍异草,熬成汤药喂他服下。他内伤过重,气血虚耗。小雪为他传输真气。日复一日,他也逐渐感受到身体内气血充盈,不再虚弱。

X X X X X X

在雪山的日子过得平淡又惬意。他对救治他的少女身世越来越好奇。

“你在雪山待了多久了?你有父母或同伴吗?”

广告

“小雪没有父母,一直以来都是与姐姐雪妖相依。”她看着他迷惑的神情:“我本是一直普通的天鹅,是女娲赐予我智慧与生命,让我和姐姐,守护这座雪山。”

“女娲?她真的存在?”他越听越惊异,脑海中闪现宫殿中供奉的女娲庄严的画像。父皇总是都对画像毕恭毕敬。每年总要举办盛大的祭祀,祈求女娲降福燕国。而他对什么神灵之事不以为意,总觉得妖怪啊神仙啊都是无聊传说。但想不到竟是真实存在着!

“当然存在。”小雪一脸恭敬:“几万年之前,是她创造人类,并让人繁衍后代,所以就有了你。”说罢,她的手指着他不可置信的脸:“公子不相信?”

“不是不相信,是太难让人相信了。”他一脸激动:“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我没想到这世界还有人类以外的生物。”

“你们人类总认为自己是万物之首,贪图私欲,伤害许多生灵。”她摇头轻叹,眼神悲伤:“我姐姐雪妖也是被无情的人类害死。”

“姐姐生性好动,喜欢下山游历,却陷入情劫,与人类男子相爱。没想到那男子是个降魔者。他欺骗姐姐的真情,趁她不备夺走她的妖灵,害得我姐从此魂飞魄散,化为一摊雪花。”想起雪妖的悲惨遭遇,小雪心痛得泪流不止。

“妖灵是什么?为什么人类要得到它?”真是个爱哭妖,他在心里嘀咕,然后尝试转移话题。

“妖灵可是妖族最珍贵的部份。就像你们人类的心脏,没有心,人就活不了。如果没有妖灵,我就变成普通的天鹅,再也没有灵性。妖灵可让人类拥有妖的神通,所以人类为了得到妖灵而杀害妖。”

X X X X X X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他对她的情愫悄然蔓延。他的伤渐渐康复,离别的日子越来越近,他的心却越发沉重。他已习惯与小雪相伴的日子,俩人互相嘻笑打闹,却又关怀彼此。这样温暖的感情是他一生难以体会的。但他终究要回到燕国,离开雪山,离开小雪。

“小雪,我喜欢你。”离别当日,他鼓起勇气告白,深情地看着他:“你愿意和我回到燕国吗?”

“守护雪山是我的天职。我不可能离开雪山,更不能与你走。”小雪美丽的眸浮现淡淡的哀伤。

人妖结合,必遭天谴。她不能落得雪妖的下场。

“那么以后,我们还能见面吗?”他知道她会那么说,抑制心痛,只能妥协。

“有缘相聚,好自珍惜。无缘离别,安然随之。公子不必难过,请保重。”小雪笑得凄美。

语毕,她展开双翅,幻化成天鹅,往雪山飞去,只留下轻盈的鹅毛在空气中飞舞。

他远远目送小雪的身影消失在天涯,拈起一支鹅毛,沉思片刻,小心地藏在衣襟内,挥别泪水,策马往燕国方向奔去。

既然无法拥有她,他只能把对她的爱恋之情深埋于心底。他知道,她会是他此生最美的回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