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巴刹照重温老时光.摄影家遗憾未识“罗里仔”

2017-08-13 12:56

旧巴刹照重温老时光.摄影家遗憾未识“罗里仔”

专业摄影师何汉文(Hari Ho)30年前拍摄的29张“中央湿巴刹”(Central Market)黑白人物照中,罗里仔(Lorry Boy)是唯一没有真实名字的相片,他期许有朝一日能与罗里仔见面。
在何汉文的眼中,年龄约11至12岁的罗里仔,就像小王子的端坐相,当时有两束自然的光束从湿巴刹的透明天窗射下,这个照片就是如此的自然合成。(图:慧玲艺术廊提供)
何汉文想,现在的罗里仔应该有40多岁,或许他有家室,或是成功的商业人士,总之希望他生活美好。(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12日讯)影像是一种历史场景的定格,也是一种人与人情感的凝结,在专业摄影师何汉文(Hari Ho)拍摄的29张“中央湿巴刹”(Central Market)黑白人物照中,罗里仔(Lorry Boy)是唯一没有真实名字的相片,而这成为他这一系列作品中的小遗憾,并期许有朝一日能与罗里仔见面。

广告

每年回国解乡愁

现年69岁的何汉文出生在马来西亚,17岁时获得奖学金游学美国2年后,先后在本地广告公司担任副创意总监和执教于马来亚大学,在1980年代末就举家移民至澳洲纽卡斯尔,以期许孩子在良好的教育环境下成长。

虽然他已入籍澳洲,但生于斯的他,内心对这块土地仍有深厚的感情,每年总会趁着澳洲冬季,前来我国避寒,走走熟悉的街道,见见新知老友,品尝思念的美食,一解乡愁。

他今日在吉隆坡十五碑慧玲艺术廊接受本报访问时,浓缩这些年的摄影历程。他的父亲是他学习摄影的启蒙,9岁的他获得父亲指导,掌握拍摄基础,在不断自学、累积经验的道路上,现在成为专业的摄影师和艺术家。

何汉文:传达勤奋工作精神

“有关这次展出的28张人物照,我要传达平等的概念和人们勤奋工作的精神。”他在1985年趁着中央湿巴刹还未关闭之际,连续两个月每日风雨不改地到湿巴刹和小贩会话聊天,聊着拍着就诞生了这组历史记忆。

广告

对于这些老照片,经过他深入讲解,仿佛照片人物栩栩如生映现在眼前,而每张照片都拥有不同的能量与情感传达,有的沧桑、有的轻松、有的欢喜、有的惆怅,从他们丰富自然的表情,可以了解他们对生活、工作,乃至对湿巴刹关闭的复杂心情。

拍摄前会与对方闲聊

对于人物像拍摄,他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在拍摄人物前,会和对方闲聊交流,了解他们工作的日常,生活的背景等等,然后请他们心情稍微沉淀,想想自己“我是谁”,然后再自然地面对镜头,于是一张张历史生活场景和人物瞬时封印,一一呈现在观众的面前。

“我很喜欢和人相处的时刻,这令人十分暖心和触动人心。”

广告

除了拍摄,他也向被拍者确认名字,因为这是一种对人的尊重。而他这样的举动,也让照片的后人能够找到自己亲人的照片。

罗里仔忙碌 来不及问名字

“有些可惜的是,罗里仔的名字没法拿到,因为拍摄他一霎那后,他就应老板呼唤声而去工作,人影在人海中消失不见。”

当时的他询问湿巴刹的小贩,他们直呼是罗里仔,负责协助搬货和卸货的工作,而自那次的相遇,就没有和他见过面。

在他的眼中,年龄约11至12岁的罗里仔,就像小王子的端坐相,当时有两束自然的光束从湿巴刹的透明天窗射下,这个照片就是如此的自然合成。

他想,现在的罗里仔应该有40多岁,或许他有家室,或是成功的商业人士,总之希望他生活美好。

对于成功的摄影师的定义,他认为,摄影师和成功的摄影师是有所不同的。“在这个科技时代,每人善用科技,使用手机拍摄不亚于相机素质,而这造就了人人是摄影师的年代,但若缺乏敏锐的眼光、感性、细心、真实等特质,那就无法成为成功摄影师。

办“中央湿巴刹”摄影展

对于马来西亚60周年生日,他希望国家能回到他小时候,彼此没有种族隔阂地在一起,如同他的湿巴刹人物作品,三大种族轻松自然共处。

“我们这里有很多的资源和人才,理应会成为很棒的国家,我希望政府能改变种族政策,一心一意为富国强民而努力。

何汉文的“中央湿巴刹”摄影展即日至9月10日在慧玲艺术廊展出,欢迎公众出席,入场免费。欲知详情,可联系慧玲艺术廊(03-2260 1106)。

民众若有罗里仔的消息,可联系本报(03-7965 8888)。

右二的华裔叔叔的孙子女曾因这张照片而认出祖父。(图:慧玲艺术廊提供)

 

当时92岁的老婆婆,现在可能早已不在人世,但却通过影像反映当时人的生活情景。(图:慧玲艺术廊提供)

 

坐在前方的印裔大叔苏巴马廉双眼残缺,但其视线依然对准镜头,令何汉文深感奇特。(图:慧玲艺术廊提供)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