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钦亮·多难兴邦和多演亡党

2017-08-13 13:30

郑钦亮·多难兴邦和多演亡党

那些无论是公开或在暗地里支持或领养此类小丑兵团,或在每一次的闹剧后都会在暗地里偷笑和暗地里奖赏他们的政党,真别以为“没什么人知道”或“没有具体证据证明是谁干的”,其实你们这些烂政客的滥招数,早已经把老百姓都薰陶得很有城府,一眼就看穿了。

2008年5月12日的汶川大地震,不知震碎了多少人的心,也震碎了不计其数的家庭。

广告

在那个悲天悯人的悲惨季节,一幕又一幕的生离死别激起了一片又一片的泪海;一句又一句失去至亲时悲恸的嘶喊和响彻云霄的遗言,一声一声的刺穿了每一颗微弱的心灵,震撼了每一个灵魂。

记得那时候的某一天,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一路慰问到灾区北川中学的临时教室时,给高三的学生们在黑板上写下了4个激励伤心人的字:多难兴邦。

这之后,这4个字被充份运用在中国境内大大小小天灾的慰问词库里,用以勉励大家不哭和挺住,也曾引起一些好事之徒以之大作文章,比如“多难兴邦太讳气,你家人都多难死光了,还怎么个兴?”声称四字真言是对死难者的不敬,而这些“讳气”评语也被网民喻为“言糙理不糙”。

不过无可否认的是,中国这些年的确是各地大小灾难不断,却也是国力与财力日益兴隆之期,完全符合了多难兴邦的悲喜经济,只是风光背后的一把眼泪和一把鼻涕,许多人都选择性忘记。

如果将剑锋转向最近在大型建设上跟中国打得火热的马来西亚,其实一样有“多难”,只不过不是多难在天灾,而是在政治、宗教与经济的人祸。人祸,有机会兴邦吗?

我们这些人祸之难,在于政客不谈治国之道,不做重振经济,反而竞相走入新旧领导人的血统与户头之争,个人和政党之诬蔑漫骂,以及忙着翻旧账和结新怨,文明的政治情操都去哪儿啦?

广告

另一边厢,各政党都有属下兵团在各个领域吆喝助喊,有穿红衣的,有穿黑衣的,也有声称完全中立的;有在网上按键盘助威的,也有冲到人家的地盘拉布条声称和平示威,但又似有意又似无意弄点拉扯动作肢体碰撞的,更有硬硬把话题扯到捍卫宗教和民族的……,但无论这些人怎么说怎么歇斯底里的喊一切都是为了爱国,我们用小脑都想得到他们后面的旗帜是什么。

这一类的小丑,兴邦的神圣使命对他们是沾不上边的,我倒觉得他们时常“多演穿帮”,阴谋败露。

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想,小丑们的诸多演出在干扰到其他人的时候,无论是在政治上的、或民族与信仰上的语言扰骚,何尝不是一种带有攻击性的发难,并加难于普罗大众?家里老人家常说的“生鸡蛋就没有,拉鸡屎就有”,指的不就是这种啦啦队吗?

那些无论是公开或在暗地里支持或领养此类小丑兵团,或在每一次的闹剧后都会在暗地里偷笑和暗地里奖赏他们的政党,真别以为“没什么人知道”或“没有具体证据证明是谁干的”,其实你们这些烂政客的滥招数,早已经把老百姓都薰陶得很有城府,一眼就看穿了。

广告

你们再玩下去看看,信不信有一天会变成“多演亡党”。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