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各族共存,重在包容

2017-08-13 14:10

胡逸山·各族共存,重在包容

有时听到读到本地一些原教旨主义者的言论,坦白说我不会太过惊讶,因为即便是在美国也有不少人喜欢那样的生活理念。但有一个很基本的现代人类文明原则是各个族群都应遵守的,即“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大家各过各的生活方式,能有一定程度的往来当然最好,否则至少也应河水不犯井水。

上两期开始描绘美国这个世界头号超级强国和移民大国,一方面当然是要进一步打破许多人对于美国人种种的迷思,另一方面当然也是“借美”来比喻本地近日看来好像日益高涨的种族主义情绪。而前一句里之所以用上“看来”两字,主要还是因为我对本地的族群关系还是抱着比较乐观的心态。

广告

其一是也许我生长在族群关系极为融洽的沙巴(我太太即为沙巴土著),观察本地(东西马亦然)族群关系时总是偏颇往好的方向去看,不过的确我所看到的各族人民之间的往来基本上还是良好的。如在这经济不景、治安不靖、治贪不彰的大环境下,各族的大多数子民都面对着钱不够用、出门不安、公然勒索的共同问题,大家也就只好不分彼此地抱团取暖、守望相助了。有分歧的主要也还是贫富之间悬殊的鸿沟,富者越富、贫者越贫。但这基本上是个跨越族群的长期未能解决的严重问题。

其二是因为在我以前的工作经验中曾观察与体验过什么叫做真正严重的族群不和关系。那可是些基于不同的肤色、祖籍或信仰等的族群不能共同在一个国度或地区里生活,而必须真刀真枪地斗个你死我活,开展内战的例子。看到这些哀鸿遍地的悲惨例子,有时自己真地觉得极为感慨,为何人们不能基本上自过自的活,让人家过人家的活,而非得迫使人家也一定要跟着你的宗教、你的文化、你的语言来生活才甘愿?

大家不知是否知晓,美国大多数人虽然都讲美式英语,但美国其实是没有法定的国语或国文的。从美国开国初年到现在,当然都有一些“卫道之士”想方设法想要把英语订为美国的国语(虽然也有另一些人基于当年对英国殖民者的仇恨以至依照上期所开始谈的美国的复杂人口结构,而提倡以德语或法语来做美国的国语),但基本上大多数的“有识之士”,虽然大多也讲英语,对于英语作为美国国语还是有所保留的,认为这会致命地破坏美国的多元性。

所以,如在我以前住过的加州,在与政府部门交涉时,有好几种语文的表格可以拿来选择填写。

以加州的原籍墨西哥或其他中南美国家的居民人数的众多,西班牙语当然是一个重要的工作语言,许多正式的文件也可要求以该语来行文。而在加州也有一个极少数的族群,即为原籍寮国的苗族人(Hmongs),在越战后期因恐他们之前协助过美军而遭受迫害所以把他们空运回来美国本土,主要定居在加州中北部。他们有着自己特殊的山地文化,与美国主流文化当然格格不入,需要长时间的磨合。

而在美国许多地方,也还有着好一些仍然奉行着十七、八世纪时德国与东欧家乡里的清教徒文化的阿美斯(Amish)人等,完全婉拒现代文明所带来的便利(包括电灯、引擎、电脑等),认为后者会荼毒子弟的纯洁宗教思想。彼等过着相对封闭的生活,幸好奉行的实质上也是和平主义的一种,不至于与现代文明社会发生暴力的冲突。

广告

所以,有时听到读到本地一些原教旨主义者的言论,坦白说我不会太过惊讶,因为即便是在美国也有不少人喜欢那样的生活理念。但有一个很基本的现代人类文明原则是各个族群都应遵守的,即“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大家各过各的生活方式,能有一定程度的往来当然最好,否则至少也应河水不犯井水。

当然即便是如此看来不言而喻的基本原则,也还是有人坚不接受,而要搞唯我独尊的。这种反现代文明里平等相处理念的做法,是会让社会与经济付出极为庞大的代价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