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国油砸钱捧F1?

2017-08-13 19:00

为什么国油砸钱捧F1?

2000毫米+1600毫米+950毫米的宽、长和高度车体三围,加上1000马力的V6赛车引擎、3年薪酬高达1亿美元的车手及国家石油公司提供的汽油和润滑油,成为了马赛地AMG车队在汇集汗水、速度和激情的第一级方程式大赛车中一骑绝尘的胜利配方。不过,F1是场烧钱的金钱游戏,烧钱程度就连亚航集团首席执行员丹斯里东尼费南达斯,甚至是维珍集团创办人布兰森都吃不消,纷纷选择不玩了,那么国油为何仍坚持不懈,决心拥抱F1到最后呢?

2000毫米+1600毫米+950毫米的宽、长和高度车体三围,加上1000马力的V6赛车引擎、3年薪酬高达1亿美元的车手及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提供的汽油和润滑油,成为了马赛地AMG车队在汇集汗水、速度和激情的第一级方程式大赛车中一骑绝尘的胜利配方。

广告

不过,F1是场烧钱的金钱游戏,烧钱程度就连亚洲航空(AIRASIA,5099,主板贸服组)集团首席执行员丹斯里东尼费南达斯,甚至是维珍集团(Virgin)创办人布兰森都吃不消,纷纷选择不玩了,那么国油为何仍坚持不懈,决心拥抱F1到最后呢?

全年开销达8.57亿

要说F1有多烧钱,我们可以拿去年的冠军车队——马赛地AMG车队开销作为指标。非官方数据显示,马赛地AMG车队一年预算为每圈约16万美元,以全年20个赛点,正赛总圈数1201圈来算,全年开销即达1亿9216万美元,而这还未加入练习和排位赛,可想最终成本肯定飙破2亿美元(约8亿5669万8000令吉)。

以现每公升2令吉零7仙RON95汽油零售价计算,马赛地AMG车队的1年预算可购买4亿1338万零676公升RON95汽油,若除以我国3200万总人口,相等于每人可享有12.92公升的RON95汽油。

目前,国油并未披露赞助F1赛车的金额,但市场盛传,国油在2009年的赞助费即达到每年3000万英镑(约1亿6990万5000令吉),而国油刚宣布延长赞助马赛地AMG车队至2020年。

在低油价已成为新常态的时代,各大石油与天然气公司纷纷大砍预算,身为世界500大企业的国油也开始过上节衣缩食的日子,大砍油气投资预算,但唯独不砍烧钱的F1预算,着实叫人大感不解。

广告

到底F1有何魔力,让国油如此执迷而不悔,不顾悠悠之口,决定将F1之路走到底?《投资致富》有幸邀得国油和马赛地AMG车队的诸多幕后英雄来讲解国油在这条漫长的F1之路究竟得到什么。

品牌效益
与马赛地结盟品牌价值增

在1995年,国油通过赞助红牛索伯(Red Bull-Sauber)F1车队,正式与F1结下不解之缘,并在1999年成功取得F1大马站冠名权后,成功将国油标志通过大气波传送至全球数以亿计的观众家里。

22年过去了,国油合作对象已从索伯、威廉(William)转到马赛地AMG,但对F1的投入却有增无减,从初期的赞助商身份摇身变成技术伙伴,并靠着与马赛地AMG在F1赛场合作无间,自2014年新赛制以来,从未让年终车手和车队总冠军金杯旁落,堪称名利双收。

广告

根据英国品牌顾问公司Brand Finance公布的2016年度亚太区品牌年度报告,国油品牌价值达到100亿2400万美元,比2015年增长5亿4500万美元,更比2010年的53亿5200万令吉成长近倍,充份反映国油与马赛地AMG结盟后所带来的庞大品牌效益。

马赛地AMG车队总监沃尔福(Toto Wolff)表示,国油与马赛地AMG的合作对2大品牌都是正面的,马赛地可藉着国油品牌提升亚洲区影响力,而国油也可藉着马赛地的品牌打开国际知名度。

“在2010年前,只有行内人才对国油品牌有所认识,但现在谈及国油,他们都会联想到其与马赛地在F1的合作,这充份显示出两强结合对提升品牌醒觉和认知度的影响。”

加速汽油与润滑油研发

国油总裁兼首席执行员拿督旺朱基菲里曾表示,国油与马赛地的合作及参与F1已提升品牌全球认知和能见度,同时也加速国油在汽油和润滑油领域的科技研发。

“市场对我们付钱在车体上贴纸的观点是错误的。F1比赛讲求效率,国油是马赛地AMG技术伙伴,为车队提供汽油和润滑油,让赛车能胜出比赛。”

国油表示,通过参与第一方程式赛车,公司取得的媒体效益比油气公司平均花费2亿美元的媒体曝光度还要高出4倍。单在2012至2016年期间,国油的媒体曝光率大增400%,成为第一方程式赛车运动的第一石油与天然气品牌。

数据显示,国油与马赛地在2015年的全球媒体曝光中取得9亿1080万美元(约3亿9014万令吉)。

技术转移
将F1技术转移至公路产品

“国油在F1的技术投资和回酬堪称业界的典范,这是最物超所值的最好交易。”

这就是沃尔福对国油征战F1赛场回报的结论,他认为,国油通过参与F1取得更先进的科技,知识产权和实际能力都有所提升,最终可将F1的技术转移至公路产品。

“国油可从F1赛车中学习,并将学习所得开发出性能更强、更环保的产品,将更先进的技术转移给每个人。”

国油燃油科技开发经理陈铭耀表示,国油必须向其他人学习如何做出更好的汽油,而集团选择从工程学高端的F1学习,并将学习所得用于一般汽车身上。

“我们利用F1为平台,这意味着我们将向用于日常开发工作的化学成份先用于F1进行测试,并从中学习哪种化学成份将带来更好的效果,并最终将成果转移至日常公路使用者身上。”

不过,他认为,学习是双向的,有些化学成份也是先用于一般汽车后再转移至F1赛车上。

为F1赛车制造汽油

“国际汽车联合会(FIA)已明确规范F1的化石燃油标准,而相关管制源于欧盟燃油标准,因此FIA采纳的可说是Euro 5标准汽油。你可以说,我们正在为F1赛车制造汽油。”

他说,F1燃料和普通汽油化学成份一样,只是成份略有不同。简单来说,就是两者的原料或化学成份都一样,只是水平不一。

“F1赛车和普通的汽油不一样,纯粹是这是为马赛地AMG的F1赛车引擎特别量身订做的,相比之下,普通的汽油根本无法量身订做,毕竟市面上有太多车款了。”

他以成衣和订制服为例,两者都用同样的布料,成品素质也一样,但对“时尚”触感敏锐的人士来说,他们就是追求订制。

他解释:“如果大家都用相同引擎发动的汽车,我们当然可以量身定制汽油,但问题在于市面上有太多的车厂了,让我们根本无力为之。”

安德鲁:紧密合作知识共享

此外,国油润滑油国际(PLI)引擎油与赛车运动研发与科技全球科技经理安德鲁指出,国油与马赛地AMG车队紧密的团队合作关系,让集团可在人力发展的多元平台合作,同时促进无价的知识共享。

“双方紧密的合作关系为国油研究员、化学工程师和产品专家提供卓越的合作机会,以共同合作为F1赛车开发燃油和润滑油。”

国油现有10至12名科学家涉及F1液体(Fluids)研发,但他们也同时肩负起赛道和公路产品研发工作。

目前,马赛地AMG赛车都使用国油汽油和润滑油,其中润滑油由PLI特殊研发团队研发。PLI现为全球10大润滑油生产商,并在欧洲拥有显著市占率。PLI现在全球设有11家混合工厂,年产量达到61万5000公吨。

此外,PLI耗资4000万英镑(约2亿2654万令吉)在意大利都灵设立的全球研发中心将在今年杪竣工,届时将扛起为全球PLI业务提供科技与技术要求的重任。

打造最好的汽油

对于一般的驾驶者来说,一辆车的寿命可能长达5至10年,但对速度著称的F1赛事,一辆车的寿命就是1年或1个赛季,而往往这一个赛季的发展就已经领先普通车辆好几年光景。在汽车和汽油密不可分的赛场上,汽车引擎的发展也加速着汽油的研发工作。

马赛地AMG车队车手汉密尔顿说,引擎与汽油的关系密不可分,特别对燃油科技的演进感到赞叹,现在赛车可以更低的油耗量完成同样里数的比赛,效率确实惊人。

“我们看到燃油科技随着赛季不断地提升,这叫人备感惊喜,靠着燃油技术的提升,我们发现圈速获得不断提升,因此我们对国油的贡献感到欣慰。如果没有国油的努力,我们不会取得成功。”

陈铭耀说,自2010年以来,国油已与马赛地AMG合作开发和测试超过200种样品油,而F1提供集团强化和提供类似拥有“冷却技术”(CoolTech)的Syntium润滑油和Tutela传动系统、油压和功能润滑油的终极平台。

自2014年新赛制后,国油Primax汽油已成功帮助车队取得86%的胜利率,并占总颁奖台次数的65%。

他指出,通过在F1赛场测试化学因素对燃油不同阶段的燃烧效能,将可使国油更了解化学分子,从而才能打造出最好的F1汽油,甚至是普通公路燃油。

也得以于F1这个大实验室,国油近年来产品研发脚步日趋加快,陈铭耀表示,自2014年F1赛车改制以来,国油现在每年都推出1款新汽油,远比以前每2至3年才推出新品为快。

“毫无疑问,F1确实加快国油研发程度,我们现在1年至少得调配50种样品油,并在经过反覆测试,最后选定和引擎最匹配的汽油。”

他认为,F1是任何汽车测试的最顶峰,国油的产品通过F1赛车恶劣条件考验,而相关技术最终将应用于开发普通汽车润滑油。

F1技术注入产品才能突围

国油跃上F1世界舞台声名大噪,但F1只是小众市场,潜能庞大的消费者市场依然是国油的重中之重,唯有将F1技术注入自家产品,才能在众多的竞争对手包围下突围而出。

陈铭耀表示,通过与马赛地AMG车队合作,国油现在设计和研发能应对严峻环境的产品上扮演重要角色,并最终为消费者带来增值效益。

“汽油和润滑油就好比赛车的‘生命之液’,让国油可以在赛场上直接听诊,并最终将为普通公路使用者带来有效率、表现强和可靠的产品。”

通过多年在F1比赛累积的经验,国油已成功研发强劲配方,让汽油在提高燃烧效率之际,同时减少内部耗损,使每一滴燃油都能发挥最大的燃烧效益。此外,研发团队也为汽油产品注入合成清洁成份来有效洁净引擎,让引擎保持在最佳状态。

展望未来,陈铭耀指出,国油和马赛地AMG确实有意愿进行更广泛的合作,例如混合动力或电动汽车领域。

“世界不断变化,而电动化趋势不会停下来,但F1赛车内也有很多电动元素,需要用到特别液体来冷却电池,以及延长充电周期,而这是我们已开始作出贡献的环节。”

他说,电动化趋势来势汹汹,部份的引擎油将会消失,但这并不意味着石油产品将在电动化时代全面绝迹。

“有趣的是,现有电动赛车的引擎也使用燃料车的润滑油来进行冷却。”

结言:

在数日的联访里,提升汽油和润滑油效率都是话题的重点,那么究竟现在的汽油效率有多高?某名专家认为,现有汽油效率只有50%,显然与经济学著名的边际效用递减法则(The law of diminishing marginal utility)仍有很大的距离。

由此可见,国油通过F1世界探索汽油效能的旅程仍在中段,但随着技术基础的不断增叠下,未来突破恐越发艰难,汽油效能提升恐怕将缓步进入“挤牙膏”模式,而F1如此昂贵的投资是否能为国油带来同等的回报,有待我们继续观察。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