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淼·东海岸铁路随想

2017-08-13 15:51

张淼·东海岸铁路随想

铁路的正面效应不言而喻,但单铁路的乘数效应的大小因人而异、因地制宜。东海岸铁路建成后的拉动效应还是一个包含众多变量(如治理)的复杂公式:效果或许好于预期,也或许不如设想,但是没有铁路就肯定不会有铁路的正面效应。如此看来,为何不给自己一个机会、而把机遇拒之门外呢?拒绝这条铁路,就是拒绝发展的机会,也就辜负了马来西亚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

离开关丹,车子以90公里的速度驶上了东海岸高速公路(LPT)。每次驾车横穿马来半岛的旅程总是赏心悦目:眼前,满山的油棕树在阳光下绿的发亮,眼后,后视镜里的白云舒展,蓝天成片。

广告

景色虽美,但比起纵贯南北的南北大道,东西走向的东海岸大道显然没有前者繁忙。这也大概折射出马来半岛经济活力的图谱:比起巴生河流域所在的西海岸,帝帝旺沙山脉以东的广阔土地发展相对缓慢,经济发展落后于全国平均发展水平。

无独有偶,中国广袤的西部大地曾几何时也有着同样的尴尬:资源丰富,景色优美,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却碍于基础设施建设不足和其他原因,经济发展状况落后于东部沿海地区。

位于新疆西部边陲的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就是最典型的代表。但这些年,这个距离北京4500公里之遥的偏远小镇正因为公路和铁路的建设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被天山隔开的闭塞小镇因为道路的联通正与外界发生着密切的联系,“当地人的生活因为铁路的建设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德国《新意志报》这样描述。

塔县只是散落在中国广大西部地区众多城市中的一个缩影,这些年借助公路、铁路、航空等现代综合交通体系,中国西部地区,以畅通的物流、商流与人流,正在打造立体式开放空间。

位于南京附近的永宁街道又是另外一个例子,铁路系统的正深刻的改变当地人的生活形态。

有三条重要铁路穿境而过的永宁正尝试着打造“铁路门户小镇”的新名牌,铁路将永宁街道的“山水生态资源、农业大地景观、乡村休闲旅游”的特色传播了出去,铁路又带回了实实在在的游客,带动了当地经济,经过许多年的努力,永宁作为“铁路物流小镇、旅游小镇”业已初现绰约的风姿。

广告

铁路改变城市命运的案例在中国随处可见,铁路带动经济发展的经验也屡试不爽。2008年经济危机后,中国政府投放的4万亿人民币的刺激经济计划中,估计有将近1万亿元投入到了铁路的发展。据铁道部测算,光是2009年,大约有将近6000亿的投资投入到了铁路发展,创造600万个就业岗位,消耗的钢材和水泥上亿万吨,铁路建成后带动的乘数效应无可计量。中国得以在那场金融危机中全身而退,发展铁路和基建的策略发挥了成效。

中国利用铁路撬动经济发展的经验在《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得以进一步发挥。2016年国务院通过“八纵八横”高铁网规划打造相邻大中城市1-4小时交通圈,以交通大动脉建设支撑整个经济社会的升级与发展。截至2016年年底,中国铁路营业总里程达到12万公里,高居世界第一位。中国经济近些年的腾飞,铁路的发展功不可没。

回顾历史,人类对于利用轨道穿越大陆的梦想从古至今,从未停息。1869年,第一条横贯北美大陆的铁路在美国落成,人类首次实现以铁路连接大西洋与太平洋的梦想。铁路的落成带动美国西进运动所打开的广袤的西部市场,拉动人口及经济长劲的增长的同时,为今日的头号世界强国的铸造奠定了丰实的基础。

北美大陆桥建成后的不久,太平洋对岸的俄国也谋划着穿越整个亚欧大陆的西伯利亚铁路。

广告

1916年建成的连接莫斯科和远东的海参崴路段,至今仍然是俄罗斯最重要的陆路交通连接。这条长约10000公里的世界上最长的铁路干线,大大的缩短了运输的时间和成本,也推进了今天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发展,打造了繁盛一时的苏联强国。

出于同样的考量,全长逾600公里、贯穿马来半岛的东海岸铁路计划连接吉隆坡和东海岸经济特区。然而,自去年3月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提出此项计划至今,这一工程却一直饱受非议。本周举行开工仪式也受到土著权威组织的抨击;加上一些政客出于自己的利益计算和议程考量,东海岸铁路成为批判的众矢之的。欧美国家用轨道贯穿大陆后的100多年,我们却还在为别人100年前已经实现了的宏愿而止步不前。

人类几千年智慧凝聚成了“想要富先修路”的六字箴言,在当代经济发展的语境下,实现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和引领确实是铁路建设的应有之义和本质要求。除了对沿线产业带动和城市现代服务业的培育,以及沿线地区人口流动速度提升和人口聚集具有重要促进作用之外,由铁路串联起的通道效应还同时可以推动区域经济协调发展。马来西亚经济未来的空间还是东向发展,面朝南中国海的广大东海岸地区可以连接华南,同时辐射东南亚地区的海上各国,打造马来西亚东盟门户的枢纽经济。所以,任何对于东海岸铁路质疑,已经不再是关于“我们是否需要东海岸铁路”的是非题,而是“我们需要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开发、利用、治理、并且从中受益”的开放性议题。

铁路的正面效应不言而喻,但单铁路的乘数效应的大小因人而异、因地制宜。东海岸铁路建成后的拉动效应还是一个包含众多变量(如治理)的复杂公式:效果或许好于预期,也或许不如设想,但是没有铁路就肯定不会有铁路的正面效应。如此看来,为何不给自己一个机会、而把机遇拒之门外呢?拒绝这条铁路,就是拒绝发展的机会,也就辜负了马来西亚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

当然,东海岸铁路所带来的产业格局的重整,和生活方式的改变将会在落成之后慢慢释放,待到东海岸铁路与随后的新马高铁、雅万高铁、中老铁路、中泰铁路等一道为东盟的互联互通和共同体建设提供有力的支撑之时,现在的思索、选择和坚持才会显露其意义,也或许直到那时才能与当下我们的局限、执拗和偏激做出和解。

车子驶进重峦叠嶂的帝帝旺沙山脉,在蜿蜒山路上的驾驶对于我挑战倍增。前路虽然崎岖,心里却总是憧憬并渴望,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你我将搭乘铁路交通,以平顺、轻便、高效的方式穿越这延绵的山丘,到达平静、和谐、富饶、广阔的东海岸。道旁美景不胜收,快车已过万重山。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