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仕发:乐见教育部调查.盼厘清书包过重导因

2017-08-16 17:59

王仕发:乐见教育部调查.盼厘清书包过重导因

全国校长职工会主席王仕发表示,该会乐见教育部对每所学校,包括华、淡、国小全面测量小学生书包重量的举动,并盼此次测量及调查能进一步厘清书包过重的导因,以便校方采取针对性措施改善问题。
部份家长透露,学校在获知教育部为小学生书包进行重量测量后,向家长发出是否支持添购额外作业簿的调查问卷。(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16日讯)全国校长职工会主席王仕发表示,该会乐见教育部对每所学校,包括华、淡、国小全面测量小学生书包重量的举动,并盼此次测量及调查能进一步厘清书包过重的导因,以便校方采取针对性措施改善问题。

广告

因应此次书包重量调查,有学校严格要求小学生勿携带过重书包上学、并让家长填写是否同意购买额外作业簿的调查问卷等。

王仕发向星洲日报透露,该会与教育部商讨书包过重的问题已有一段时间,但书包过重的真正原因还是需要进行调查的,因为小学生除了正课以外,还有额外课、校内外补习班,也有学生放学后须前往安亲班;不全然都是正课科目的作业簿所致。

“我们不能轻易去判断,就让调查去找出真正的原因,以作出改善。这可以是很多原因促成的,包括学生不会收拾书包等的原因。

“我们乐见教育部的此次调查,尤其这调查涵盖了各源流小学而不是只限于华小,只有通过如此全面的调查,才能真正理解到书包过重问题根源所在,以提出解决方案。”

吁耐心等待调查结果

王仕发呼吁各方,耐心等待此次调查结果,在真正认知造成书包过重的原因后,再提出意见以作改善;而不应在调查仍在进行、一切情况仍未明朗下,按各自持有的立场发言或行动。

广告

“我必须得提出的是,在小学课程标准(KSSR)实施后,小学生的作业量已大为减少,我相信没有任何作业也不会是家长所期望的。各方有必要耐心等待此次调查结果,在认知确实原因后,再发言交流,看能否在解决方案中取得平衡点。”

教长:到各小学查书包重量

教育部长拿督斯里马哈基尔卡力确认,该部正在华文、淡米尔及国民各源流小学,全面地测量学生书包重量。

他认为,小学生书包的理想重量应为2公斤,由于部份媒体报道称小学生每日背6至10公斤书包上学,因而教育部对此进行全面彻查;而目前部份州分局已向其汇报指出,未有上述情况出现,但他表示将等待各州的最终结果后,才能作出相应评论。

广告

许雪翠:各方须探视问题根源

星洲日报新教育专栏作者许雪翠表示,她刚陪伴儿子走完在华小就读的阶段,因此对小学生书包过重的问题有一番切身体会。

她表示,小学生须背10公斤书包的投诉是有可能的、可说是常见的情况;但她认为,书包过重只是最后呈现的现象,并不能直接等同于买过多作业簿等情况,各方必须去探视书包过重问题的背后根源。

建议教育部突击抽查

她也进一步说,教育部公开前往每所学校测量书包,或让各方有所准备,而无法真正达致测量书包重量的目的,并建议教育部采取突击抽查的方式,进行调查。

“测量书包固然能体现教育部的关注,或能吓阻部份过分购买作业簿的学校,但这却无法解决导致书包过重的根源性问题。

“身为家长,我必须提出一些家长的忧虑,尤其是小学采用新小学课程标准,校方或家长要求更多作业簿,以维持学业表现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我国的升学制度仍以成绩作为主要标准,例如我的孩子要在中学前往更优秀的学校时,校方会提出明确的成绩要求。

“在这个情况下,不能一味强调要减少还是增加作业,而是以达致平衡的方式,去寻求解决方案。如允许在学校留书、采用个别单元分册等各种方式,才能更好地解决孩子的烦恼。”

家长:书包过重确实存在

另一名小学生家长陈荣辉接受本报访问时指出,小学生须背负6至10公斤的书包并不是不可能的,尤其现在的小学生在上完正课后,必须紧接上额外课、进行补习等;因此书包过重的问题确是存在的,但却不全然是过多作业簿所造成。

他也说,尽管如此,他在检查孩子的书包时发现,到年终时部份作业簿确实有浪费、只书写过一两页。

他也认为,教育部应以不提早通知、以突击检查方式测量学生书包重量,以获得更为准确的衡量结果。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