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势力】能救人的都不留下·脑死青年裸捐器官

2017-09-07 17:23

【暖势力】能救人的都不留下·脑死青年裸捐器官

他永别了这个世界,他的器官却留在世间,为其他在世的人,带来重生的机会。
张竤斌(左一)是一名活跃的学生,经常参加校内外活动。(图:星洲日报)

(柔佛.昔加末7日讯)他永别了这个世界,他的器官却留在世间,为其他在世的人,带来重生的机会。

广告

他的父母并不想要知道孩子的器官会带到何处,捐给何人。他们觉得,既已决定助人,就无需知道其他,就让孩子的器官,默默的延续其他人的生命。

18岁青年车祸脑死,一个转念,父母决定捐出儿子的器官遗爱人间,儿子心脏、肺和肾脏原不适合捐赠,但最后发现情况好转,眼角膜、肺、肝、肾脏、心脏和骨头都适合捐赠,母亲陈秀梅相信,儿子也想要捐赠器官助人!

原想让孩子拔管回家离世

居住在拉美士兴业花园的张竤斌(18岁)于本月4日发生车祸脑死,其父母张进圣(47岁)和陈秀梅(44岁),原本想要按传统习俗让孩子拔管回家离世,经家属劝说后,决定捐出孩子器官,遗爱人间。

张妈妈陈秀梅向《星洲日报》表示,孩子4日发生车祸后送院,被告知脑部严重积血,情况不乐观。家人怀抱希望,一度要为孩子转到新山医院,但却因为血压太低,不能移动。

“孩子一直昏迷,不曾醒来。

广告

我们不想看到孩子那么痛苦,在5日时准备安排孩子拔管回家,完整地离去。”

不过,她与丈夫较后改变想法,决定捐赠孩子的器官。医生聆听他们的意愿后告知,由于孩子依赖药物维生,身体状况不理想,应该只有眼角膜、骨髓等适合捐赠。

决把合适器官都捐出去

“直到昨晚,医生告诉我们情况好转,心脏、肾脏等器官都适合捐赠,我们就决定把合适的器官都捐赠出去。”

广告

提起孩子,她双眼泛红,哽咽地说,从不适合捐赠到能够捐赠,她相信这是因为孩子本身,也想要捐赠器官助人。

“5日决定捐赠器官后,我们就在等待医药团队到来,到了昨夜11时余,医生进行最后一轮脑波检查,午夜12时余确诊脑死。”

张妈妈接受访问时,张爸爸仍在为孩子身后事奔波。

她指出,孩子逝世,她无心聆听详情,孩子的哪个器官适合捐赠,都是丈夫告诉她的。孩子的丧礼将按照佛教仪式进行,周六出殡火化。

儿浴血抬上救伤车
母哭红眼

目睹儿子竤斌头部浴血送上救伤车的一幕,张妈妈哭红了眼。

事发时,儿子从姑姑家准备回家,没想到却遇上车祸。

她说,当天接获丈夫来电通知,赶到现场看到孩子被送上救伤车,对于身边人的询问,只发出“嗯、嗯”两声。

“儿子虽然内向含蓄,不会跟我多说心事,但心里很疼爱我很孝顺我,我是知道的。不管我叫他做什么,他都一定会做。在家里,只要我一喊他,他就会回应我。”

她说,由于她在巴刹协助亲戚,家务事全是竤斌打理,毫无怨言。即使她是一名很严厉的母亲,孩子依然非常疼惜她。

竤斌在5名孩子中排行第二,上有哥哥,下有两名弟弟和一名妹妹,5名孩子的年龄介于9岁至20岁。

“儿子跟长辈们的感情很好,只要看到长辈提东西,他一定会自动帮忙。他跟妹妹的感情很好,女儿最爱向二哥撒娇,一生病就吵着要二哥抱。”

妈妈受访时数度哽咽,孩子们安慰她,要她别哭,小女儿安慰她之后,也坐在一旁拭泪。

她说,儿子就读拉美士文西依布拉欣初中六,是一名活跃的学生,深获教师疼爱,跟同学感情也很好。

“孩子在医院昏迷时,友族教师曾到来要我们别放弃,儿子的同学在今日午夜时也送佛水到医院为孩子祈福。拉美士许多组织也为孩子发愿,希望孩子能好转。”

昔核心医院首次摘取器官

根据她了解,这是昔加末核心医院首次进行器官摘取手术。

今早约8时30分,一架直升机抵达昔加末核心医院的停机坪,约45分钟后,医护人员离开手术室,带着装盛张竤斌器官的箱子和仪器,登上停在紧急部门前的车辆,直奔停机坪登上直升机,护送器官载往其他医院进行移植手术。

根据了解,今早有来自国家心脏中心、吉隆坡中央医院、士拉央医院的医疗团队,以及昔加末核心医院骨科专科进行器官摘取手术。

今年农历新年,张爸爸替妻子(右二)及5名孩子拍摄的亲子照,左三为张竤斌。
陈秀梅用手机搜寻张竤斌的图片,9岁的女儿则在一旁安慰母亲。
一辆直升机于周四上午约8时30分抵达昔加末核心医院的停机坪,等候载送器官。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