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红衣小女孩2》:脱离不了说教意识的鬼故事

2017-09-10 19:17

茉莉·《红衣小女孩2》:脱离不了说教意识的鬼故事

比起《Conjuring》或《Annabelle》,其实我觉得《红衣小女孩2》让我看得更加的投入。也许西洋的鬼片比起中文鬼片较吓人,但我常觉得看着那些外国人的居住房子,哪怕再恐怖,但依然是少了一种共鸣的恐惧。

比起《Conjuring》或《Annabelle》,其实我觉得《红衣小女孩2》让我看得更加的投入。也许西洋的鬼片比起中文鬼片较吓人,但我常觉得看着那些外国人的居住房子,哪怕再恐怖,但依然是少了一种共鸣的恐惧。反观中文鬼片,那些场所或文化都与我们现实生活非常接近,观后有时还会有些阴影,比如罗兰以前饰演的问米婆,又或者《幽灵人间》的纸扎人都属经典的代表。

广告

《红衣小女孩2》的影片灵感也来自真实的民间传闻,当年一班人爬山时,其中一人用了录影机拍摄队友们,可是却意外的拍到一位红衣小女孩跟随在后,据了解,那位小女孩不属于任何一位队友们的家属。这次的故事依然是围绕着魔神仔,传闻描述,魔神仔不属于神或鬼,而是类似树怪,常会作弄或迷惑人心,其对象通常是小孩或老年人。

《红衣小女孩2》扩大了电影的世界观,展开了“魔、神、人”大战,理应是个有趣的桥段,但却败在了特效和说教,让整部电影虎头蛇尾,非常扫兴。东方人的鬼每次出现必带着因果报应论,反之西方电影里遇见鬼往往是没其他原因,纯属倒霉。前者的说教意味甚浓,但也不出奇,这也从我们东方人的教育可见端倪,家长们为了让孩子听话,常会用鬼怪来恐吓小孩,或者劝勉世人不要做坏事,不然会被鬼缠身。在东方人世界里,鬼已被塑造成一种恐怖且带有警世色彩;但后者则往往是不信鬼怪,这些不过是撒旦的伎俩,不要被蒙蔽。同样是鬼,却教育出对于鬼怪的不同价值观。

电影的最后一样是要有教育性质,带出了母爱之伟大的命题,先前的所有惊悚元素到了后面都成了温馨环节,只要知错能改必能驱邪,其中的威力仿佛比法师更强。可是,我觉得毫无目的的恐怖才是最恐怖的,时刻围绕在你我身旁,随时可见,也许遇见后,鬼也不是你们想像中的那么恐怖。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