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浓乡情刻在树干.树画让士年纳活了

2017-09-12 11:36

浓浓乡情刻在树干.树画让士年纳活了

大树遮荫乘凉,刻画在树干上的“树画”还可展现地方特色!
士年纳新村和火车穿梭的情景,以特别的方式被刻画在树上重现在眼前。(图:星洲日报)

(柔佛.古来11日讯)大树遮荫乘凉,刻画在树干上的“树画”还可展现地方特色!

广告

淳朴的士年纳新村,近月来悄悄增添多幅树画,其中一些树画是当地具有历史、已被拆除的火车站面貌,还有展现士年纳新村多元种族特殊的三大民族同一屋檐下树画。

别具一格的树画就位于士年纳华小前,画作是具立体感的3D图案,不但为高大的树木增添一股生命力,更让人忍不住停下脚步欣赏树画之美,拍照留念。

刘期端:突出新村民族特色

士年纳新村村长刘期端在受访时向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表示,说起士年纳很多人都知道花果山,但却少人听闻士年纳新村,希望藉着树画的产生,吸引更多人到访新村,感受新村浓浓的乡土民情。

她说,之前参观过昔加末三合港的树画作品,今次配合士年纳新村获得政府拨款打造一座休闲公园供村民进行休闲运动,因此决定为休闲公园周围拥有逾60年树龄的7棵大树添“新装”。

“这些大树树种相信是‘雨树’,树干很壮大,画上壁画后非常好看。已完成的树画包括士年纳极具代表性的士年纳火车站、突出本村三大民族特色‘同一屋檐下’,还有其他动物图案包括树熊、熊猫、猫头鹰、蛇等。”

广告

重现士年纳火车站繁忙景象

她表示,协助作画的艺术爱好者刘华生也很有创意,特别将其中一棵大树的树根画作为鳄鱼,将原本不起眼的树根塑造成一只栩栩如生的鳄鱼。

她说,已被拆除的士年纳火车站是村民们的共同回忆,因此她特别建议作画者刻画出火车站情景,让村民重温火车站的繁忙景象。

“随着年轻人往外发展,如今村里都是年长者居多,希望树画能吸引更多人到访士年纳,带动当地经济活动发展。”

广告

尽管如此,她表示由于树干会再生,日子久了以漆料作画的树画难免会受到影响,但他们会尽力维护树画及周遭环境,也希望参观者能共同负起保护树画及环境的责任。

温俊豪:盼新景点带动经济

负责士年纳区的马华古来市议员温俊豪表示,村委会在今年4月间开始筹备建设休闲公园计划,作画者刘华生在7月份开始为大树以漆料作画,经历一个月左右的努力后,近期顺利完成树画作品。

他表示,树画的设立除了配合打造休闲公园,也希望能藉此为士年纳增添旅游景点,带动地方经济活动发展。

刘华生:树皮作画具挑战

来自昔加末三合港的树画作画者刘华生在受访时表示,今次他应邀到士年纳新村作画,在一个月内完成共17幅图画,同时展现与之前树画不同的作画手法,画出3D立体树画。

他说,在树上作画很有挑战性,因为不同树种的树皮会不一样,像今次作画的树皮,他也特别处理去除参差不齐的树皮后,才开始作画。

“而且树会长大,树皮也会再生,因此画作需配合保养维护来获得保存。”

他也坦言,之前在家乡完成的树画作品不比今次多,能为士年纳新村完成富有当地文化特色作品,也带给他许多满足感。

士年纳新村及火车站小故事:火车站承载村民回忆

园丘环绕的士年纳新村距离联邦大道约5公里,一踏入这远离尘嚣的新村,让人份外感受到乡村的宁静与清新。

虽然面对年轻人外迁发展,村民人口渐渐老化,但也正因没有受到大肆发展影响,至今仍保留着原始的淳朴新村面貌。

火车,可说是士年纳村民早期最重要的交通工具,士年纳火车站更承载着许许多多村民的回忆。

由于地理位置偏离联邦大道,当年火车是当地最经济及方便的交通工具之一,村民们经常搭乘火车南下北上。

但随着时代变迁,士年纳火车站售票处关闭后,火车站不再有站长,铁道公司于2005年以没有乘客为由,终止士年纳火车站停留服务,士年纳火车站也正式步入历史。

尽管士年纳火车站已被拆除,当年火车川行的繁忙景象已深深烙印在村民心中,如今,这景象更重现在树画上,让人藉此重温士年纳火车站回忆。

步入历史的士年纳火车站已被拆除,仅剩下火车站牌屹立在草丛中,如今更被刻画在树皮上让人共同追忆。(图:星洲日报)
士年纳火车站牌与火车“轰隆”行驶而过的树画。(图:星洲日报)
可爱的熊猫树画。(图:星洲日报)

 

草地上有鳄鱼?非也!刘华生巧手将树根塑造成成栩栩如生的鳄鱼。(图:星洲日报)
三大民族在同一屋檐下!村民站在偌大的树画旁合照。(图:星洲日报)
小朋友与可爱的树熊树画合照留念。(图:星洲日报)
立体效果的猫头鹰树画,乍看下就像是真的猫头鹰。(图:星洲日报)
刘华生用了一个月时间,在士年纳新村的大树上作画。(图:星洲日报)

 

热爱艺术的刘华生受邀到士年纳新村作画,在7棵树上完成17幅图案。(图:星洲日报)
刘华生在作画前,先清除干枯的树皮。(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