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振威‧同一国度,不同世

2017-09-12 11:52

黄振威‧同一国度,不同世

丹革(Tongod)──一个位於京那巴当岸的偏远地区,面积竟然比雪兰莪更大,而沙巴州的面积竟然等同於4个州属有馀,足以显示该州面积有多大的规模。

很多马来西亚人,特别是来自西马半岛的大马人,可能不知道京那巴当岸在甚麽地方。

广告

事实上,如果不是恶名昭彰的巫统京那巴当岸国会议员邦莫达,大多数人可能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

20年来,他在国会上的性别歧视以及各种冒犯性的言论,让其无法被遗忘。

丹革(Tongod)──一个位於京那巴当岸的偏远地区,面积竟然比雪兰莪更大,而沙巴州的面积竟然等同於4个州属有馀,足以显示该州面积有多大的规模。

为了释放大选前的政治情绪,我最近去了山打根,并在国庆日当天去了京那巴当岸。

很多巴生河流域的人民,皆认为其馀的大马人都和自己有相似的选举愿望。这是生活在政治泡沫中的危机。我们只透过和同样想法的人进行交流,即做出了一厢情愿的结论。

中心地带的选票,是确保赢得选举的关键,而这一情况最近已在美国得到了证明。来自纽约丶洛杉矶和西雅图的民众,并没有表达出太多的意见。

广告

特朗普虽然预计了城市居民的倒戈,但他知道自己将会获得来自南卡罗来纳州丶堪萨斯州和阿拉斯加州以及农村地区的坚定支持,而他所期待的,显然是正确的。

回到沙巴,我受到了野性的召唤。

我在山打根这个充满广东话的城市里与政治人物会面,聆听和谈及政治丶选民和领导人的课题後,决定亲眼看看京那巴当岸森林的模样。

我花了两个多小时,经过一条颠簸的道路,从山打根抵达一个只有两百多个人口的河岸小村庄──甘榜比利(Kampung Bilit),这里居住的多数都是河流人(Orang Sungai)。

广告

巧合的是,甘榜比利是邦莫达的家乡。

他在童年时期,不得不乘船穿越充满鳄鱼的京那巴当岸河,前往苏高区(Sukau)上学。

在这条长约560公里的河流边,当地人民在距离苏高区约25公里,距离山打根市中心130公里左右的地点建造了自己的生活;而他们则依靠捕捉淡水鱼虾过活。

这个村庄的屋子都挂满同样的党旗丶国旗以及州旗,显然是国阵的一个据点。

当地村民在这条全马第二长的河流中,不断地载送参与生态旅游的游客前往各个住宿点。

在两晚的住宿期间,我和妻子是那里唯一的马来西亚人,其馀的住宿者则来自欧洲丶美国甚至是南美洲。

工作人员向我透露,几乎没有马来西亚人来到这个地方或京那巴当岸。

我被不断追问为甚麽会来到这个偏远丶没有WiFi丶手机讯号不佳,甚至是没有电视的地方。

然而,我们在夜间(晚上8时)穿着厚重的靴子和提着手电筒,享受着穿越丛林和泥泞的乐趣。

睡觉时间是晚上10时,而我们在早上5时30分就起床乘船观看动物。

穿越半个地球来到京那巴当岸的外国游客,每当发现一样动物(甚至是一只鸟或昆虫)时,都会兴奋地发出惊叹声。

我的这个旅程只有一个简单的理由:作为一个马来西亚人,我为从来没有探访自己国家的许多地方,感到非常惭愧。

京那巴当岸是一个世界闻名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以其独特的动物群而闻名,包括长鼻猴丶侏儒大象丶淡水海豚丶犀鸟丶猩猩和淡水鲨鱼。

几乎全世界都聚焦在这个保存得完好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方,以一瞥这些动物。一些外国人甚至逗留数月,以盼看到稀罕的亚洲大象。

尽管游客不能被确保能够亲眼目睹这些动物,但他们依旧能够欣然接受。而这里唯一不受欢迎的生物,就是蚊子和水蛭。

虽然我们大部份所见都是美丽的原始景色,但也有丑陋的一面。

来源不详的塑料瓶子散落在河流上,让我感到尴尬;因为作为一个马来西亚人,我想让这些外国人对马来西亚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京那巴当岸的名声肯定没有被当地旅馆的工作人员所忽视。但是他们明白,他们的村庄应该被隔离丶丛林需要获得保护。

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而这里不仅有一系列的动物,还布满了石灰岩,许多洞穴里居住了大量的燕子群,以及特有的石灰岩和各种植物。

京那巴当岸与巴生河流域完全不一样;後者布满了炸鸡连锁店,以应付超过15万的人口,还有许多在油棕园工作的外劳。

京那巴当岸之旅让我大开眼界。

这个在1966年建立的议会选区一直都被国阵所掌握。这里的选民分布在广泛的地区,有时甚至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到达目的地。

虽然历史一直重复,但所有人依旧猜测大选的结果。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