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城市规划.潜力无穷.精彩可待

2017-09-13 06:20

吉隆坡城市规划.潜力无穷.精彩可待

为追求进步及优质生活,城市化发展已成为全球趋势,就算已归类为城市,如我国首都吉隆坡,仍不断求新求变,避免与时代脱节。身为与世界接轨的重要城市,吉隆坡逃不掉快生活节奏及人口饱和,努力升级同时,其实也正面临着各式各样城市化问题。
(图:马新社)

在国人眼中,吉隆坡是座五光十色,散发着各种机会的城市,不少外地年轻人对它趋之若鹜,期盼能挤进这座城市大展拳脚。

广告

对AECOM亚太区总裁乔全生来说,吉隆坡具有浓厚特色,除拥有多元种族、文化及宗教背景,还参杂了殖民时期遗留下来的文化。

另外,因处于热带雨林地区,造就生物种类多样,加上地形高低起伏,却又不会太高,形成了浪漫都市样貌。

他认为,吉隆坡的丰富文化、天然资源及生物种类,隐藏着无限潜能,若这些潜在力量爆发出来,将变成一座更精彩的城市。

“吉隆坡仍处于成长状态,而成长过程中精彩之处在于,如何利用新方法创造新价值,不再保有传统方式来解决成长问题。”

透过全球知名的建筑工程设计谘询集团AECOM与哈佛设计研究所(Harvard Graduate School of Design)合作,12名来自不同专业背景,包括建筑、景观建筑和城市设计的学生,来到吉隆坡,发掘这座城市的发展契机,并从中探索解决方案。

哈佛设计研究所院长穆赫辛透露,他们将学生分组,从不同领域及主题做探讨,其中一个领域是具有历史价值的马来社区,以了解社区与吉隆坡之间的关系。

广告

“第二方面注重于吉隆坡民众,怎样看待自己身为马来西亚的一部份;另一方面是旅游领域,关注马来西亚宣传自己的手法。”

他说,学生发现,我国旅游广告全与大自然相关,从未展示吉隆坡,证明本地人认为吉隆坡不吸引人,所以学生需处理景色、公共空间、城市化等问题,来重新定义吉隆坡给予人的印象,并纳入旅游宣传中。

“有两组学生专门视察吉隆坡城中城公园及巴生河流域,思考各别地点与周遭区域、城市的连接方式。基础设施不仅扮演连接功能,还能栖息,可以是公园、建筑物等,未来也可能出现新形式。”

最后则是火车系统流动性,他发觉,单轨火车没被充份使用和难到达,对于带着小孩的家庭,要上下楼梯,有点困难,加上单轨火车穿行于城市中,变成了另一种形式障碍物。

广告

“其实还有更多议题可探讨,我们尝试具体化,不止关注这3栋建筑能做什么,而往更广阔领域思考,包含建筑、景观建筑和城市化,让它能成为未来发展的范例。”

穆赫辛说,吉隆坡地形和景观多变,但依靠个别发展给予城市样貌及定义,造成方向不够清晰,不容易找到要去的地方。(图:星洲日报)

应放大城市
原有建筑的特色

原有建筑的特色穆赫辛本身对于吉隆坡的看法是,吉隆坡地形和景观多变,但依靠个别发展给予城市样貌及定义,造成方向不够清晰,不容易找到要去的地方。

“这显示如何定义公共领域是这座城市面对的问题,公共领域在哪里?这里的人行道设计复杂,对路人并不友善。如果都是个人发展项目,建筑物之间的空间该如何定义?”

乔全生则以3C来归纳吉隆坡城市化问题,也就是拥挤(congestion)、连接性(connectivity)及文化(culture)。

“我们要很小心,建造新基础设施,如火车系统,并不表示创造更好连接。连接性是令城市运作得更顺畅,以及人与人之间,无论从外在或心理层面更紧密相连。”

他说,我国天然资源、物种及文化遗产丰富,所以要好好利用城市里的建筑,将特色放大,而不是淡没。

“城市不断进展是无可避免的趋势,一不小心,就会非常危险,造成文化遗产逐渐消失。这3C非常重要,面对城市化挑战时,要学会与它合作,并转化成利益。”

乔全生说,目前尚未有具体解决方案,但会以集成方法为重点出发,不只使用传统手法解决,还要注入创意,从复合式方向思考,包括外在环境、文化等元素,这样解决方案将变得精彩。

“如果缺乏创意,不可能是座精彩城市,不过创意必须扎根于现实,无法实施的话,也只是空想。”

保留历史建筑,
文化川流日常生活中

一座城市向前发展,免不了有所取舍来达成目标,就如几年前,为征地兴建捷运计划,而引起的苏丹街老店拆除风波。

对于发展与文化遗产保存如何达致平衡,乔全生认为,尽管不少非营利团体,尝试提升文化遗产保存意识,但最终还需依靠政府力量制定革新政策,来鼓励文化保存。

“城市发展不能只看短期利益,有很多中长期利益要考量,在讨论文化传统和价值的同时,事实上旧区域也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如基础设施、安全、卫生等,不能说这是历史街区,就完全不能变动。”

他说,全世界有不少历史街区或商业区开发先例,可用来借镜,而且一些国家,还特别成立特殊单位,负责处理历史遗产保存或重新发展课题。

“开发先例有成功,也有失败,但要找到适合吉隆坡的开发方法,不能全依赖设计师。政府部门、设计师、开发商和当地居民要很好地协调,平均分配利益和创造共同价值。即使是专业领域,也要多方面合作,来解决问题。”

对他而言,达致平衡很有趣,除了花费时间、耐性沟通,也要有很吸引人的解决方案,而解决方案可能需要新政策的配合。

他认为,虽然保存文化遗产至关重要,但不能一味地像收进博物馆里保存,还需适应时代、环境转变重新启用。

“一些历史建筑,当然要完整保存,不过有一些历史建筑,可基于历史及文化元素,利用创新思维去重新发展,并与基础设施和公共领域产生连接。当与现实生活相连,人们会感觉文化川流在日常生活中。”

未来好城市应兼顾
智慧化与本地特色

至于理想城市生活必备元素,乔全生认为视乎年龄、文化或宗教背景,以我国多元文化特色来说,一座城市应提供更多选择,而不是局限于单一面向。

“精彩的城市不管任何时候都拥有着不同选择,除了百货公司、公园,还可以是庙宇、教堂、运动设施、表演艺术中心等,让人们享受居住在那里,不感到沉闷。”

穆赫辛则认为,步行在感受城市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不需要买车,走路便能到达目的地,来思考室内空间及户外空间的关系,增强人与人之间交集。

“我们可利用遮光物、薄雾,来创造令身体感到舒适的户外空间,这样就不会一直想要到百货公司里。”

乔全生透露,健康生活是城市未来的发展趋势,公共领域素质除了让城市变得更好玩、适于居住,还可提升人民健康,鼓励他们步行或骑脚车代替驾驶。

“文化不只是历史建筑,可以是生活方式,许多亚洲城市因土地有限,所以休闲等于消费,或因热带气候,倾向于到百货公司享受冷气,其实很不健康。”

他说,创造人们与之产生关联,以及改变生活方式的空间变得相对重要,不需要过度设计,却能将人和建筑物连接起来,让城市充满生气。

“人类具有创意,一旦产生连接,就算是简单的空间,不需要告诉他们怎么做,他们也会想办法令空间变得有趣,当然可另外推行计划,注入一些节日及文化活动。”

对于城市化未来发展趋势,穆赫辛透露,世界各地正批评全球化概念,反而注重本土化和本土特色,是重新思考城市化议题的一部份。

“全球化概念需处理全球与本土之间的冲突困境,以及文化遗产的诠释,不是所有人去到每座城市,都要看见一样的商店。”

乔全生补充,智慧城市亦是城市化的未来发展趋势,科技革新不再只是提供人们便利,还包含可持续性和环保元素,以确保与全球保持联系。

乔全生认为,吉隆坡的丰富文化、天然资源及生物种类,隐藏着无限潜能,若这些潜在力量爆发出来,将变成一座更精彩的城市。(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