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雪梅 ‧独立的思潮

2017-09-13 11:37

詹雪梅 ‧独立的思潮

对渴望追求更大自主权,更多发展与进步的砂拉越人而言,砂独承载着美好未来,只要独立了,一切都将变得更好。可是实际情况真会如此吗?

“砂拉越独立”的声音在54年前,即1963年9月16日马来西亚成立前,曾在砂拉越此起彼落。当年喊着砂独,燃烧着砂独热情的有志青年,如今已垂垂老矣,他们没盼到砂独,也没盼到砂拉越共和国,砂独在马来西亚的茁壮成长中消音。然而就在这一两年来,“砂拉越人的砂拉越”的热情持续高涨之际,“砂独”又开始在砂拉越人的耳际回转,此时喊着砂独的已是新生代,有别於当年的另一批青壮年。

广告

对渴望追求更大自主权,更多发展与进步的砂拉越人而言,砂独承载着美好未来,只要独立了,一切都将变得更好。可是实际情况真会如此吗?

国龄仅15岁的东帝汶是东南亚最年轻的国家,经历了无数的灾难与苦难,压迫与动荡,才终於在2002年结束了跌跌撞撞,匍匐前行地走了四十多年的争取独立漫漫长路。成功独立前3年,东帝汶逾90%的选民参与了独立公投,公投结果显示,78.5%希望摆脱印尼残暴的占领,如此高的巴仙率可被理解成,自己当家作主是全民所愿。

虽然是全民所愿,但是东帝汶并没有在独立後,便拥有了和平与稳定,而是迎来了另一波的政治恶斗与动乱。这伤痕累累的年轻国家,在其他国家的扶助下,才有了迈开脚步的力量。

把目光投回砂拉越,如果砂拉越子民也成功争取独立,究竟有没有条件与能力管理这片富饶的土地?能不能确保这块福地不会如同东帝汶那般,在1975年才脱离葡萄牙殖民统治,独立唾手可得,却在一年後遭印尼出兵占领?

独立可以说得澎湃激昂,但却也必须审时度势。独立,世界上多出了一个国家,不仅是那一个新生国家的事,也牵动丶影响着周边国家。独立前,首先除了要考量有没有足够强大的边防军力,还要获得周边国家的祝福,才能确保主权不会被侵占。

再来还得思量,独立後,原有的政治领导格局有会甚麽变化?

广告

是完全翻盘还是大同小异?以及是否有能力建构一个属於自己的政治丶教育丶金融丶外交体系?当然也要审视现有州政府丶地方政府的机制和体系,好以小见大地了解现有砂拉越的管理水平,进而推断是否足以自我管理?若是州变成了省,省变成了州,县变成了省,现有的管理机制和体系能应付得了吗?与周边国家丶地区的关系,以及和其他与马来西亚建交的国家的往来会有怎样的变化?这些变化是否是砂人所能承受的?

在想着独立前,此时砂人更应该先想想,当怎样自强不息,强得不能被忽略,不能被失去,如何能强得拥有更高的话语权,更多的自主权。而强大,必源自於和谐,多元与包容。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