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敏.假如我死了

2017-09-13 12:14

陈明敏.假如我死了

2个月前,到购物商场领取一场路跑的选手包后,在现场闲逛时看见器官捐赠运动的柜台,立刻向前主动表示愿意登记成为捐献者。

2个月前,到购物商场领取一场路跑的选手包后,在现场闲逛时看见器官捐赠运动的柜台,立刻向前主动表示愿意登记成为捐献者。

广告

在工作上常看到脑死病人捐器官的新闻,也不乏在各地举行捐赠登记活动的预告,所以早已经有登记成为捐赠者的念头。这次碰到登记柜台深感机会难逢,所以二话不说马上响应了。

事后,满心欢喜地拍下刚到手的“小绿卡”(器官捐赠卡)照片,上载到脸书和Instagram。千万别误会,这举动绝对不是觉得自己有多伟大,或在炫耀自己的善行,而是听从柜台工作人员所言,藉由分享感染更多人响应。

看到照片底下有许多朋友和同事留言说“以前拿到的器官捐赠卡很薄”,除了有一种“都是同路人”的欣喜,对于许多人已经有器官捐赠的意识也感到很欣慰。

前阵子,本报《暖势力》报道了来自柔佛的18岁青年车祸脑死,经过双亲点头后,捐出眼角膜、肝脏、肾脏、心脏、骨头和肺,遗爱人间的新闻,获得广大的回响。

最难得的是,虽然长辈一度无法接受,但在家属的劝告下,还是同意捐出孙儿器官的决定。尤其是青年的双亲,即使感到万般不舍,却还是签下同意书,为他人带来延续生命的机会,也希望受惠者享有福报。

是的,即使我们登记成为捐赠者,器官也处于良好情况符合捐赠的条件,最终若没有得到家属的同意,医务人员还是没办法摘取我们的器官,移植到有需要的病人身上。

广告

直到如今,依然有很多人因为宗教原因,或有“死留全尸”的迷思,担心逝者的身体“不完整”,而拒绝签下同意书,让逝者想要捐器官的愿望落空。

因此,登记器官捐赠之余,最重要的是必须和家人进行沟通,让家人深入了解器官捐赠和自己的意愿,才不会让想要遗爱人间的心愿“卡”在最后一关。

数据显示,从1997年至今年7月,我国的器官捐赠登记者达到39万3221人,占全国总人口1.2%。虽然平均每年有超过3万5000人登记,数据也在逐年递增当中,但不是所有人往生后都适合捐出器官,所以目前有逾2万人在移植器官的等候名单上,其中以等待移植肾脏的病人占大多数。

就像器官捐赠运动的标语“satu ikrar,sejuta harapan”,只要登记器官捐赠,你也成了那万人无限的希望,激发他们生存的斗志。

广告

所以,假如我死了,希望我爱的也爱我的家人,坦然接受我的离去,同时也能尊重我的意愿,让我捐出器官遗爱人间吧。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