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势力】马大医科生挑战戈壁超马.跑沙漠为爱滋友筹款

2017-09-13 20:03

【暖势力】马大医科生挑战戈壁超马.跑沙漠为爱滋友筹款

小学时,看见身旁很多朋友因病或意外去世,自己的一名好朋友也因患上罕见血癌而离世,这让他从小对医学产生浓厚的兴趣;现年22岁的宋智亮目前是马来亚大学医学系大四的学生,积极主办和参与公益跑,为爱滋病患筹钱。
宋智亮目前就读于马来亚大学医学系,他在忙于课业的同时,也积极主办和参与公益跑。(图:星洲日报)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3日讯)小学时,看见身旁很多朋友因病或意外去世,自己的一名好朋友也因患上罕见血癌而离世,这让他从小对医学产生浓厚的兴趣;现年22岁的宋智亮目前是马来亚大学医学系大四的学生,积极主办和参与公益跑,为爱滋病患筹钱。

广告

7天内完成250公里

不久前,他前往新疆戈壁沙漠参加了世界极地超级马拉松赛事,在7天内完成250公里的公益挑战,希望以另一种方式帮助爱滋病患筹款,也希望本身的经历可影响更多人帮助有需要的群体。

宋智亮毕业于槟城钟灵中学,小学开始就参加圣约翰救伤队,中学毕业后,也曾加入紧急医疗支援服务队(EMAS),跟随救护车提供急救服务。

他在就读大学的第二年时,在校园主办了帮助爱滋病患者的公益跑,宣传爱滋病醒觉运动。

宋智亮在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表示,在主办公益跑后,开始接触很多来自爱滋病基金会的人,知道更多为爱滋病患筹钱的管道及项目。

“我知道对方在前几年有举办马拉松为爱滋团体筹款,也想找年轻人加入。”

广告

他觉得这项活动非常有意义,“跑那么长的里程就是为了帮助爱滋病患筹款,真的很伟大,我当时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做出贡献。”

他说,这不是为了挑战自己,也是为了帮助有需要的人。

宋智亮说,自己现在尚在学习中,也和许多病患接触,有些爱滋病患是通过性接触感染、有些是遗传自母亲,一出生就带有爱滋病病毒、有的是输血时受到感染等等。

“这些东西(对爱滋病的认知态度)需要加强及深入明白,但很多病患不晓得如何寻求协助,以为一旦患上爱滋病仿佛就是世界末日。”

广告
宋智亮表示,在沙漠中走的每一步路,都是难忘的。


为戈壁超马准备半年

宋智亮指出,决定参加世界极地超级马拉松赛事(The4Deserts Race Series)之一的新疆戈壁沙漠挑战,是因为完成比赛募集到的善款将用于帮助爱滋病患者,包括了治疗救助、药物研究、预防爱滋病宣传等等。

新疆戈壁沙漠挑战是国际性顶级户外竞赛活动。选手必须徒步穿越世界上最危险的荒漠,每届赛点的选定包括了地球上风最强、气候最干、最热和最冷的地方。今年的新疆戈壁沙漠挑战于6月18至24日在新疆哈密举行。

为了参加这场250公里的超级马拉松(Ultramarathon)公益挑战,宋智亮于去年11月开始准备,包括了体能训练和心智训练。

他坦言,当时其实也有犹豫,担心自己无法安排时间,也担心挑战失败。

“但我告诉自己,既然已经决定了参加,就不能退缩。”

在训练的初期,他给自己定制了每周必须完成的跑程,从一开始的每星期50公里,慢慢增加到每星期80公里,接着是每星期必须完成100公里。

他说,虽然平时有运动,但不至于这么激烈,因此碰上学校考试时,加上要保持体能训练,都会觉得很累。

主办单位对选手体检要求严格

“加上活动主办单位对选手的体检要求非常严格,所以不能停止训练,要在训练和课业两者之间保持平衡,真的不容易。”

至于心智方面的训练,宋智亮在每晚入睡前,都会幻想冲向终点线。

这项为期7天的超级马拉松公益挑战主要是有两个单位的赞助,即赞助参赛者去跑,另一个则是捐钱给爱滋病基金会。

宋智亮说,完成新疆的超级马拉松公益挑战后,本身和马来西亚爱滋病基金会合作举办了一个庆工跑,希望可以通过公益跑的方式,影响更多人,一同帮助爱滋病患。

除了需要翻越荒漠,宋智亮在长达250公里的挑战中,也看见了许多迷人的风景。


背15公斤物品展开征途

为了到新疆参加这次的超级马拉松赛,宋智亮从吉隆坡搭乘飞机往广州,然后再飞往乌鲁木齐,再搭火车前往活动地点─新疆的哈密。

抵达酒店后,他开始打包随身物品,要把7天的日常用品,如睡袋、干粮、衣服等等放入背包。“主办单位只为参赛者准备住宿、热水和冷水。”

6月18日是开跑的第一天,宋智亮背上了重达15公斤的背包,展开250公里的征途。

此次的活动共聚集了来自各国的106名选手,宋智亮是年纪最小,也是最没经验的选手。他指出,如果选手无法坚持下去完成250公里的挑战,就唯有退出,但能以志愿者的方式,继续参与此活动。

宋智亮最终以刚好过关的成绩,完成挑战。

“这个比赛没有年龄限制,有的参赛者已80多岁。”

最后一站戈壁沙漠最难熬

回忆在这挑战中最难熬的时刻,宋智亮表示,是最后一站,长达84公里的戈壁沙漠,那时候已经精疲力尽。“当时就是很热、很干,加上有暴风的一个环境,真的很幸苦也很累。”

他说,在这一站,几乎是24小时无停止的向前迈进,从清晨5时开始至隔天的清晨6时。“半夜12时的时候,就好像是一个僵尸的状态,跑不动了就慢慢走,很多沙吹进耳朵和鼻子。”

赛事总监细心为体力不支的宋智亮(左)戴上奖牌,让远在异乡的他倍感温馨。


长达10公里孤单征战

他说,那是个看不到边际的沙漠路段,有一段长达10公里的路几乎没看见其他参赛者,地面冒烟,让他感到很孤单。“要加速也不能,因为太累了,我用了一个多小时才走过那条孤单的路,但最孤单的路程让我成长最多。”

他说,当时唯有一直唱歌,把梦想唱出来,告诉自己坚持下去。

宋智亮说,本身的身体状况在前五站的时候都还好,惟在最后这一站中暑了。

他表示,走在沙漠的每一步都是烫的,当时的地温可达到50摄氏度。

“那时候出现很多放弃的念头,可是我对自己说,既然来了,而且已经到了最后一站,绝不可放弃。”

他说,这是目前人生中最大的挑战,最终靠着毅力,在限定的时间内完成了250公里的赛程。

这是宋智亮在戈壁沙漠挑战首日所拍摄的照片,当时的他显得活力充沛。


比赛环境感受到归属感

虽然这是宋智亮首次前往新疆,但整个比赛的环境却让他感受到归属感。

“比赛中认识的朋友很照顾我,把我当成小孩子,在最后一站时,也特别照顾我,和我说一起冲过最后一站。”

7天内认识全部106选手

他说,由于参赛人数不是很多,不像一般的马拉松比赛人数达到数百或上千人,所以在7天内可以认识全部人,而且相处得很好。

“这一趟让我不仅在思想方面成长了许多,毅力也是增长了。”

拟参加另3个极地马拉松

宋智亮披露,会在9月份前往菲律宾实习时,参加当地举办的公益跑,那是一个为唇裂与颚裂儿举办的马拉松公益跑,全程长达50公里。

“每个人对社会公益的贡献可能不一样,但无论到哪里,我每个月会设定让自己做点公益。”

他表示,在参加公益活动时,也会专注于课业,毕竟本身的志愿是要成为一名医生。

不过他也透露,计划在未来参加世界四大极地超级马拉松巡回赛系列的其他三个地点的挑战,那就是南美洲阿他加马沙漠、埃及撒哈拉沙漠,以及南极,进行的都是7天6夜250公里的长跑赛事;也会继续在校园举办各类的癌症醒觉活动。

经过长达7天的长途跋涉,宋智亮拿起马来西亚国旗挥舞,虽然已感到精疲力尽,但也有着无可言喻的成就感。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