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清江.同一血脉同一感受,共同命运冷暖与共

2017-09-14 10:02

郭清江.同一血脉同一感受,共同命运冷暖与共

在马来西亚,我们在往融媒体靠拢,发展新媒体的同时,星洲日报还得坚守传统媒体这个文化堡垒,能走多远就多远,最重要的是不能放弃。

这次到中国福州出席“第九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其中一个收获就是聆听到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原主任赵启正的专题演讲。他深入浅出地以多个小故事告诉海外华文媒体,要如何说好“中国故事”。演讲在收尾时,他这么说:“如果说中国是一本书,那么这本书就是有13亿页的《中国读本》,每一个人都是其中的一页。一个外国人读了其中几页,这就是他脑海中的中国人。所以,每个人都要做好自己的一页。”

广告

这句话若套用在马来西亚也是一样,如果3千万人,每个人都能做好自己的那一页,然后再由媒体将他们的故事写出来,必然能让外国人对马来西亚有不一样的感动。

在另一场专题演讲中,中国新闻社社长章新新说,马来西亚传统华文媒体保持强势,以强大的新闻采集、迅速传播、全方位覆盖的传播能力,塑造了良好公信力。新媒体从传统媒体借力,实现二次传播,新媒体吸引了年轻读者,更稳定了其母体──传统媒体的基础,形成了报纸成就网络、网络巩固报纸的一种良性互动。

他说,据马来西亚报纸发行量稽查局统计,2015年到2016年,《星洲日报》日发行量从35万降至33万份,只下跌了4%,但电子报下载率的大幅上扬,使得《星洲日报》日发行量由2015年的40万份达到2016年的43万份。

我在参与讨论其中一个高端论坛时,说出在所有报纸皆面对断崖式报份下跌的窘境时,唯独星洲日报还能挺过来,以及还有希望走下去的原因。我说,星洲日报跟华社的关系,并不单单只是报社和读者吧了,里头还包含同一血脉,是命运共同体。

在这个以“如何面对融媒体?”为题的高端论坛上,参与讨论者包括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刘长乐、中国新闻社社长章新新、法国欧洲时报社长张晓贝、台湾旺报社长黄清龙及美国世界日报大陆处长刘其筠。

我说,媒体的功能是启迪民智及传播资讯;但是,在马来西亚,星洲日报在过去88年来,还有一个更大的责任,就是传承文化,讲的是民族事业。

广告

“我记得在华人文化被打压的年代,舞狮不能随便上街。

华团通过华裔政党争取权益,华文报也顶着被对付的压力,为华社发声、做华社后盾。今天马来西亚各个角落都有舞狮队的踪影,而且世界狮王还是在马来西亚,不是在中国。

星洲日报在80年代为了捍卫华文教育,也被关了5个月又11天。因为这层唇齿相依的关系,当许多马来文及英文报的报份面对断崖式下跌的时候,星洲日报还能在媒体变革的大浪中前行。

当中就涉及一个秘密──关系与连接。

广告

星洲日报除了负起媒体人该有的责任,扮演第四权的角色,公正报道,维持报纸的公信力外,就是88年来跟读者建立起牢不可破的感情与互动关系。所以当网络世界风起云涌时,星洲日报还可以活下来。面对当今的媒体生态,报媒都在汪洋中浮沉,但至少星洲日报能继续航行,没有翻船,还有靠岸的无限希望。

今年7月的报份增加6千多份,其中学生阅报计划与购报分别占了2千份,另2千份我将它视为读者回流,自然成长。这显示过去一年来,“暖势力”、“医识力”与“求真”等新内容,已开始收割成果。我于月初到柔佛州居銮参与前同事蔡兴隆与一批年轻同道举办的“居銮起风节”时就说过:“内容在哪,阅读的版图就在哪。”在这场新旧媒体的战役中,内容还是决定阅读版图的主角。

对传统媒体来说,往融媒体发展的确已是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报纸转型是肯定的。所以,在过去10年来,星洲媒体集团也积极往新媒体发展,但要确保纸媒与新媒体平台是在互补、互助,以及互相发挥影响力。

融媒体的出现只是媒体在面对变革时所出现的一个方案,并不是最终的途径。未来肯定会有更多的方案,尤其是在人工智能(AI)或机器人技术日益成熟后。

还有,各国国情不同,别的国家或其他媒体成功的那一套,复制过来未必能救到我们。纸媒必须认清与发挥自己的优势,才搭上变革的火车;若一味随波逐流地改变,没有自我调整,以及找出适合自己的融媒体方案,将会自我加速纸媒的死亡。毕竟国情不同,读者或受众对新闻与内容的需要也会有所不同。

在马来西亚,我们在往融媒体靠拢,发展新媒体的同时,星洲日报还得坚守传统媒体这个文化堡垒,能走多远就多远,最重要的是不能放弃。我们背负的是民族共存共荣的使命。如果我们的办报精神与内容能做到“同一血脉同一感受,共同命运冷暖与共”的亲切感与共鸣,读者还是会跟我们在一起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