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916,庆祝意义在哪?

2017-09-16 11:23

何俐萍‧916,庆祝意义在哪?

东马的物价比西马高出许多,当东马人民更明显感觉被生活重担压得苦不堪言,916马来西亚日前3天油价再调高,更坏了大家迎接916的兴致。但平心而论,这些年我们有过欢庆916的愉悦心情吗?若回望走过的建国路,恐怕是愤怒多於喜悦。究竟是60还是54,这麽多年了,我们还在争议不断,东马人愤懑的情绪高涨,但东马人口中的“马来亚”人或许还困惑於东马人何必这麽激动?

3天前,大马的油价又起了!这是连续11周来的第9次涨价,另外的两次未起也未降,也即是说过去11周,大马的油价未有调降。

广告

朋友和我聊起这事,我们在苦笑中只能相互调侃,大概唯有等到选举的季节,才会迎来降价的好消息。自落实每周公布油价的措施後,朋友说,人们普遍已对油价的调整无感,但麻木不意味着凶猛如恶虎的通胀不会继续反扑,人民虽不至於水深火热,但基本生活开销因为油价涨和马币疲弱等因素激增,已在近一年来让人民感受到肩挑的重担越来越重,感叹钱包越来越薄。

朋友上个月杪到新加坡数天,让他颇有感慨的是,撇开兑换率不说,当涨价在大马已变成常态,申诉行情不好是百姓的共同话题,在新加坡却还能吃到新币2元的鸡饭。我不知在吉隆坡等大城市一盘鸡饭要价多少,但在砂拉越首府古晋,甚至一个小小的县,一盘普通鸡饭收5令吉,甚至6令吉起跳,不是甚麽惊奇事。

东马的物价比西马高出许多,当东马人民更明显感觉被生活重担压得苦不堪言,916马来西亚日前3天油价再调高,更坏了大家迎接916的兴致。但平心而论,这些年我们有过欢庆916的愉悦心情吗?若回望走过的建国路,恐怕是愤怒多於喜悦。究竟是60还是54,这麽多年了,我们还在争议不断,东马人愤懑的情绪高涨,但东马人口中的“马来亚”人或许还困惑於东马人何必这麽激动?

916是不折不扣的政治产物,这个被立为大马日的公假在7年前因政治时局使然而应运而生。换句话说,在2010年之前,从1963年到2012年共51年,大马人不知大马日为何物,历史教科书对砂丶沙丶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共组大马的历史简略带过,2012年前大马的新生代不知砂拉越和沙巴曾经是大马重要伙伴的身份,即使知道也了解不够透彻。自小在砂拉越北部峇加拉兰高原长大的公正党砂联委会主席巴鲁比安回忆说,他还是学生时,916虽被大事庆祝,但这一天是被称为“双亲日”,和大马日无关。

我还有一个朋友最近阅读砂拉越之子,也是澳洲塔斯马尼亚大学亚洲研究所主任在4年前出版的一本书《大马50周年:重新检视联邦主义》,却是读出一肚子火,连续几天在脸书抒发心中的郁闷。

没有砂沙,哪有马来西亚?1963年之前,马来西亚并不存在,硬说一甲子国庆,那代表东马是“早产”了6年;本来是四分之一的股权,在新加坡退出後原本应坐拥三分之一,却莫名奇妙不但由邦属的地位降格为州,股份也缩减至十三分之一;全世界大概只有马来西亚有3个“生日”(指722丶831和916)。这些委屈和不满,在这些年自主权运动思潮的洗礼下,我们都深知被剥夺了哪些权利,但如果只是继续消极的埋怨下去,若只是年复一年逢831或916就重复性发牢骚,躲在小圈子里的自怨自艾有甚麽用?

广告

我们需要的是更深刻去检讨916的存在意义。

学者詹运豪上个月在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MA63)提到在协议签署的10年後各造必须召开会议进行探讨,但这项会议却在41年後的今天一直未召开,呼吁联邦和砂沙是时候重启这项足足迟了41年的会议。比起隔空向联邦喊话要拿回自主权,詹运豪的建议是务实和可行,重新回到会议桌上谈论41年的亏欠和损失,才是送给东马人最好的916礼物。

说句真心话,916对东马人不是甚麽值得庆贺的日子,每年的这一天对东马人是心酸又感伤,只感步履沉重,因为共组大马不但没有为东马人带来实质的好处,反而情况更糟糕。若问,916的意义在哪里,对东马人这一天是带着警醒的意味,提醒也告诫我们,若未能恢复邦属的地位,这一天在大马历史上的定义是被剥削和耻辱的印记。

不要告诉我,可以不满政府,也不要对国家失望,当历史的真相已被刻意淡化,家已不成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