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米达谈退出土团.“被诬指叛徒感心灰”

2017-09-21 10:32

哈米达谈退出土团.“被诬指叛徒感心灰”

虚假的指控、党内派系斗争等因素,加速了土团党前副主席拿督哈米达的退党;曾参与创办土团党的哈米达说,她退出土团党其实是一项艰难的决定。

(吉隆坡20日讯)虚假的指控、党内派系斗争等因素,加速了土团党前副主席拿督哈米达的退党;曾参与创办土团党的哈米达说,她退出土团党其实是一项艰难的决定。

广告

针对本身的退党她今日打破缄默解释说,当她出任党副主席一职时,许多人指责她是一名权力狂,而她担心的是党区部方面会招引更多的问题。

她今日上传一则长约7分钟由本身录制的谈话到社交网优管时表示,当时她曾尝试发表本身的观点和立场时,却被人诬指成叛徒,导致她更加心灰意冷。

称赛沙迪指控伤人

她形容土团党青年团团长赛沙迪,是一名鲁莽和无礼的领袖,可是这样的文化和行为,却得到党内其他领袖的默许。

她说:“赛沙迪指控我是巫统的代理,并要求我退党,这是多么令我失望的事。”

她坦承,这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导致她辞退了副主席、霹雳州务边区部主席的职位,最后她决定退党。

广告

她说,她必须承认,她加盟土团党全因前首相敦马哈迪的关系。

哈米达上星期六,与务边区部妇女组前主席阿妮娜双双宣布退党。她俩是追随早前已经宣布退党的前最高理事之一的拿督卡玛鲁丁。

赛沙迪:捍卫领导有责

另一方面,党青年团团长赛沙迪发表文告回应说,他坦承本身与哈米达在一些课题上意见分歧,如果因为这样而让他被指成无教养,他愿意道歉。

广告

“我只要捍卫我认为对的事,而所有抛向党主席和总裁的种种诬衊,我认为我也有责任给予捍卫。”

他表示不想在这课题继续纠缠不清,目前党及希盟必须更专注任务是要让我国摆脱贪污、滥权及协助减轻人民日益增加的生活负担。

他感激哈米达在创党时期作出的贡献,他也祝福哈米达前程似锦,勿忘了谁才是国家的首号敌人。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