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问题出在管理

2017-09-23 12:58

林瑞源·问题出在管理

国行在25年前犯下如此严重的失误,导致国家蒙受巨额亏损,问题的关键在于管理不当、监管不力。如果政府认真看待疏漏,为何当年负责操盘的诺莫哈末,在离开国行后受到重用?

每当发生大事时,反对党就会要求政府设立皇家委员会彻查,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

广告

调查国家银行炒外汇亏损事件的皇委会原订进行10天的听证会,结果第八天就结束,可能是时间相隔太久或者其他原因,许多关键证人的供词是“不记得”、“不知道”及“不被告知”,包括前首相马哈迪及前财政部长达因。

如果政府真的关注损害人民利益的事件,一早就应该调查,何必等到今天。今年1月27日,国行前助理总裁阿都慕勒在接受《新海峡时报》和《马来西亚前锋报》专访时揭露,国行当年所蒙受的亏损近100亿美元,远远超过政府当年公开承认的90亿令吉,并形容这是“全世界最大的外汇亏损丑闻”;随着政局的演变,成立皇委会才上了议事桌。

令人不解的是,当马哈迪和安华坚持当年向内阁汇报亏损57亿令吉并没有任何隐瞒,为何皇委会不重新传召阿都慕勒,以查出到底谁在撒谎?阿都慕勒也可以拿出证据佐证自己的证词。

另一个疑问是,为什么皇委会不传召当年的内阁成员,包括前首相阿都拉及首相纳吉,让他们说明当年内阁接受汇报的经过,为何当时不下令进行调查?

面对关键证人无法提供全部资料,包括前总稽查司依萨达丁因患上认知功能障碍不能出庭供证,再加上时任国行总裁嘉化胡先逝世,皇委会要如何准备呈给国家元首的报告?

国行在25年前犯下如此严重的失误,导致国家蒙受巨额亏损,问题的关键在于管理不当、监管不力。如果政府认真看待疏漏,为何当年负责操盘的诺莫哈末,在离开国行后受到重用?包括在2000年至2003年,担任首相经济顾问、2004年至2009年出任第二财长、2009年至2013年担任掌管经济策划组的首相署部长,最近才辞去国库控股副主席职。

广告

国家的人祸那么多主要是管理问题,所以设立皇委会不是遏止错误、疏忽和舞弊的方案。国家独立至今,成立的皇委会不少,但效果却一般。

譬如,时任首相阿都拉为了打造世界级警队,成立警察皇委会,皇委会提出125项改善警队运作及管理的建议,但最关键的建议,即成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CPMC)不被接纳。

提升警队形象的工作有何进展?且听新任总警长弗兹怎么说,他誓言在接任后,将会努力提升警队的执行力与形象,杜绝贪污及提高廉正,让人民恢复信心。

纳吉也在2012年设立皇委会,调查沙巴非法移民问题,皇委会是点出了政府机构的弱点,但至今没有人被控,非法移民还是进出沙州,警方日前逮捕7名阿布沙耶夫恐怖分子,他们就是经由山打根偷渡进入沙巴,之后再利用伪造证件飞来吉隆坡。

广告

此外,1989年吉打州铅区女子宗教学校火灾造成27名女学生丧生后,政府成立的皇委会在1992年提出95项建议,包括建议宗教学校和补习中心,都必须向教育部注册,但是以副首相阿末扎希为首的宗教学校特工队日前召开第一次高阶会议,也建议探讨强制私人宗教学校向教育部注册。四分之一世纪过去了,宗教学校的管理还是原地踏步。

如果不是管理问题,为何只经营6年、享有政府补贴的全国185间一马人民商店会暂时关闭?为什么政府单位会持续出现舞弊、浪费的行径?有太多问号。

所以,若没有改变的意愿,成立再多的皇委会也无济于事。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