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古城】赖碧清·马六甲河,什么最吸引人?

2017-10-10 07:39

【漫步古城】赖碧清·马六甲河,什么最吸引人?

我每次带大人小孩去河边导览,或是稍有注意到外国游客的眼光就会发现,最吸引大家目光和争相观赏的,是河里的四脚蛇。
游客船在马六甲河上最大的卖点是什么?是这些壁画吗?

我每次带大人小孩去河边导览,或是稍有注意到外国游客的眼光就会发现,最吸引大家目光和争相观赏的,是河里的四脚蛇。

广告

不论四脚蛇是在何处、以怎样的姿态出现。也许是在河里游泳,也可能懒洋洋躺在岸边的烂泥里晒太阳,或在岸边缓缓爬行觅食。现在呢,多数在大沟、小沟里不小心的被看见,四脚蛇惊慌逃窜,看见的人也备受惊吓。

有一位很爱马六甲、长期住在马六甲的日本人,在马六甲河还没有建起洋灰堤前就曾说过:“四脚蛇很吸引人,可以作马六甲的吉祥动物!”我只好告诉他,鼠鹿才是我们的“开朝吉祥物”,在教科书里是马六甲开国的原因,有个重要的象征故事。现在有几只跛脚的白色鼠鹿立在大钟楼前面的交通圈。

小朋友常常会问:这些白色的鼠鹿是脱色吗?它是有病吗?为什么和动物园里看见的鼠鹿不一样?那是褐色的。于是我便要教他们,白色代表什么……四脚蛇是大蜥蜴的一种,叫做Monitor Lizard,常在马六甲河见到,根据我的目测,头尾大约5尺左右。褐色的身上有浅色斑点,前肢短小,后肢和尾巴强壮,在河里巡游时,会把小小的前肢摆在身旁,只用后肢拨水,摆动尾巴左右方向。有时在河里看见它游水的姿势,煞是好看。以前听人说过,四脚蛇有清血的药用,而且长在山上森林里的四脚蛇比河里的好吃,不会有泥臭味。可见以前的人是当野味抓来吃的。

以前的河上游客船,有位资深船上导游会给河边看见的四脚蛇取名字,例如罗密欧与茱丽叶正在做什么……好像边游河边听故事和看故事一样,趣味十足。自从河岸洋灰化之后,这些都不再有了。

游客到马六甲河边,被什么吸引住而无法移开视线?
马六甲河口第一座陈金声桥,是如今中年以上市民的“童年跳板”。
马六甲河边的壁画:仙特拉车站建筑也画上墙壁了。

回不去的快乐!

在2000年前后几年,河岸开始洋灰化。我曾经在河边走来走去,希望趁马六甲河变貌之前尽量记录。除了当时很常见的四脚蛇,当我蹲在河边往烂泥里仔细张望时,会发现烂泥里有很多忙碌的小生命,例如一只钳子大一只钳子小的招潮蟹、圆瞪瞪突起眼睛的跳跳鱼(弹涂鱼,Mudskipper)。跳跳鱼多呈圆柱形,头圆尾尖,突出的是背鳍和鳃鳍,身子泥褐色,大约长15厘米,身上有闪亮的小斑点,有时在泥上爬行,有时快速的钻进泥洞里。那时我听河边的渔民讲过,他们以前用来煮粥吃,肉质鲜美,后来就没吃了。听说有些地方把跳跳鱼当作上等海鲜来看待。

广告

还有人们称它为“大便鱼”的泥鳅,因为以前沿河的建筑都会把厕所建在河上,上面的人在上厕所时,可以“欣赏”到自己的排泄物掉进水里被这些鱼争食的画面。这类厕所在美化河堤工程时也一并去除了。

在洋灰河堤出现之前,两岸有很多红树林,每日有两次潮汐起落。较上游的河水最低落时,有些地方是可以站在河中间的。河水高涨时,则是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候──衣服一脱就往河里跳。那时长年没有挖河清理河道,河水很混浊。孩子们告诉我,游了河水后身体黏黏痒痒的,回家还会被父母责打。可是下一次涨潮,他们又高高兴兴的来了。

四脚蛇在马六甲河游水的英姿。在爬不进被封锁的岸边洞口后,它们时常困在住宅的沟里。

有些大约于1970年代前后还是轻壮年的人,在老街区一带居住和活动,他们最快乐的回忆是在大钟楼前的陈金声桥上“跳河”。他们说,那时的马六甲河水还是蓝色,可以看到下面的。那里是接近河口码头的地方,那时还有驳船、渔船在河上来来往往,但好像不曾发生船只撞到这些“跳河”嬉水的人。

其中有人说能不能再办活动重现这些快乐?

广告

这些属于在地人的快乐和小动物的生命力,都已不再。现在有的是游客偶来的默默的游船,河边居民逢雨淹水的恶梦,相隔40年后伴随着洋灰河堤再现。人们有时会苦中作乐地说:马六甲果然成了“东方威尼斯”。

现在人们不再看这些大自然赐予的生命和乐趣,游河走过时,人们看到很多开始破落的壁画,各种主题都有,更有一些政府建筑物和设施画在老屋身上。走过许多地方的游客,就会觉得这样的人工做法是难以了解的──要看这些就去现场看吧,不然回家看电视更精彩,网络也有很多图文并茂!他们不明白,壁画虽是古老的手法,却是马来西亚大为流行的旅游产品。就这样吧,我们继续快乐的壁画。 

马六甲河岸洋灰堤建前,跳跳鱼和招潮蟹热闹地生活在烂泥里。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