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钦亮·宗教要信仰不要疯狂

2017-10-01 14:42

郑钦亮·宗教要信仰不要疯狂

执政联盟里穆斯林居多,他们都知道国家在维护伊斯兰价值的情况下也必须开明走向现代,才能应对全球化的竞争,可是当保守派或激进派穆斯林非政府组织打着伊斯兰的旗帜进行较偏激的行为或发表偏激言论时,他们多是保持沉默甚至任由二、三线领袖去随鸡起舞,这让非穆斯林情何以堪?

这些日子柔佛州和玻璃市州两间“清真”自助洗衣店触动大马人的神经线,国内关注这事件的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各有各说,基于它并非触犯条例,而是在我们这个多元文化国家的一盘生意行为产生了“概念”冲突,因而在大马社会卷起千堆雪。

广告

一些人说,这哪是什么大事,他们开店不做我们的生意,我们就去别家好了,看他们能撑到什么时候关闭;也有些人说,最笨的人才会开店选顾客,除非你是派钱的店;更多人骂的是,再这么“清真”下去,会不会接下来公交、餐饮店、商城或医院等等都来这一套,那么马来西亚还是马来西亚吗?

很难想像,如果公交也来这招,路上会增加多少万辆大小车子,火车要加长几格车厢,医院岂非要增加清真医生和护士?

可见柔州苏丹陛下在适当的时候谕示清真洗衣店去除店内只限穆斯林告示,是有起着关键的制止作用,要不然一些人凡事都来依样画葫芦,待各式各样的清真商店林立之时,想再管制就更加麻烦了。

几乎是同期上演的清真议题还包括啤酒节和吉兰丹州男子裤脚不过膝被惩罚事件,一时之间,像是有某股巨大的力量在大马社会“运筹帷幄”,意图燃烧民众的宗教与种族情绪,终极目的就是要狠狠撕裂我国的种族与宗教和谐局面,如果你真的生气了,如果对方也真的生气了,你说是谁赢了?

不过像吉隆坡蕉赖皇冠城居民协会因啤酒节事件,取消了往年皆邀请当地伊斯兰党国州议员出席中秋晚会的惯例,姑且不论他们的政治立场,我个人认为这种表态是正确的,退一百步说,我们的中秋晚会上多少会有几杯酒吧,你们连别人的庆祝酒会都觉得侵犯你们了,又怎么可以出现在有酒味的宴会?邀请你们岂不是冒犯了?

种族和宗教的课题就是超麻烦,那是全世界都同样面对的辣手问题,还没有药医,只有用智慧来避。它麻烦的最大原因,在于一些人对宗教疯狂,而不是对信仰的真正认知和启迪。

广告

在我国,宗教问题尤其是关于伊斯兰的课题,更是错综复杂。执政联盟里穆斯林居多,他们都知道国家在维护伊斯兰价值的情况下也必须开明走向现代,才能应对全球化的竞争,可是当保守派或激进派穆斯林非政府组织打着伊斯兰的旗帜进行较偏激的行为或发表偏激言论时,他们多是保持沉默甚至任由二、三线领袖去随鸡起舞,这让非穆斯林情何以堪?

要避免国内的种族和宗教矛盾加剧,不让民众时不时被种族和宗教课题干扰情绪,执政联盟的穆斯林领导真要学好抚民知识,就算无法改变宗教狂热分子的行为,至少也要学得像陛下那样,在对的时候指出谁在做不对的事。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