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德来·回到和谐的那些年

2017-10-02 13:18

廖德来·回到和谐的那些年

和两位身在和平与和谐阵线的先锋谈话,我能感受他们热切盼望从政者放下种族和宗教课题的政治筹码,使宗教与种族恢复过往的宁静与和谐,但我观察该晚宴的现场嘉宾,已有三大种族、原住民、中东人等人士,即使该会以基督教的仪式进行祷告,大家都没有离席,也会入乡随俗给予尊重,起码我从这场晚宴,看见他们的努力,以及宗教与种族和谐的雏形。

1957年,我国独立日,也是我爸妈还未出生的年份,而我从许多博物馆的旧照片和先贤长辈们的叙述,得知那是个不分彼此身份、宗教、血缘且互相尊重的和谐年代。

广告

当时的华巫印三大族群可以同桌在售有云吞面和啤酒的华人茶餐室,彼此谈笑风生,现在的餐馆若重现当时这般情景,早已成为各媒体的主打新闻。

而独立初期担任我国首任首相的东姑阿都拉曼,也毫不忌惮地在佛寺的大雄宝殿与僧人合影,现在则因有心人曲解宗教教义,以宗教敏感之名,迫使从政者碍于政治氛围与选票考量而避重就轻,令人感叹一切的美好只能在黑白岁月中回忆。

近来的啤酒节禁办、清真洗衣店和运动裤长短不符伊斯兰教义等一连串事件,令许多人对我国的多元文化日趋单元感到担忧与焦虑。对此疑问,我在马来西亚基督徒和平和谐促进会感恩晚宴上,询问前主席黄锦光牧师的意见,他的一句“我国各族缺乏了解,加上社交媒体散播仇视文化,是目前宗教与种族和谐与和平进程最大的挑战”,令人深感认同。

他认为,要解决种族与宗教的鸿沟,有许多人会趋向选择举办宗教与种族对话会或研讨会,但这些活动多数缺乏行动力,自然就没有产生改变的影响力,但这不代表不需举办对话会,它仍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力。而比较有效的方式,是承办多元宗教与文化的社会区域性活动,邀请人们相聚并针对现有的议题和误会进行沟通与解说,释下彼此的疑虑。

对于误解,开明的全球团结网联主席沙奇礼形容它为火势,若现在不给予控制,以后势必将一发不可收拾。对于清真洗衣店,他的看法是若从商业出名的角度,这两间店的策略是成功了,但其代价却使国人间的隔阂日深,宗教教义误解更纠结,因为伊斯兰教义并没有如此狭隘。

有鉴于宗教日趋敏感与封闭,他与同仁成立了全球团结网联,积极与国内的开明团体与分子合作,举办更多和平与和谐的活动,希望藉此把正确且开明的伊斯兰教义与价值观普及化,让人们了解伊斯兰的“圣战”不是因自杀式牺牲而获上天眷顾,而是征服内心里的欲望,如同佛教的苦集灭道。

广告

和两位身在和平与和谐阵线的先锋谈话,我能感受他们热切盼望从政者放下种族和宗教课题的政治筹码,使宗教与种族恢复过往的宁静与和谐,但我观察该晚宴的现场嘉宾,已有三大种族、原住民、中东人等人士,即使该会以基督教的仪式进行祷告,大家都没有离席,也会入乡随俗给予尊重,起码我从这场晚宴,看见他们的努力,以及宗教与种族和谐的雏形。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