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艳】李天葆·繁花,开了一个时代

2017-10-10 17:38

【非常艳】李天葆·繁花,开了一个时代

除却那小丁皓事件、电懋陆运涛未坠机前,香岛国泰公司里,说到底仍然银灯掠过处,香风翩然,丽人一个个亮相,有名有姓,艳影花光,可谓一时之盛。
尤敏在电懋稳坐玉女影后宝座,优雅有节制的风格驾凌一切。

除却那小丁皓事件、电懋陆运涛未坠机前,香岛国泰公司里,说到底仍然银灯掠过处,香风翩然,丽人一个个亮相,有名有姓,艳影花光,可谓一时之盛。上世纪50年代末大半的美丽星星,甘愿亲临此瑶台仙境,俯瞰红尘,一尝俗世繁华锦绣之味。北边新政权气象有别,提倡的是人民朴素之风,蓬莱偏安岛屿百般防范,不及英国人殖民地,粤人集聚,竟因缘际会,华语电影刹时而生,南朝金粉北地胭脂,群芳荟萃,是偶然传奇,还是短暂神话,且没定论。时代烟尘沉埋,我们再想还原,只怕难免蒙上一层玫瑰红牡丹紫的虹影,不真实,可也是某种真实,如同水色里隐隐晃悠的倒影,是幻相吗?再也弄不清了。据说当时电懋片子流露稀有的摩登气息,小布尔乔亚,西化的中产家庭,宛如欧美杂志上华美的复印样板。例如葛兰,从泰山公司过来,抹去了泰山七姐妹的影子……她演过类似桃花江乡村姑娘的角色,留下插曲“……手拿着金凤凰……”定情信物,对方还是罗维呢。古装歌唱片的丫环皇后秋香,唐伯虎居然是比葛兰更妖艳更具风情的刘琦反串,自是一种噱头了。记得是90年代诗人假牙赠送的小书,怀旧倒叙时代曲,说起葛兰,1955年台湾劳军,大唱意大利原文的曼波之歌,轰动三军,电懋随即开拍《曼波女郎》。可是不知为何,我倒念念不属电懋的《千面女郎》——她虽是书院女出身,课余的欢乐歌舞值得恣意发挥,但内心深处渴望演出,尽情的一身演多角,不就是她投身娱乐事业的梦想么?于是不管剧情多庸俗,千面女郎的身份设定,才是葛兰的心声。她不会是魅媚圈子的尤物,却绝对是演艺界的资优生,要强的夺取高分。开首的多类型歌舞就是她的拿手好戏,回忆部份的名伶花艳红,理应也是葛兰梦寐以求的,仿佛不必正名,便预先演了接近秋海棠或者一代妖姬的戏码,过把瘾了;反而后来的《啼笑因缘》,葛兰无心恋战,可能前面已然演过,形同例行公事,味如嚼蜡。

广告
葛兰乐于当娱乐资优生,表演千面女郎。
葛兰乐于当娱乐资优生,表演千面女郎。

尤敏没来电懋前,充其量是演了不少作品的女星。好比摸不着路数,什么都尽量尝试,又像是过通关,一关关接下去,自己也没有底。踏进国泰,尤敏才正式玉女封号加身,灵魂归位,明星身份至始散发光芒。当年影后稀有得很,尤敏是幸运的。日本绅士极欣赏神情腼腆带三分羞涩节制的少女,一切美得安份,没有逾越,却有灰色朦胧的想像。完全是60年代东方美的体现。这已经不是艺能资优生所能徒手力逮的——珍贵到可遇不可求。同时期女星钟情,没有野心当玉女,但自有独门偏方的魅惑,似有若无的暗送秋波,静态无声的摆动美态,借助姚莉歌声,构成奇异的魔力,她进过邵氏,也来过电懋,和雷震演《新桃花江》,恐怕许多人早已忘记,反高潮的越来越淡。李湄是经历过一番的,沧桑的媚眼,看过世面,她演的角色前所未有的立体,歌的歌,舞的舞,小奸小坏,还是自食其力,爱海飘荡,都充满感染力,后期连侠女也轧一角。大牌如李丽华,夹带名声莅临电懋,也没少过施展法力,她与丁皓演《天作之合》,被宣传为一对可人儿,当然李丽华元宝领柳眉凤眼的女神装扮,绝非黄毛丫头所能及的,她与尤敏双头牌的梁祝,玉女玉婆微妙的合作,比葛兰刘琦的看头大很多。林黛在邵氏开戏,也在电懋拍片,两边逢源,而不是“左右”,左派永远太敏感。她稳坐都市情爱女王,不是邵氏旧作里陈旧的通俗剧可比。林黛随心所欲,在自助餐的盘碗杯碟里,三心两意的选择男人,收集类型,也旨在游戏人间——她猝然撒手,官方杂志《国际电影》大幅报道,纪念专题不止刊过一次。南洋金主的电影公司,隐然提供一个银灯下的光影世界,众丽人各适其适,花神玉女仙姬烈女鱼贯而出,繁花开了,瞬间就是一个时代。

钟情不自觉的妩媚,顿生奇异的魔力。
李丽华历久不衰,艳丽如昔。
林黛在电懋的作品,其实是情爱女王。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