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袖强:马来西亚油棕不会对人猿造成威胁

2017-10-11 00:01

马袖强:马来西亚油棕不会对人猿造成威胁

作为一个较为年轻的国家,马来西亚取得了巨大的社会经济发展,对消除过去的历史不平等很重要。这也意味着土地被用于发展,包括种植油棕、橡胶和其他原产品。发展的潮流影响了动植物的栖息地,包括老虎和人猿。我们不否认这一点,这是我们必须接受和承认的事实,因此必须着手计划和执行补救措施。

你最近有否看过国徽?其中一个特征是一对老虎支撑着盾牌,像征着力量和勇敢。那你又有看过1998年吉隆坡第16届共运会的人猿吉祥物——WIRA吗?

马来亚虎和婆罗洲人猿是马来西亚半岛、沙巴和砂拉越所发现的306种野生哺乳动物中的一种。马来西亚共有超过742种鸟类、567种爬行动物、242种两栖动物、超过449种淡水鱼和预计15万种无脊椎动物,是一个真正拥有多样性动物的国家。除此之外,马来西亚也拥有丰富多样的植物群,保守估计约有1万5000种开花植物,以及超过1100种蕨类植物,毫无疑问地,马来西亚是世界上17个拥有多样生物的国家之一。

广告

平衡发展与保护

作为一个较为年轻的国家,马来西亚取得了巨大的社会经济发展,对消除过去的历史不平等很重要。这也意味着土地被用于发展,包括种植油棕、橡胶和其他原产品。发展的潮流影响了动植物的栖息地,包括老虎和人猿。我们不否认这一点,这是我们必须接受和承认的事实,因此必须着手计划和执行补救措施。

根据大马半岛野生动物保护及国家公园局于2003年的最新估计,半岛大约还剩下500只成年老虎。法国非政府组织HUTAN于2011年估计,沙巴大约还剩下一万只人猿,其中大约785只人猿在京那巴当岸河下游出没。这两种动物都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严重濒危动物。

我们的策略在第11大马计划有着明确的概述,即为现在和未来的后代保护自然资源,并加强抵抗气候变化和自然灾害,这些都是重点领域。

我们至今为止的行动与我们的目的相符。 2015年的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COP21),在195个国家签署协议,以及148个批准的国家中,马来西亚是其中一个,致力于在2030年,国内生产总值的每个单位降低45%的温室气体排放。截至2015年,我们已减少了33%。此外,尽管我们的发展蓬勃,但经由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的验证,马来西亚的森林覆盖率为55.5%,比起其他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我们依然毫不逊色。

大马致力保护自然资源

广告

我国政府意识到保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的价值,已致力于采取多项保护措施。

在大马半岛,2011年推介的中央森林脊柱计划(Central Forest Spine)旨在通过保护和恢复蒂蒂旺沙山脉——滨当山脉——那卡湾山脉、国家公园——东部山脉、彭亨东南方——Chini和Bera湿地,以及兴楼云冰国家公园——居銮野生动物保护区,这四大森林综合体的20个主要和17个次要的生态联系,提高环境敏感区域的骨干完整性。

这些占地面积大约530万公顷,是大马半岛陆地总面积的40%以上,以及超过91%的森林面积。此外,在国家老虎保育行动计划下,有3个地点被鉴定为保护老虎的优先领域,即柏隆与天猛莪森林保护区、国家公园和兴楼云冰国家公园。

中央森林脊柱计划共耗资2亿5700万美金,预计15年内完成,横跨第10、11和12大马计划,并吸引了国际和国内的发展伙伴与非政府组织的技术和财政支持。在这之前的成就包括了公报横跨1万5000公顷的肯逸湖野生动物走廊,以及覆盖2万公顷的Amanjaya森林保护区。

广告

在南中国海,汶莱、印尼和马来西亚政府于2008年共同推出一项自愿跨境合作——婆罗洲之心(HoB),目的是保护和管理在这3个国家边界相互连接约20万平方公里的热带雨林。沙巴和砂拉越州政府分别鉴定了389万公顷和210万公顷的土地面积为婆罗洲之心,抑或大约6万平方公里,是新加坡土地面积的83倍。

原产业必须做得更多

大马油棕理事会与沙巴野生动物局于2006年,联合推出大马油棕保护野生动物基金(MPOWCF),最初的资金是来自政府和油棕业的2000万令吉。这些资金用于野生动物、生物多样性和保护环境的项目和研究执行,并将油棕业的整体影响纳入这些参数内。

其中一些进行的项目包括在2010年建立一个野生动物救援队,该部队已进行超过100个救援或位置转移行动,以及在2013年成立婆罗洲大像保护中心,负责大象救援、治疗和作为流离失所野生大象的保护区。同时,2012年也为婆罗洲人猿、婆罗洲大象和苏门答腊犀牛推出了3种详细的保护指南行动计划。

即使如此,原产业的公共和私人领域,尤其是油棕、橡胶和木材业,必须承认我们还需做得更多。我部门旗下的机构已与天然资源及环境部的机构合作,通过国家土地理事会和中央森林脊柱计划执行技术委员会,使中央森林脊柱计划成功进行。

或许我们现在是时候加强合作,如在中央森林脊柱计划中解决土地转换问题,抑或如果已有种植原产品,就想办法恢复该土地。同时,我们也必须通过提高意识、培训和执法,在与中央森林脊柱计划邻近的种植园,加强人类-动物的冲突管理。

在需要进一步联合的同时,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IIED)在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解决保护区外的森林未来潜在损失,以及重建邻近的森林走廊是非常重要的,以阻止在京那巴当岸河下游的人猿数量进一步下降。我的部门将与油棕业和沙巴当局合作,为这个艰巨的挑战找到具体的解决方案。

如果无法克服该挑战,将会对我们的原产品全球验收带来更大的压力。这些都可在最近欧盟和澳洲的不用油棕标签举措看出,他们指油棕据说将会破坏森林,并对环境造成不利的影响,但我认为这是非常不准确的。我们采取的步骤是,在确保持续性的社会经济发展获得高度重视的同时,也保护我们的自然环境。

更重要的是,我们有神圣的职责,确保自豪出现在我们国徽上的双虎和仍然在婆罗洲森林生活的人猿,不会从我们所爱的马来西亚国土消失。在所有利益相关者的支持下,我们将实现 这个目标。


拿督斯里马袖强是我国种植与原产业部长。
此文是他以社论方式与全马人民,分享本身对原产品的看法、期望与愿景。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