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仔巷霍霍磨刀声不停歇.磨刀匠老手艺觅传人

2017-10-11 12:49

鬼仔巷霍霍磨刀声不停歇.磨刀匠老手艺觅传人

53岁和75岁的李国忠和温理光,两名磨刀师傅仍然在用自己数十年的磨刀技艺维生,汗流浃背地在磨刀房里工作。
除了解说,温理光也亲身示范磨刀。(图:星洲日报)

位于茨厂街附近的鬼仔巷,两间磨刀小店,每天早上至傍晚,不时发出霍霍的磨刀声。53岁和75岁的李国忠和温理光,两名磨刀师傅仍然在用自己数十年的磨刀技艺维生,汗流浃背地在磨刀房里工作。

广告

李国忠:坚持锻炼磨刀功夫

独自创业不简单,李国忠当初的路并不好走。刚开始投身这个行业的他,当学徒的时候因还未熟手,偶尔会把利器磨钝或者磨断,导致顾客不满意他的成品。因此,他被顾客投诉,甚至有些顾客瞧不起他。然而,他并没有因此而气馁,依然坚持锻炼自己的磨刀功夫,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磨出让顾客满意的水准。

他平淡而坚定地说,即便这项行业并不吃香,但他从没想过放弃。他说:“十多岁就开始接触磨刀行业,至今早已习惯这一行的工作,因此不曾有过转行或放弃的念头。”

40年刀石不替换

如今,他的顾客大部份都是印籍理发师,踏入他店铺的年轻人可说是寥寥无几。

李国忠所使用的刀石已有40年的历史,至今仍未见替换。

广告

李国忠不购买新刀石的原因,是因为他认为现在的刀石质量远远比不上旧时代的。

“别说刀石,现在很多东西都不耐用!”

磨刀的收费是根据利器本身的厚度,而磨刀的耗时则是根据利器的质量,质量越好,完成的时间便越短。

“一个人有兴趣我才能教得好。”虽然李国忠没有学徒,但是他不会强迫年轻人从事这行业,有兴趣的人自然而然会来虚心学习。即便这行业较为冷门,但他认为磨刀的技术自有后代继续传承,不会就此灭绝。

广告
温理光用他饱经风霜的手,细心、熟练地磨刀,毫不惧怕那迸射出来的火花。(图:星洲日报)

温理光:磨刀是门艺术

另一名师傅温理光,在徒有四面墙的闷热小房里,熟练地磨着剪刀。转眼间,他磨利器的功夫已有一甲子的根底。温理光把这手技术称之为“艺术”。

温理光十三四岁时,在怡保向一名来自香港的磨刀师傅学习这门手艺。当时年少懵懂的他没有多想,便开始了他与磨刀手艺的故事。学习了大约20多年后,温理光便到吉隆坡自立门户。所幸的是,他的师傅介绍了很多顾客给他,让他的生意得以持续至今。

时代的变迁导致磨刀店铺一间接一间地倒闭,如今在吉隆坡要找磨刀店犹如大海捞针。由于这行业的发展性不高,也越来越少人想要继承。尽管如此,温理光还是坚持了60年,不曾有改行的念头。

“我40多岁时,一天就能赚取好几百令吉。当时我国的币值还是蛮高的呢!”他抚今怀昔地讲述当年辉煌的时刻,眼神似乎亮了起来。

有人肯学就会教

如今,顾客逐渐减少,到访他店的不是熟客,便是附近的印籍理发师。年迈的师傅想收学徒承传这门手艺。有人曾口头上答应会继承他的行业,但是到最后都不了了之。

他表示:“只要有人肯学我就会教,我愿意把所有的工具和知识都传授给他。我只希望自己的工具能让有心人来接管,并好好地使用。”

在还没找到学徒前,温理光表示会尽他所能地坚持这行业。

刚磨完的剪刀温度颇高,需放置在陈旧的报纸上冷却。(图:星洲日报)

磨刀小锦囊

手定耐心磨出好利器

磨刀的口诀是:手要定,不能抖。手定才能磨出尖利平滑的高质素利器。

磨刀也有很多技巧,如磨刀要不时点水降温、需拿一块板挡在身前避免被火花灼伤。

此外,磨刀时也需多注意手指,因为手指是最容易受伤的部位。磨刀这门功夫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学会,需要每天不辞劳苦地磨练。他们强调说:磨利器最讲究的是永不言弃的精神,没有耐心就不会成功。

磨刀店内的机器,看得出来已是历史悠久。(图:星洲日报)
历尽百般“磨练”的刀石,最终成了一片片薄薄的形状。(图:星洲日报)
温理光曾经接受本报访问,剪报被珍藏于店中。(图:星洲日报)

负责人感言:默默守护磨刀技艺

两名磨刀师傅虽是不同磨刀店的老板,但彼此都在守护磨刀的技艺,默默等待后代接手。采访的当儿,不难发现他们回忆起当年盛况时的快乐,这与当下的情景可说是形成强烈对比。

资讯科技发达方便,刀钝了就买新一把呗。

光顾磨刀店的人自是越来越少,磨好的刀再锋利,也难以抵挡时代变迁的洪流。然而他们没有自怨自艾,坚持磨刀,已是他们人生的一部份。

学记特别到访,听听李国忠(右五)磨刀的故事。(图:星洲日报)
温理光(右)受访时,娓娓道出自己磨刀的心路历程。(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