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拿喉管救火到包扎伤口·EMRS救火也救护

2017-10-17 17:08

从拿喉管救火到包扎伤口·EMRS救火也救护

当你看到一名身穿制服的消拯员没有拿起喉管救火或攀爬云梯救人,而是拿起医药救援配备迅速熟练地为意外现场伤者包扎伤口及固定骨折肢体,别感到惊讶,他们是大马消拯局紧急医药援救服务(Emergency Medical Rescue Services,EMRS)特别部队,既是救火英雄,也是救护天使!
EMRS消拯车是消防队的救护车,原意为为现场受伤的队员提供救援,后来工作范围扩展至公众。(图:星洲日报)

当你看到一名身穿制服的消拯员没有拿起喉管救火或攀爬云梯救人,而是拿起医药救援配备迅速熟练地为意外现场伤者包扎伤口及固定骨折肢体,别感到惊讶,他们是大马消拯局紧急医药援救服务(Emergency Medical Rescue Services,EMRS)特别部队,既是救火英雄,也是救护天使!

广告

这个特别部队原意是为在现场受伤的消拯队友提供医护服务,后来工作范围扩展至公众,在医院救护车还未抵达时,对伤者展开初步救护工作。

在人手较充足的大型消拯局,EMRS队员专注于医药救援职责,但在较小型的消拯局,EMRS队员可说是全能,若现场有伤者需要施救,队员就是医护拯救人员,若没有,就变身回一般消拯员,参与灭火救人,集勇闯火海救火好汉及果断心细救伤人员两个南辕北辙的角色于一身。

消拯队每次出动,在呼啸而过的消拯车后方,常常可看到外形貌似救护车,却披上消拯队标志的EMRS消拯车紧紧跟随,形影不离,一同抵达现场施救。

随消拯车队出动
从旁辅助救护车

美露拉也消拯局的紧急医药援救服务特别部队于2016年7月成立,拥有一辆紧急医药援救服务消拯车及9名队员,每次该局接到紧急案件,EMRS消拯车必定会随队出动。

美露拉也消拯局局长莫哈末赞利表示,每次执行任务,EMRS消拯车上会有2至3名队员,若比救护车先到现场,就率先为轻伤者施援,如果有需要紧急将伤者送到医院,也可立即做到。

广告

至于重伤者,则会留待救护车队员处理,因为EMRS队员具备的是基础医药知识,重伤及内伤案件依然交由医务人员。

若救护车先在场,则会交给救护车主导,EMRS队员在有需要的情况下从旁辅助;赞利将救护车比喻为“爸爸”,EMRS比喻为“孩子”:若爸爸在场,就交给爸爸处理,孩子可在爸爸要求及指示下从旁给予协助。

EMRS也可单独出动,若医院有需要,比方救护车不足,可请EMRS消拯车协助载送病人到医院,扮演后援救护车的角色,不过同样的,仅能担负载送及基本医疗角色。

做心肺复苏术前,呼吸系统必须无异物,便携式抽吸机可将伤者口内的血液等物体抽吸出来。(图:星洲日报)

队员须先培训1周
再到医院实习120小时

广告

在成为EMRS队员之前,消拯员必须先到沙亚南接受为时一星期的培训,通过后,得到州内邻近政府医院实习120个小时,通过后,方有资格成为EMRS成员。

成为正式成员后也不可松懈,队员必须每个月到怡保中央医院上课,同时在消拯局内也会定期“温习”,巩固及加强所具备的医药知识。

目前美露拉也消拯局的EMRS特别部队尚处于向医院学习的阶段,希望在未来有队员能晋身为培训教员,直接为队员上课。

美露拉也消拯局EMRS特别部队主任法乌兹指出,要成为EMRS队员,除了自身要健康、具备急救知识,还得时刻保持警惕,因为在有的情况下,伤者看似无恙,但却可能会突然倒下,队员必须时时留意,第一时间施援。

他表示,队员执行职务时的一大挑战为时间,必须分秒必争将伤者救出,尽量保住每一个生命。

队员诺沙兹万举例,曾试过一宗车祸意外,两辆罗里相撞,后面的司机被紧紧夹住,脚骨折,血压低,面对很大的痛苦,队员必须在最短时间内以工具将他救出,再施以援救。

EMRS消拯车内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应对各种情况的救援器材整齐放好,方便队员在有限时间内以最快速度展开救人行动。(图:星洲日报)
车内可活动空间不大,加上队员必须分秒必争,动作迅速,因此在行动时往往忙得满头大汗。(图:星洲日报)

队员须先培训1周
再到医院实习120小时

在成为EMRS队员之前,消拯员必须先到沙亚南接受为时一星期的培训,通过后,得到州内邻近政府医院实习120个小时,通过后,方有资格成为EMRS成员。

成为正式成员后也不可松懈,队员必须每个月到怡保中央医院上课,同时在消拯局内也会定期“温习”,巩固及加强所具备的医药知识。

目前美露拉也消拯局的EMRS特别部队尚处于向医院学习的阶段,希望在未来有队员能晋身为培训教员,直接为队员上课。

美露拉也消拯局EMRS特别部队主任法乌兹指出,要成为EMRS队员,除了自身要健康、具备急救知识,还得时刻保持警惕,因为在有的情况下,伤者看似无恙,但却可能会突然倒下,队员必须时时留意,第一时间施援。

他表示,队员执行职务时的一大挑战为时间,必须分秒必争将伤者救出,尽量保住每一个生命。

队员诺沙兹万举例,曾试过一宗车祸意外,两辆罗里相撞,后面的司机被紧紧夹住,脚骨折,血压低,面对很大的痛苦,队员必须在最短时间内以工具将他救出,再施以援救。

做心肺复苏术前,呼吸系统必须无异物,便携式抽吸机可将伤者口内的血液等物体抽吸出来。(图:星洲日报)

EMRS消拯车五脏俱全
各种工具需专业知识才能使用

EMRS消拯车内五脏俱全,各种基本医药配备都有,其中唯独一样工具,是救护车内没有的:将交通工具切开及撬开的液压救援结合式工具。

这是消拯车液压救援工具的“便携版”,消拯车的液压救援工具采用汽油动力驱动,EMRS消拯车的则采用电池,每一次出队后及每个星期六都得为电池充电。

此外,车内还有便携式氧气机及抽吸机(Portable Suction Unit),前者可在伤者缺氧呼吸困难时给予协助,后者则在进行心肺复苏术前,将伤者嘴内的异物如血液抽出。

消拯车上还有可折叠式轮椅、急救箱、固定及解救装置(Kendrick Extrication Device)等等;各种工具都需要专业知识才会使用,包括担架都得有窍门才能从车上卸下。

车头部份的驾驶座位上,还配有与消拯局行动中心连接的对讲机,一旦需要援助可直接与行动中心对话。

队员每一天值班,都必须为所有设备检查一遍,确保派上用场时万无一失,事关救人,不可不谨慎。

诺沙兹万手上的液压救援结合式工具,是EMRS消拯车的特色之一,也是救护车上所没有的配备,能在交通意外现场将交通工具切开及撬开,救出伤者。(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