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乌鲁哥罗森林“浪漫”跋涉.看大王花、追蝶、考体力

2018-03-06 08:05

到乌鲁哥罗森林“浪漫”跋涉.看大王花、追蝶、考体力

这次的务边行程,我们赏花追蝶去啰!我们要看的花不是普通的花,而是世界最大的花──大王花(又称莱弗士花)。大王花属奇花异卉,生长在深山野岭,因此要探花少不了要在森林里跋涉,消耗体力免不了,可能还会惹上恶心的吸血虫,最后气血两伤。
这张图捕捉到大王花生、长、死的生命周期花样。(图:星洲日报)

这次的务边行程,我们赏花追蝶去啰!

广告

我们要看的花不是普通的花,而是世界最大的花──大王花(又称莱弗士花)。大王花属奇花异卉,生长在深山野岭,因此要探花少不了要在森林里跋涉,消耗体力免不了,可能还会惹上恶心的吸血虫,最后气血两伤。

不管怎样,这次同伴前所未有的多,当中还有来自钢骨水泥森林的文青,体力最不济的人应该不会又是我吧?面对水蛭上身惨叫的肯定不是我!

一行人登上小罗里,被送到乌鲁哥罗(Ulu Geroh)原住民村。一路上被迫做热身运动──蹲蹲站站、左闪右避,以免未到目的地就被拦路的树木枝叶“左右开弓”打到头昏脑胀。

在务边游人去哪里探险都是乘坐罗里,感觉有点像被“卖猪仔”,但大家都甘之若饴。(图:星洲日报)

山路难行
体力不济

扺达原住民村,急不及待向原住民向导打听,当得知务边的大王花生长地,有距离1个、3个及5个小时路程,而蒙天垂怜,这次开花的地方只需步行一个半小时,心里着实高兴,将向导临行那番话:不能走的留在这里”,当着是没有实际意义的“例牌”叮咛。

岂料走过所有靠河道的路段进入森林后,路程远比我之前去皇家柏隆森林找大王花更难行与遥远。一路上得小心地面上错综复杂树根杂草和石头,还有溪中的石头是否过于湿滑,最辛苦的是,翻了不知多大但非常陡峭的山。上山路也没走很久,我就像第一次登万里望升旗山那样腿软气短只想坐下不动!

广告
陡坡难走,体力不济者,尤其需要依赖绑在树与树之间的绳索借力或平衡身体。(图:星洲日报)
大王花生长在林深处,要看花不只要作森林徒步,还要涉水过溪。(图:星洲日报)

大家都“提防”水蛭

拖着千斤重的步伐缓步踉跄向前,本来首尾相接的人龙早断了两截,走在前面离我五步之遥的两个文青,忽然停下脚步,审视脚下。不用问,一定是发现了水蛭。只是在我国,没有水蛭的森林哪是森林?来途我就看了很多次,这些条状小虫“站”来,摆动向天的一端,似在侦察猎物。

真的走不动了,就着被前人踏出的“泥级”驻足喘气时,一马当先的原住民传来口讯:“还有2分钟就倒了!”我瞄了一眼手表,距离一个半小时还远呢!他这话敢情只是要激励大家,搞不好他的2分钟事实上是平常人的一小时。过了一会儿,另一个口讯又到:“只200步就到了”,我就是不信。

喝了几口水,跟其他留下来陪伴殿后者的My Gopeng Resort队友哈拉了几句,抬头一看,前面的人不知何时已跑得无影无踪。勉强发力,走五步停一步,出乎意料的竟上到山顶了。只是,前面那班人去了哪里啦?

广告

我们一路寻去,经过一个不像分岔路的羊肠分岔口,有人说要往右下走,有人说继续直走。我们选择直走,意外发现一朵烂黑和一朵半发黑的大王花!

我们在启程前已知道,要看的大王花花期只到今天,明天就会开始转黑。难道我们赶不及了?它不等我们了?亏度假村老板黄明耀还说,今天是我们的天!

大王花生长在林深处,要看花不只要作森林徒步,还要涉水过溪。(图:星洲日报)

原来大王花是有树身

正要泄气,身后的队友说走错了,要我们回头。取道刚才分岔路的右边往下走,才十来步就听见几个同伴向我们呼喊:“这里,这里,花在这里。”这群人正忙着轮流与大王花合照。

这大王花,跟我在皇家柏隆森林看到的不同,花朵稍小,花色比较暗沉,花瓣呈斑点样。最让我开心的是,终于见到了它苞菜般的花蕾,数量不多,有长在地上,有长在根部,也有长在树枝上。

这才知道,原来大王花是有树的,不是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然从地上冒出来!

一行人心满意足踏上来时路,虽有人还为着水蛭“造访光顾”后留下的血流忧郁着,但大家看来比来时轻松,会去留意路上的细节,有人竟看到着陆在草尖上的蒲公英毛绒绒种子、度假村的同伴一边走一边采摘芭菇菜,也有爱好莳花种草友人寻觅花材。

我太过高兴了,一路上摔了两跤,还好都摔在柔软的泥地上,不像有人过溪时摔进了溪里。只是两个多小时的路程,走得我两腿好几次想要抽筋。

这几个长在枝上的大王花花苞,样子像不像苞菜?(图:星洲日报)
镜头中还有人笑得出来,只因还未真正尝到上陡坡的滋味。(图:星洲日报)

回程半途
追翠叶红颈凤蝶

来到Ulu Geroh,另一不可缺的行程是追蝶!

我们不是怎么蝴蝶都追啦,只是追翠叶红颈凤蝶(Rajah Brooke's Birdwing)。不过,这寻蝶过程没有一点难度可言,因为就在看大王花的回程某段路上,拐一个弯就到了。

因走得慢,我们殿后者去到目的地,远远只看几只翠叶红颈凤蝶在水滩上吸水,其他已展翅飞开,敢情是被比我们早到的同伴惊走了。待我们走近,就连那些还在吸水的也跑了,它们虽不少都朝林子深处飞去,但也有一些在附近徘徊。这种蝴蝶翼长15至17厘米,黑色蝶翼上那道青绿色的鸟翼状图案非常吸睛。

有同伴奇怪,为何它们对那滩来路不明的水表现得那么“依恋”,也许那滩水有种特别的气味或味道吸引它们,后来仔细留意说明牌,才发现那滩是盐露头水,而许多动物昆虫都依靠盐露头补充所需矿物质。

不过,研究人员发现,只有雄蝶才聚集在盐露头,雌蝶不会有这种行为,而且雌蝶飞得也比雄蝶高,它们后翼上那道鸟翼图案旁多了白色条纹。

翠叶红颈凤蝶是我国特有的蝴蝶,你看其翅膀上的图案,像不像开展的鸟翅膀。(图:星洲日报)

度假村设备现代化

务边探险之旅,体力尚可者可作2天1夜游。如此消耗体力的行程,总要找舒服的地方歇脚留宿,何况这阵子多雨,我即使想住在建在瀑布旁的原住民民宿体验原住民的生活也不敢。

我们是在入黑后才抵达My Gopeng Resort,发现住原住民屋子和马来甘榜屋还不容易,你要双人的、4人、8人甚至20人的这里都有,因这儿有办团队建设活动。这些住屋全装有冷气、风扇,70%房间内附热水器的卫浴间。

以我的体验,树林环境气候本就较凉爽,尤其是下雨天,若打开窗子,那冷气机和风扇很可能派不上用场。别惊讶,这个满眼翠绿的度假村,真的可以打开窗子睡不怕蚊子来叮,只是雨天蛙声特别聒噪,但这不是乡下的特色吗?

My Gopeng Resort强调环保概念,这间客房是采用原住民以一种棕榈叶编制成的类似席子的材料作屋子的墙壁,不但有特色,而且保障屋子凉快。(图:星洲日报)

种有很多榴梿树

这家占地10英亩的度假村其中5英亩种了果树,包括很多榴梿树,遇到榴梿季节,游客可有口福了。其余地段散布着住屋、会议厅建筑、饭堂、排球场兼营地、障碍训练场、野战漆弹场的活动区打理得干净卫生、井井有条,花木扶疏,草坪修剪得好不整齐。我翌晨在鸟叫声中醒过来,打开大门,就被4个池塘周围如茵绿草给吸引,忍不住赤脚跑了几圈,不料惊动了在找吃的鸡群和一对鸭子,还有一只游过一个池塘的四脚蛇。

这里的饭堂不是普通的大,可以同时容纳200人,还有卡拉OK设备。饭堂一天供应早、午、晚与下午茶四餐,以马来餐食为主,我特喜欢它的椰浆饭、参峇辣椒酱和炸鸡,这里还可玩烧烤。

My Gopeng Resort绿意盎然,环境优美。(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