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久保诚人‧走向真正两大政党制的第一步

2017-11-08 10:59

上久保诚人‧走向真正两大政党制的第一步

在野党第一大党民进党代表前原诚司在选举前,事实上决定“解散”该党,率整个众议院议员候补和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为党首的“希望之党”合夥。但是,小池对民进党的候补进行了筛选,将一部份民进党左派人士“排除”党公认框架之外。结果无处可去的民进党左派人士成立了“立宪民主党”。小池和前原因致使在野党势力分裂,遭到强烈谴责。受此影响,希望之党虽然推出超过整个议席数一半的候补,实际上只获得50议席,还不及原有的57议席,遭遇惨败。

2017年10月22日,日本举行的众议院大选中,以现总理安倍晋三为首的自民党实现国政选举五连胜。自民党单独获得半数以上议席(465席中284议席),自民党和公明党的联合执政党,在众议院的议席为313议席,超过可对法案重新决议的3分之2(310议席),加上希望之党和维新之党赞同修改宪法的“修宪派”共计372议席,这样众参两院的“修宪派”议席数都超过可以启动修宪议程的3分之2议席。

广告

相反,在野党出现混乱,遭遇惨败。在野党第一大党民进党代表前原诚司在选举前,事实上决定“解散”该党,率整个众议院议员候补和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为党首的“希望之党”合夥。但是,小池对民进党的候补进行了筛选,将一部份民进党左派人士“排除”党公认框架之外。结果无处可去的民进党左派人士成立了“立宪民主党”。小池和前原因致使在野党势力分裂,遭到强烈谴责。受此影响,希望之党虽然推出超过整个议席数一半的候补,实际上只获得50议席,还不及原有的57议席,遭遇惨败。

相比之下,立宪民主党比预想受到支持,获得55议席,成为在野党第一大党。但是,加上共产党丶社民党等“护宪”“反安保体制”,左派整体才只有67议席。和选举前的114议席(民进党88丶共产党22丶社民党2)相比,可谓左派遭遇惨败。

虽然小池和前原被视作在野党遭遇惨败的“战犯”,我认为在长期来看,他们的行动具有巨大意义。国民对在民进党的不信任是因为,一个志不同道不合的政治家“鱼龙混杂”。尤其是,自2009起的三年中,民主党政权围绕宪法丶安全保障丶财政丶税收等基本政策出现党内分裂而瓦解。国民对他们的失望达到顶点,在2012年的大选上,民主党失去政权,之後的在野党逢大选必败。

因此,可以说,此次在野党不分裂的话可以推倒安倍政权的想法是错误的。如果在野党还赤裸裸地进行“鱼龙混杂”,绝不会得到国民的支持。相反,对於在野党来说,拂拭国民对“鱼龙混杂”状况的不信任感,是首当其冲的任务。此番小池和前原的行动,将在野党划分为“赞成改宪丶安保法制”的希望之党,“护宪丶俺对安保法制”的立宪民主党的两股势力。以宪法和安保这两个基本政策为基础实现“根据政策重新编制在野党”,对於在野党来说,是在恢复国民的信赖关系的基础上,夺取政权的第一步。

此外,小池和前原的行动还具有一个重大意义。那就是不把“安全保障政策作为论点”,这在欧美自由民主主义国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们要实现的就是这样的政治。例如,在英国就算在野党就国内政策激烈批判政府丶执政党,但政府执政党决定往国外派兵时,在演讲中会高度赞誉“首相的决定很伟大”。在欧美民主主义国家,在野党不会在有损国家利益的安全保障政策上挑起对立。政权交替,也会重视政策的连续性。日本在野党分裂的结果,“护宪丶反对安保法制”派在国会的议席数低於2成。这样,在国会上,对政府提案全盘否定,拒绝议论的势力急剧减少。而除了政府执政党外,希望之党丶维新之党属於“赞成修宪丶安保法制”一派。日本应对朝鲜核开发丶中国的海洋开发丶世界性恐怖主义的扩大等问题,实际上在国会进行议论的体制准备就绪。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