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气.胆怯

2017-11-14 16:33

元气.胆怯

每一次见到他,甚至听到他的消息,我都很努力地装着若无其事,更甚的是我曾经抽离自己……

10年了,很多人觉得我这10年来过得很好,但究竟好不好,只有我自己知道。10年前,我跟相识多年,相恋两年的好朋友分开了。那年,我失去一个好朋友和男朋友。

广告

接下来的两年,我几乎都对着人笑,背着人哭,常常不知道该怎么过生活。那两年,我感谢自己从小就特别倔强的性格,当身边人都对我投以关心的眼光时,骨子里好面子的性格让我撑住了。

撑过辛苦的两年,一切开始好转。看到他,我可以跟他闲话家常,我在职场上一步一步往上升,男朋友也交了几个,而且个个都是好条件的男人。然后,他结婚了,我携伴出席他的婚礼,跟着大家一起喊“饮胜”。

那个晚上,有人不经意提起我和他的当年,说当时的我一切以他为天,他们一直以为我们就会这样走下去。当我们分开的消息传开时,他们都担心我熬不下去。

当时,我心里很想给那些人狠狠的白眼,我身边坐着一个对我无微不至的男人,为何有人能白目到在我男友面前提起我和新郎的过去呢?

我笑笑耸耸肩,嚷着要他们别傻了,岁月能够冲淡一切,每个人都曾经以为自己很爱很爱过的呀。说完,我还转头跟当时的男友说,我只是现在很爱很爱你,以后可不保证。交过的几个男朋友,都无法让我真正投入,我随时能够离开他们。一桌人笑开了,只有我的心里被狠狠地刮了几刀。

每一次见到他,甚至听到他的消息,我都很努力地装着若无其事,更甚的是我曾经抽离自己,跟闺蜜说自己很开心,因为再见到他,再听到他也已经无所谓了。

广告

我知道自己是个假面人,但已经不知道要怎样厘清自己这么多年复杂的感情。

我跟他从好朋友开始,强忍对他的感情很多年,走了很多崎岖的路才成功成为他的女朋友,没想到短短两年,所有的美好都毁了。哭了两年,我知道再也不会有奇迹,我努力维持表面的平和,希望假装回到当初朋友的位置。

假装了这么多年,我以为自己一切已经安好,不稳定的情绪可能只是偶尔来袭。他出国工作两年,我想自己应该已经痊愈了。没想到,再见时却是出席他儿子的弥月礼。

那场弥月礼把我打回原形,我心底怨着我们有深厚的情谊,他怎么可以丝毫不了解我,为何能够对我如此残忍。

广告

在一个喝得烂醉的夜晚,忍不住摘下面具对着闺蜜吐露心声。闺蜜只是轻轻说一句,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他没必要负责你的人生,你早该放下。

清醒之后,懊恼无比的我好好检讨自己,知道自己执着的性格无法放下对他10多年来的爱慕,还有分手之后10年的不舍,但若再如此放任自己下去,即使情绪久久才发作一次,也会让我看不起自己。所以,我决定完全切割他,我把与他所有的联系都切断,甚至尽量不见跟他的共同好友,终于也过了一段比较像样的日子。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痊愈与否,但最近却发生一件很让我心惊胆跳的事。我在职场上遇到了一个人,这个人让我有心动的感觉,我越看他越觉得他有趣,越觉得他顺眼,很想跟他有进一步的联系。

我主动约了他几次,他都赴约了,我们也有共同话题。可惜的是,他的配合度很高,但主动性却是零。越见他,我越有患得患失的感觉,但他仍然没有采取任何主动。

我知道若对方无意,而我却还不打住,接下来的日子一定很痛苦。于是,我不再跟他联系,闺蜜一脸不明地问我为何不争取自己的幸福,既然他是这么多年来唯一让我心动的男人,为何不力争到底。

我怎么敢争取到底,从前的经历太刻骨铭心,我的生命里承受不起第二段如此刻骨铭心的感情。当心动感觉来袭时,我已经很震惊了,如果有一天幻化为爱恋,但最后却无法走向美好结局,我该怎么办。我宁可早早离场,在心里记住这一刻的心动就好。或许我不够勇敢,但至少我能保护自己不受伤。

你前进,我张开双手欢迎你;你不前进,我们从此别相见。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