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春萍:土地规划

2017-11-14 17:27

何春萍:土地规划

砂拉越土地那么大,但这些土地的主人是谁?

砂拉越土地那么大,但这些土地的主人是谁?

广告

有些土地人迹罕至、没有马路的山芭或森林,自古以来是原住民游走打猎、迁移种植或居住的地方,它没有像城市有一张地契,清楚指明哪些土地是在哪些人的名下。

笼统而言,这些土地也可以说属于政府的,不过政府又是如何使用这些土地?

这些还不属于私人、还未发出地契的土地,都有一个特点,它们位于偏远区,很多时候只是零散住着一些原住民。这些原住民教育水平不高,平时更没有使用网络或手机,过着差不多是与世隔绝的生活。也许一辈子,他们在自己的土地上过了一生,很少来到城市。

他们住在这样的山芭或森林几代了,有一天,突然有人上门开发这些山芭或森林,希望他们搬走,让出土地。这些原住民才惊觉他们住了很久的土地已有了新主人。大部分原住民无奈面对现实,接受对方提出的解决方案。

也有一些原住民不接受政府或财团提出的解决方案,他们要的是土地,不是迁移计划,也不是赔偿。他们不搬离他们的土地,选择把案件带上法庭,许多年过去了,大多数土地案件仍然悬而未决。

原住民说,他们要捍卫他们的土著习俗地,因为土地是他们生活的依靠。

广告

城市人很难想像,这些住在山芭或森林或郊区的原住民,如果没有了土地,他们很难维持生活,他们可能需要来到城市寻找生计,但经常沦为贫穷的低阶层人士,这还不如他们守着家乡的土地,虽然没有城市生活的多姿多彩,至少还可以过得无忧无虑。

原住民应该接受发展,走进城市生活?还是他们有选择,活在祖传的郊区、山芭或森林?这是见仁见智。更何况,城市不是唯一的选择,搞不好有些人期待过着田野乡村的慢生活。

逾千个达雅及少数民族前日在古晋河滨公园一带拉横幅情愿,希望州政府协助他们解决土著习俗地面对的课题。这些原住民已开始意识到,只有拥有土地,才能保障他们的生活。

然而,争取土地涉及许多土地法典、繁文缛节、各种文件和证据等,这远远超出原住民的能力范围。草根原住民不愿沉默,也不愿被牵着鼻子走,他们要站出来,捍卫他们的土著习俗地,他们要过他们要的生活。

广告

政府是如何规划州内的土地?这需要远见,更要惠及全民。但很多计划固然很动听及令人心动,但执行下来,又不是这么一回事。只能说土地需要规划专家,认真评估土地的功能,人民才能看到希望。

(星洲日报.砂拉越.评论.作者:何春萍)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