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热到欧美中产家庭.伊万卡 扎克伯格 贝佐斯让孩子学中文

2017-11-14 17:27

汉语热到欧美中产家庭.伊万卡 扎克伯格 贝佐斯让孩子学中文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访华时,带了6岁外孙女阿拉贝拉一段中文说唱视频,作为拜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见面礼”,视频中,扎着丸子头的阿拉贝拉,以流利地用汉语向“习爷爷”、“彭奶奶”问好以后,便唱起了《美丽的田野》,还背诵了三字经、唐诗,甚至声情并茂地演唱了一段中国儿歌《我的好妈妈》。
位于英国伦敦市区的韦德小学是欧洲首家中英双语小学,今年9月刚开学,半天英文、半天中文授课,以“浸入式”汉语教学特色引起英国媒体和家长广泛关注。图为学生在中文教室学写毛笔字。(图:新华社)

(中国.北京14日讯)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访华时,带了6岁外孙女阿拉贝拉一段中文说唱视频,作为拜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见面礼”,视频中,扎着丸子头的阿拉贝拉,以流利地用汉语向“习爷爷”、“彭奶奶”问好以后,便唱起了《美丽的田野》,还背诵了三字经、唐诗,甚至声情并茂地演唱了一段中国儿歌《我的好妈妈》。

广告

有关短片在网上暴红,学中文热再度成为话题。英国《独立报》网站日前刊登题为《亿万富翁和王室成员急切教孩子学普通话》的报道,披露美欧中产家庭甚至一些知名富豪比如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的大女儿、亚马逊创办人贝佐斯的4个孩子都在学中文。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从2006年起,美国对中文保姆的需求迅速增加,不少具有经济能力的家庭纷纷在孩子的中文学习上投入资金。纽约Lifestyle Resources职业介绍所工作人员罗什表示,曾接到不少电话,找“能说中文尤其是普通话的保姆”,家长们认为这样孩子可以“学一些中文”。

会中文保姆十分抢手

罗什还补充,会中文保姆十分抢手,年薪上能比其他保姆多拿到平均2万美元,还常常出现两个家庭争夺一个中文保姆的情况。

以中文为母语的人约有12亿,是世界上母语人数最多的语言,仅仅这个庞大的规模就意味着学习中文未来具有广阔的前景。而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文化在全球的传播力和影响力也与日俱增,来自中国浙江省、曾经当过阿拉贝拉中文老师的景涌泰就表示,孩子们“每星期好几次”来她所在的学校上中文课,不少“权势家庭”的孩子都报名学习中文。

据报,伊万卡家学中文的孩子不只阿拉贝拉一个,他们雇佣了一名说普通话的保姆帮忙将这门语言带入家中。据报,阿拉贝拉和弟弟约瑟夫都在1岁左右开始学习中文,伊万卡还曾经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了一张与小儿子西奥多在客厅玩印有五颜六色的汉字积木的照片,一度引起网民热议。

广告

亚马逊创办人贝佐斯和妻子麦肯齐育有4个孩子,麦肯齐在接受《时装》半月刊透露,他们尝试用很多不同主题来教育孩子,其中包括学普通话。

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几年前开始学普通话,并且取得了很大进步,他能用普通话进行30分钟的问答。他的妻子普丽西拉.陈能讲流利的粤语。

报道称,这对夫妇已为大女儿马克斯引入了普通话。扎克伯格曾在脸书网站上传了一段视频,视频中,他的人工智能助理正在教马克斯说普通话。

而除了美国,世界上其他国家也出现了学习中文的热潮。今年9月,英国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4岁的儿子乔治王子到托马斯学校巴特西分校入学时,就被发现普通话也在这位小王子的必修科目上。另外,西班牙小公主、比利时公主及荷兰公主,都在学中文。

广告

最受雇主欢迎年薪17万以上
懂中文毕业生在英抢手

英国就业形势日益严峻,但学中文的英国毕业生却越来越抢手。据英媒报道,中文已经超越法语、西语、德语,成为英国市场上最受雇主欢迎的外语之一。研究显示,学中文的毕业生平均年薪达3万1000英镑(约17万令吉)以上。”

文章指出,虽然中文专业在招聘市场上很吃香,但学起来也是非一般辛苦,中文专业学生的付出往往异于常人,往往都有满腹“心酸血泪史”。

2009年毕业于英国谢菲尔德大学中文系的杰克逊说:“我认识很多其他专业的朋友,他们前两年基本没什么压力。但是学中文真的没办法偷懒。你每天都需要花大把时间写汉字。”

学习强度太大
第一周掉眼泪

用单词来形容学中文系的课程,她认为那就是“压力山大”。“大一是最最艰难的,我身边大多数中文系同学都表示,由于学习强度太大,第一周都掉眼泪了!甚至有人曾经劝我重新考虑,要不要放弃。”

泰姆韦尔是剑桥大学中文系2012级毕业生,她表示,自己曾经每天至少要花8小时学中文,每天学20个汉字,而学期末有时一天的学习时间达18小时。

初到中国难用汉语交流

英国大学的中文专业一般为4年制,其中包括到中国学习一年。但即便在国内已经学习一两年中文之后,学生们通常还是很难用汉语与中国人交流。

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中文系的学生克莱门茨初到中国,就因此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你来到中国,以为自己的中文可以说的很好。但是当我到了中国以后,我什么也说不出来,我甚至不会点餐。起初的适应过程真的太难了。”

杰克逊也有过类似的体会:“记得刚到上海时,我们连100这个数字都说不出来,德士司机完全听不懂,我们不得不比手画脚。中文的发音是你从未听过的,你没有办法将其与英语、法语或者西班牙语相比较。你的嘴型和舌头的发音方式完全不同。”

尽管如此,他们都认为那些辛苦是值得的,付出最终都得到了回报,3人都凭借中文专业背景找到了各自心仪的工作。

学法语西语派不上用场

利伯蒂毕业后顺利进入英国国际发展部,外派在北京上班,两年之内,年薪就超过了3万英镑(约16万5000令吉)。她说:“当初的辛苦都是值得的,我发现身边学法语和西语的同学日后在职场上都难有用武之地。”

凭借出色的中文能力,克莱门茨毕业后也很快在一家向中国销售保健品的公司谋得职位,并在短短6个月内,就从普通的助理研究员被提拔为面向中国市场的线上业务主管。

汉娜毕业后选择到上海发展,在倬英企业管理咨询公司当了4年项目经理,后独立接项目,日薪高达500英镑(约2750令吉)。目前,她已返回英国著名化妆品公司the Body Shop业务拓展部任职。

半天学英文半天学中文
英首创欧洲中英双语小学

不久前,一个名为《两只老虎》的视频在脸书爆红,两名四五岁的外国小朋友,一边挥舞着印有中国地图的小扇子,一边声情并茂地演唱被重新填词的《两只老虎》:“你好你好,你好你好,去北京,去北京,一二三啊,三四五啊,再见北京,再见北京!”

这则“萌”味十足的视频展现了当下欧洲人对汉语的热爱,搭上这股“汉语热”,欧洲首家中英双语小学今年9月在英国伦敦肯辛顿区开课,来自英国、美国、俄罗斯、欧洲和南美洲的父母把孩子送来这里,期望将他们培育成双语人才。

韦德小学首批招收了15名3岁到4岁的学生,校方表示,家长们的共识是掌握中文很重要,中文不再只是兴趣班的课程,而是要系统掌握、熟练运用,以获得中文能力提升自身竞争力。

校方采用双语沉浸式教学法,半天英文、半天中文授课。在专门的中文教室里,基本看不到英文字母,墙上贴着汉字书法、汉语拼音,桌上有毛笔、折扇、中国结,书架上全是中文图书。

此外,所有教材都是中文和中式的,包括书本、玩具、黑板报;上课时听说读写、玩乐游戏也都用中文交流。来自中国的汉语教师,用汉语教学生们数数、认字、唱歌。课间休息和户外活动时,也有中文教师陪着孩子,用汉语和他们对话。校方也会安排包饺子、过中秋,学古诗等课程,帮助学生最自然地学习中文,同时了解中国文化。

该校还尝试融合中西两种教育体系的长处。出生于北京、在马来西亚和英国都有教书经历的卓老师,是韦德小学的中文教师。她说,英国小学没有统一教材,基础教育形式比较自由,偏重学生个性化发展,而韦德小学的中文教室,将采取中国基础教育模式,尽可能确保同一班级的所有学生学习进度相同。此外,学校还将在上海市数学教材基础上自编教材。
 

在中文教室里,老师不许说英语,部份教材源自中国,图为韦德小学的小学生在中文教室上课的情景。(图:新华社)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