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正山 · 追求“真” · 儿童是我的老师

2017-11-15 13:00

鍾正山 · 追求“真” · 儿童是我的老师

我的创作,一直都在追求“真、善、美”,“真”摆在第一位,本质的真,真正的真。能够触动我的,也是一个“真”字。
钟正山简介:享誉国际的艺术家和美术教育家,1935年出生于马六甲。早年就读于新加坡南洋艺术专科学院教育系,并考获美国旧金山大学公共行政管理系硕士学位。自1967年开始,先后创办了5所艺术学院,包括马来西亚艺术学院、马来西亚国际资讯艺术学院、云南大学国际现代设计艺术学院、内蒙古师范大学国际现代设计艺术学院和湖南株洲正山国际现代艺术设计学院,为我国和中国的现代艺术设计教育作出巨大的贡献,更是两国现代设计艺术教育的开创者,被誉为“大马现代艺术教育之父”、“大马现代水墨画之父”。(图:星洲日报)


问:您用了50年来办美术教育,培养的艺术人才已不计其数,即使到了今天,您依然孜孜不倦想在儿童美育上做出一些努力,如此永不言倦、从不松懈的精神让人由衷的佩服。对于小孩子的美学教育,您认为要如何让小朋友爱上或看懂水墨画?

答:欣赏艺术,心境要干净、清澈,不要有杂念。有的艺术哲理太深,小孩子不懂,老师也未必懂,但我们可以从小朋友看得懂的部分开始。

比如布袋和尚《大肚能容》,小朋友看了会发心一笑,觉得很可爱,大人可以和他解释大肚子有容量,能容天下难容之事,而做人要有容量;和小孩子解释画中小哲理,也是一种艺术教育。

小孩子学画,要让他们自然发展,想画什么就画什么,不需要特别教他们绘画的技法,要让他们觉得画画是一件好玩的东西。

我有一幅抽象的水墨画《大象无形》,当年画完的时候,孙女看了说:“公公越画越不像样了,不如我画的。”小孩子的童言童语,我觉得很有意思,就提上“大象无形”一词。源自《道德经》的“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老子的美学观念,推崇自然的,非人为的美。小孩子天真纯洁,他们看得懂抽像画,很多时候反而是大人迷失了,看不懂。
 

广告
钟正山的画作《大象无形》。(图:星洲日报)


我有个7岁的孙子喜欢画画,我都是任由他们自由发挥的。画得好的,我还会跟他买下来,以鼓励他继续画画。他画恐龙,画在云上走的脚车,十分天马行空。这些并非不可能,你看无人驾驶的飞机、汽车,今天的科技已经走到这样了,未来还有什么不可能?

80年代我在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担任客座教授,当时台湾有几位朋友发起成立国际中国现代画联盟,要掀起中国画改革运动,创立国际现代水墨画联盟。他们问我对水墨画有什么创新的想法,我便拿出我的水墨画《异度空间》(又称《深闺怨妇》),在一张纸上以超越时空、多元的方式,呈现一个少女走向怨妇的过程。

超越时空这件事,从古代中国文学就有了,比如我们常说的古语: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以现代科学的理论,爱因斯坦便曾经提出狭义相对论,速度超过光速,时间就会倒退的说法。因此,很多事情并非不可能。
 

鍾正山:小孩子有丰富的想像力,大人要教小孩子可以从有趣的画下手,和他们解释当中的道理。(图:星洲日报)


天马行空,小孩子比我们前卫

我的创作,一直都在追求“真、善、美”,“真”摆在第一位,本质的真,真正的真。能够触动我的,也是一个“真”字。

我的水墨画有一原住民系列,是以砂拉越原住民为启发。那时候我到砂拉越去写生,长屋很特别,原住民性情很真。我想喝水,他们说没有水,走到很远的地方给我们取水;我们的语言不通、比手划脚,他们却很好的招待我们。我喜欢他们的真诚和真性,这也是搞艺术的人所追求的真善美。

过去数十年我一直在中国办学,和各个官客打交道、应酬,红尘中混久了觉得很痛苦。大人都被污染了,我想要返璞归真。

小孩子是真正的真。他们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想画什么就画什么,十分真实。所以我常说,我的老师是儿童。我现在追求的,就是小孩子那种充满真性的画。

 

鍾正山美术馆内不同的展览室摆放了他的画作,以及他到世界各地搜集的艺术收藏品。(图:星洲日报)
鍾正山的画里充满了哲理,让人赏画的同时也能反思社会各种现象。(图:星洲日报)
鍾正山的画室,他就在这一块木板上完成他所有的画作,木板上留下水墨和颜料的痕迹。(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