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山中来》儿童剧 · 从鍾正山画里走出来的3个小孩

2017-11-15 13:00

《我从山中来》儿童剧 · 从鍾正山画里走出来的3个小孩

画是静态的,而戏剧是动态的,一静一动让赏画不再是大人的权利,小孩子对“美”也有独特见解和感受,可谓另一种跨域的美学鉴赏。这便是画家儿童剧系列的目的,同时透过戏剧把本土画家介绍给小朋友,无形中也是将艺术修养的种子埋在孩子的心里。
鍾正山说,小孩子天生充满想像力,他自叹比不上他们的天马行空,因此小孩子是他心中的老师。(图:星洲日报)


故事发生在一个小渔村里,一对兄妹在河岸发现一个不省人事的原住民女孩,原来她与妹妹为了躲避老虎而双双掉下河被冲散了。热心的两兄妹主动提出帮忙一起寻找女孩的妹妹,3位小孩便踏上了这趟奇妙的寻亲之旅。

这个故事里的老虎、原住民、渔村,还有那一段兄妹情,是编导刘谨慷从本地水墨画家鍾
正山的画得到的启发,写成了儿童戏剧《我从山中来》;刘谨慷第一次看见原住民系列《一家人》,还触动了他内心深处对于家人感念而流泪。

这是一部由红姐姐工作室制作,马来西亚水墨大家鍾正山与剧场导演刘谨慷联手打造的马来西亚画家儿童剧系列三。

红姐姐工作室于叶逢仪及叶健一父女档在2016年打造了马来西亚画家儿童剧系列的新篇章《窗边的小麻雀》,希望透过戏剧把本土画家介绍给小朋友。继《小蝌蚪找妈妈》之后,今年与水墨画家鍾正山合作,推出系列三《我从山中来》。
 

广告
《我从山中来》讲述一个发生在渔村的故事,故事背景就是鍾正山的水墨画《水上人家》。(图:星洲日报)
《我从山中来》儿童戏剧中也有老虎的身影,灵感取自于鍾正山的老虎系列之一《和平共存图》。(图:星洲日报)
鍾正山的水墨画《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也会在剧中出现。(图:星洲日报)



画是静态的,而戏剧是动态的,一静一动让赏画不再是大人的权利,小孩子对“美”也有独特见解和感受,可谓另一种跨域的美学鉴赏。这便是画家儿童剧系列的目的,同时透过戏剧把本土画家介绍给小朋友,无形中也是将艺术修养的种子埋在孩子的心里。

“画和剧场结合,让小孩子看到原来画可以这样呈现。这也是赏画的机会。小朋友去画廊可能会呆不住,因为天性使然,他们也不太愿意安静坐下来学画。叶健一就建议一动一静的结合,让画动起来,看画不一定进画廊。”红姐姐工作室创办人洪绣晴说,我们总是说国外出名的画家,如毕加索、梵高,实际上我们也有很好的画家,可以介绍给小朋友。

《我从山中来》故事里有画家的童年记忆,尤其“能忍自安”4个字。“当时住在大亚答屋里,和伯父一家住在一起,堂兄弟姐妹很多,小孩子十几个。小孩子在一起玩难免会吵架。”鍾正山回忆道,当时大人就会指着挂在老家正门的牌匾“能忍自安”,提醒他们要卑恭谦让,兄弟姐妹之间要手足情长。

 

《一家人》里的原住民走出鍾正山的画,成了活生生的剧场人物三个小孩。(图:星洲日报)
“能忍自安”是鍾正山小时候与兄弟姐妹、堂兄弟妹们争吵时的提醒,而这个四个字也成了《我从山中来》最重要的精神。(图:星洲日报)



此外,他到砂拉越原住民村去写生,大受原住民的真性所感动而画下的原住民系列,也成为剧里人的灵感来源。

这次的剧场班底好些毕业自马来西亚艺术学院,比如负责海报设计的吴旺庆毕业自广告设计系,导演刘谨慷毕业于该学院戏剧系。鍾正山更是马来西亚艺术学院的创办人,并担任了32年的院长,桃李满天下,艺术界包括洪绣晴亦尊称他为“鍾院长”。

鍾院长一生重视艺术教育,从1967年的马来西亚艺术学院,到中国云南、内蒙古、湖南的现代艺术学院,今天已经迈入82岁的他亦不曾松懈下来,计划着把美术馆扩建出去,建立美育中心给小朋友学画画。

他说,小孩子的“真”一直是他追求的特质,儿童剧更是充满童趣童真。因此这场儿童剧可说是意义深远。
 

红姐姐工作室的洪绣晴希望孩子们透过戏剧来认识本地画家,将艺术修养的种子埋在孩子心里。(图:星洲日报)
编导刘谨慷毕业于马来西亚艺术学院戏剧系,为TEA剧场创办人之一,他涉足影视编剧、舞台编导和美术指导。这次以鍾正山的画为灵感编写儿童剧《我从山中来》。(图:星洲日报)



《我从山中来》儿童剧
2017年11月17至19日,24至26日 @ 11AM、4PM、8PM
地点:声活小戏场(The Play Haus)@ 雪兰莪旧巴生路Pearl Shopping Gallery
电话:012-234 5449
脸书:Hongjiejie Work Station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