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毅恒不眷恋刹那光辉

2017-11-16 17:56

杨毅恒不眷恋刹那光辉

 大马导演杨毅恒(Edmund)甫於本月初扬威《第30届东京国际影展》,凭电影《阿奇洛》(AQERAT)荣获最佳导演奖,是大马首位在东京影展获奖的导演,亦是该影展30届以来,继香港导演严浩及中国已故导演吴天明之後,第3位获得此殊荣的华人导演。
杨毅恒自知擅拍文艺片,所以会忠于自己,按照自己的心意走下去,拍他想拍的东西;说他想说的故事。

 大马导演杨毅恒(Edmund)甫於本月初扬威《第30届东京国际影展》,凭电影《阿奇洛》(AQERAT)荣获最佳导演奖,是大马首位在东京影展获奖的导演,亦是该影展30届以来,继香港导演严浩及中国已故导演吴天明之後,第3位获得此殊荣的华人导演。杨毅恒因东京影展而受到世界瞩目,现时已接获多个国际影展的邀约,但不停向前看的他,直言不会眷恋於刹那光辉,“我追求更进步,所以我永远都说‘我的下一部作品才是最好的!’”

广告

由杨毅恒执导的写实电影《阿奇洛》,在《第30届东京国际影展》收获最佳导演奖及女主角刘倩妏拿下“最具潜力女演员奖”。杨毅恒当时在台上更激动得爆哭,他受访时自嘲:“那是汗水啦!泪水和汗水傻傻分不清楚,哈哈!”

享受拍电影过程

东京国际影展属於亚洲规模最大丶关注度最高的影展之一,2008至2013年曾经在东京早稻田大学念电影硕士学位的杨毅恒,对於日本有一分“回家”的情意结。3年前的旧作《榴槤忘返》亦有入围《第27届东京国际影展》,当时该片备受看好,夺奖呼声甚高,唯最後却空手而归。

杨毅恒说:“所以这次我真的抱平常心去参展,除了竞赛,最重要是和来自其他国家优秀及资深的电影人前辈交流丶观摩,真的没想那麽多,没料到竟然会得奖。”

杨毅恒坦言:“3年前我什麽都没有,所以才致使我有追求进步的决心。”他指,拍电影是享受过程,并非为拿奖而拍,他把自己的心态调整为“拿奖後不再去想那麽多,我还是会忠於自己丶按照自己的心意走下去,把每一部作品都当做是一个新的开始。”

反映贫户金钱欲念与道德冲击

广告

《阿奇洛》讲述近年罗兴亚人因种族课题在缅甸被迫害丶家园被毁丶命不保夕的故事,罗兴亚人想尽办法逃离缅甸,到邻近的国家寻求庇护,每一年,大约有两万名罗兴亚难民涌入大马国境,而《阿奇洛》正是发生在大马贫穷小镇底层人物金钱欲念和道德冲击的故事。

问杨毅恒为何会想到拍一个关於罗兴亚难民的故事?他说:“我向来都做属於比较个人想法的东西,之前也有留意外劳丶难民的课题,当时想拍一部在大马发生的事,所以整个故事是以马来西亚人的视角做为出发点。”

“阿奇洛”(AQERAT)是罗兴亚语,意指“以後的日子”,杨毅恒表示,每个人都向往比现况更好的地方,例如难民丶外劳都想着来亚洲丶东南亚国家;而亚洲人亦不断想移民到欧美国家,“以为逃离自己的家园,去到外面的世界就是天堂。”

若封闭自己难讲好故事

广告

女主角刘倩妏3年前拍过杨导的《榴槤忘返》,这次是两人再度合作,杨毅恒指,那麽巧刘倩妏去年刚好到台湾发展,那种“想逃出去”的心情正好用上了。

杨毅恒去年12月杪带着团队到吉兰丹取景,虽然碰上雨季,但他前後只用了12天便完成拍摄,“一开始会比较辛苦,但後来发现原来天气也会影响演员的心情,刚好就是须要那种阴郁的mood,而且电影中下雨的部分全是实景,比起人造雨加分了很多。”他非常感激吉兰丹当地村民的协助与配合,他们大多是自愿来帮忙,故他曾说过若电影在大马上映,他必定与吉兰丹人分享。

至於电影在马确实上映日期?杨毅恒淡笑不语,他指《阿奇洛》明年还会继续到海外世界各地参加影展,或许届时同样会以影展放映形式在大马上映也说不定。问他如何定位《阿奇洛》?他说:“我不会说它是商业片,我不想欺骗观众说它是适合一家大小进戏院看的那种温馨电影,不,它属於非主流电影。”

虽然过去不擅长拍商业片,但杨毅恒却是那种不管什麽类型电影都“照杀不误”的人,他周日才从东京返马,跟着就迫不及待进戏院看英雄片《雷神3》了,他说:“导演的工作就是讲故事,如果过於封闭自己而挑选电影来看,那怎样把故事讲得好呢?”


杨毅恒视早稻田大学教授安藤矿平(中)为第2个爸爸,每年父亲节他都会写上两句祝语,一句是给爸爸杨剑(杨立群);一句则是给安藤矿平,安藤教授也是本届东京国际影展的评审之一,当天台上宣布杨毅恒得奖时,看着自己教导出来的学生拿奖,他比任何人都激动。右为现任“香港动画业及文化协会”秘书长卢子英。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