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山路分一半不同单位管制.淡边一步跨森甲

2017-11-24 16:28

石山路分一半不同单位管制.淡边一步跨森甲

淡边,是森州南部的一个小镇,对于当地居民而言,淡边最大特色,就是一步一脚,横跨森甲两州!
淡边石山路两旁早年都是丛林,把左右分割为森州及马六甲,形成一个奇象。(图:星洲日报)

(亚罗牙也23日讯)淡边,是森州南部的一个小镇,对于当地居民而言,淡边最大特色,就是一步一脚,横跨森甲两州!

广告

野史记载,淡边其实是由一批海盗所发现,但这种说法无从考证,但可以肯定的是,曾经的淡边,可是林茂、利民济及马六甲之间的主要商贸中心,发展相当蓬勃。

后来,在经过当年的林茂酋长与马六甲英殖民地的谈判后,淡边最终脱离英国管辖,成为独立领土,并于1832年开始,由首任东姑勿刹昔沙班(Syed Shaaban)统治,直到1944年。

淡边林茂曾开战

值得一提是,淡边虽然是由林茂争取回来,可是,在1878年,林茂与淡边曾展开一段激烈的战争,导致死伤无数,后来,时任林茂酋长眼见始终无法攻陷淡边,才愿意撤退。

早期的淡边属于马六甲管辖,因此,淡边也曾经拥有过马六甲唯一的火车站。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淡边与马六甲市区都有铁道连络,可惜在战争时期,遭日军挪用建材以建造恶名昭彰的死亡铁路,今日这条支线铁路,虽然可见遗迹,唯战后迄今尚未恢复,也结束了古城短暂的37年火车历史。

广告

据了解,这段铁轨全长约34公里,于1904年6月9日动工,第一个火车头于1904年11月9日运抵马六甲,前后共拥有4个火车头,后来其中1个火车头卖给暹罗的媒矿,作为运输工具。

普镇6乡会以淡边命名

淡边自开埠以来只有一条大街,但森甲两州之间的居民的来往非常密切,许多商业及社交活动息息相关。

而且,虽然一条大街由两个不同市镇及单位管理,但是位于普罗士邦的6个乡会皆以淡边为首来命名,如淡边海南会馆、淡边客家公会、淡边嘉应同乡会、淡边桂高泷联谊会、淡边福建会馆,惟森甲河婆同乡会除外。

广告

联商杂货店2州正中央

两州的边界线刚好落在大街的正中央,由淡边石山路把大街分割成一半,各占半公里长,恰巧曾经的老招牌“联商杂货店”宝号,则是在正中央,形成一个奇象。

在上个年代,淡边市民都在市中心草场进行晨运或球类活动,随着时代的洪流冲击下,目前取而代之的是繁荣的淡边广场。

同样,当年唯一的淡边国泰戏院及普罗士邦宝珠戏院,曾经是当地居民消遣的地方,经常高朋满座,非常热闹,惟如今各别变成了购物及小贩中心。

何德任:普镇是免税区

居住了53年的何德任(87岁)说,当年的普罗士邦是免税区,货物都比淡边便宜,所以淡边人都喜欢前往普罗士邦购物,为此,当时的政府在淡边石山路地区设立关卡抽税。

“不过,到了1945年日本投降后,关卡也随之关闭。”

他指出,自从普罗士邦失去了免税便利后,淡边才开始发展起来,许多商业活动及屋业发展,也在淡边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

淡边海南会馆会长黎上赋指出,淡边火车站(Stesen Keretapi Tampin)在经过搬迁,如今命名为普罗士邦火车站(Stesen Keretapi Pulau Sebang),但还是有附上(Tampin)字眼,让外人能够分辨。

已重建后的普罗士邦火车站,新颖又美观。(图:星洲日报)
虽已改为Stesen Keretapi Pulau Sebang,但是其后还是加上(Tampin),因为淡边火车站的名称已经深入“民心”。(图:星洲日报)

 

70年代的国泰戏院是淡边及普罗士邦两地居民唯一消遣的地方,每逢好电影上映,总是会挤满了影迷。(图:星洲日报)
淡边广场前身是淡边市中心草场,每天都有民众带来晨运及进行各种球类运动。(图:星洲日报)
淡边也曾经拥有过马六甲唯一的火车站,惟在二战时期被日军破坏,结束了37年的火车服务历史。(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