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俊杰 · 不能妥协的底线

2017-11-25 10:49

许俊杰 · 不能妥协的底线

。毒品战打了这么多年,还是做得不够多不够快,全国有178所学校被列为“毒品高风险学校”,究竟有多少学生涉毒?一个都嫌太多,罪证确凿的毒贩,唯一的刑罚就是绞刑,这是不能妥协的底线。

你说,毒贩被捕时没有正在交易毒品,证据不足,不能判他死罪,免得冤枉了人。

广告

你说,毒贩是被陷害的、被教唆的、一时糊涂才会贩毒运毒,被捕后表现良好、有悔过心、愿意服刑、有教改潜能,因此不能判他死刑。

你说,毒贩只是一头毒驴,真正要对付的是贩毒集团首脑,而且好多毒驴都好傻好天真好可怜,判死刑好不人道哦。

你说,毒贩曾致力打击毒品,出钱出力还亲自捉人销毒,战功赫赫,他怎么可能涉毒?

所以就算证据确凿,也不可以判死刑,因为他功在社会。

这是2017年危险毒品修正法案的内容沙盘推演,我们的政府建议修改严峻的39(B)条文,赋予法官自由裁量权,根据特定情况来判决毒贩面临死刑,或者终身监禁,及至少15下鞭笞。

看好了,39(B)条文的死刑判决没有被废除,不符合上述情况的毒贩,只要拥有15克海洛因或40克可卡因,一旦证据确凿罪名成立,还是会被带到绞刑台吊死。修正的内容将能让法官在审理贩毒案,面对毒贩可能出现的4种特殊情况时,可以不必因受到法律限制,只能判他死刑。一旦修正案通过,“符合”上述4个情况的毒贩死罪虽免,但活罪难逃,法官仍可以判他吃上一辈子的牢饭,还有至少15下的鞭答,留他一条小命,让孔武有力的狱卒,用指头粗的藤条,朝他屁股“嗖嗖嗖”鞭笞最少15下,保证把他的屁股打得皮绽肉烂,坐卧不得。

广告

请问,哪个比较人道,比较能告诫吓阻百姓,终其一生绝不能涉毒?

在毒品问题开始泛滥的80年代,越来越多人因吸毒贩毒而犯罪,或肇下无可挽回的悲剧时,政府修改了毒品法令,将毒品泛滥的始作俑者─贩毒者处以极刑。公益广告模拟行刑过程、电视节目播放毒品如何摧毁个人与家庭剧集、媒体报道死囚忏悔的声音、执法单位肃毒不分日夜,反毒机构向毒品全面宣战,所有能用的劝世警世方式都用上了,结果因贩毒而问吊的、因吸毒而被关进监狱的人,还是逐年增加。

根据警方资料,2015年的吸毒者人数达2万6668人,翌年增加至3万零846人,截至今年8月,已知的吸毒者有1万3529人,还有很多很多对毒品跃跃欲试的学生、深陷冰毒性爱的白领与专业人士。如果没有死刑阻吓,吸毒者人数是不是该乘以倍数?我们要像菲律宾那样,让警员开枪射杀任何怀疑贩毒的百姓,还是像印尼政府领袖倡议般,让毒贩吃完自己贩卖的毒品,至到毒发身亡?我们不要像泰国、墨西哥黑帮那样,天天都有人因毒品而横尸街头,就是因为有强制性死刑,毒贩知道一旦失手被捕,等着他的是一条死路,任何以善意、怜悯、人道为他们奔走寻求开脱者,形同对受到毒品戕害,毁了性命与家庭者,及其家人的二度伤害。

固然,我们同情被栽赃者、因无知被利用者、被威逼利诱、在不知情下成为毒驴的可怜人,然死刑是有效控制与阻吓毒品危害的极刑之一,说什么都不能贸然废除死刑,甚至去支持莫名其妙的“毒品合法化”,更不能因为毒贩被捕时正在吃饭看戏,不是在买卖毒品而不能将他治罪、不能因为他曾出钱出力参与反毒运动,就可以在他涉毒时让他将功赎罪,否则以后人人都热心公益,你怎能保证他们不是另有居心,为以后能脱离死罪而铺路?

广告

对修正后的毒品法案,我愿意聆听更多建设性声音、愿意聆听政府所做的更多解释,不被意识形态影响,但是,我更相信因果定论,坚持治乱世须用重典。毒品战打了这么多年,还是做得不够多不够快,全国有178所学校被列为“毒品高风险学校”,究竟有多少学生涉毒?一个都嫌太多,罪证确凿的毒贩,唯一的刑罚就是绞刑,这是不能妥协的底线。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