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劳驻脚的故事(下)陌生城市散发故乡味‧小社区开店自成一国

2017-11-26 10:39

外劳驻脚的故事(下)陌生城市散发故乡味‧小社区开店自成一国

槟城光大甫建竣,已是外劳集中地,30年前当印尼人还是本地主流外劳时,放工后或是逢周末,他们都到那里互通消息。
作为槟城地标的光大,是当地外劳的聚集点。(图:星洲日报)

外劳的进驻,渐渐改变了一座城市的面貌以及气味。从南马到北马,外劳所到之处,渐渐形成属于他们的小社区。他们说著熟悉的母语,找到来自家乡的干粮、饮料、日常品等,这里大抵就是他们在陌生城市里,温习故乡味道的充电站。

广告

守着槟最大地标
外劳见证光大兴衰

槟城光大甫建竣,已是外劳集中地,30年前当印尼人还是本地主流外劳时,放工后或是逢周末,他们都到那里互通消息。

早期,外劳选择在光大集聚,主要原因是它当年是市中心最大最新的地标性商场,人生地不熟的外劳只要朝着高耸显眼的光大,就不会迷失方向。

然而,光大的光辉只维持了10年左右,便被其他更新更美的商场抹去,不过外劳并没有喜新厌旧,始终如一的守着光大,见证了人来人往,兴盛与没落。

近20多年来,建筑场地的印尼外劳渐渐消失在人海里,取而代之的,是更多在各行各业工作的孟加拉和缅甸外劳,而他们就是现今光大商家的主要顾客。

一些在槟城站稳了脚跟的外劳抓住商机,在光大的商场开店做自己族人的生意。于是,光大缅甸文和孟加拉文招牌的小食店和杂货店如雨后春笋般林立起来。

广告

这些商店售卖的东西,有别于本地杂货店,而是偏向外劳的喜好,比如生栳叶和各种香料。老槟城或许还记得40年前还有少许娘惹咀嚼生栳叶,如果不是看到外劳咀嚼,新一代的槟城人可能不知生栳叶为何物。

外劳杂货店卖的一些蔬菜,本地人也感到陌生,比如本地乡区已很少见的丝瓜和蛇瓜之类,还有一些似曾相识却叫不出名堂的蔬菜。

生栳叶是外劳的零嘴之一,在有“小孟加拉”之称的风车路,随摊可见。(图:星洲日报)
迎合外劳日常需要的杂货店,让常年漂泊在外的外劳找到家乡的归宿感。(图:星洲日报)

工厂林立外劳涌入
顾客几乎全是“异乡人”

在南部新山,乌鲁地南的烈光镇哥纳格3和4路,因周边工厂林立,大量涌入的外籍劳工使当地组屋充当宿舍,商店顾客几乎都是“异乡人”。

广告

来自巴基斯坦的卡比利于两三年前租下友人的店屋,销售衣服、鞋子、行李箱、床褥、手表等服饰商品,在异乡努力打拼,开拓出自己的一番天地。

烈光镇属约20年历史的屋业发展,外籍劳工一直持续涌现,集中在哥纳格3和4路的主因是工厂带来的庞大劳力资源,连带邻近路段的组屋变成劳工聚集处,店家开始迎合劳工需求而卖起各式各样货品,逐渐形成特色。

尼泊尔劳工最多

卡比利店里的鞋子最受外劳顾客喜爱,款式选择众多。(图:星洲日报)
卡比利在本地另组织家庭,家庭生计全由他一人承担。(图:星洲日报)

来到这里,肤色黝黑的尼泊尔劳工占据最多人数,其次是孟加拉、缅甸和越南。每天早上和傍晚时分,劳工们“倾巢而出”的热闹场景,刹那间还真让人摸不清身处大马国度。

据了解,尼泊尔和缅甸外劳在当地分别组织俱乐部,碰上传统节庆,大家都会欢聚一堂,烹煮家乡美食分享,也趁此机会联系情谊。

超市在当地是普遍所见的商业经营模式,由于杂货生意竞争激烈,促使卡比利开设属少数的服饰店,供应劳工外表装扮的商品服务。

卡比利在巴基斯坦家乡与发妻育有7名孩子,当中有的孩子已经工作或尚在求学,前几年他和本地一名巫裔女子结婚,两人目前育有3名年龄分别2岁、3岁和9岁的儿女。

57岁的卡比利说,他年轻时已经来马来西亚工作,间中与朋友一起做生意,如今当上老板,算是小有成就。

他表示当地一些外籍劳工原本在工厂打工,时日久了,偶尔在夜市或街边摆起小摊档售卖蔬菜水果,进而入驻店屋。

对于本身的创业过程,卡比利不愿意详谈,但他强调自己持有合法执照,是正当的商人。

卡比利透露,他喜欢马来西亚独特多元的风土民情,这里的伊斯兰信仰氛围令他感觉自在,店里的顾客和生意利润尚理想,日子安稳是他选择定居马来西亚的因素。

“家乡的妻子也知道我在大马情况,我还是会定时回去看看家乡的妻儿,现在我仍得努力,维持家计和养育孩子。”

槟风车路成孟劳市集

当地民众不喜欢作为槟城地标的光大被外劳“霸占”,不过本地商家却相当欢迎,后者坦言,如果不是外劳的出现,光大早已经是死市了。

今天光大卖手机、服装、纪念品、鞋子等的商店,多数靠外劳顾客维持生意。外劳开设的商店越来越多,从光大辐射至光大摩天楼低下的头条路、风车路、槟榔路、中路、柑仔园路。

其中风车路托光大兴旺外劳市场的福,加上近20年来,孟加拉外劳成为槟城的主流外劳,此地已摇身一变成孟加拉市集。

不管白天或是夜幕低垂时刻,特别是周日和公共假期,孟加拉外劳人头攒动,置身在此,仿佛走入另一个国度。

最近几个月有外劳减少的趋势,每天华灯初上,到那里吃晚餐、买菜、逛街的外劳比半年前少了许多。这是基于槟岛市政厅于今年7月1日实施的2017年槟岛市政厅外国人经商管制指南奏效,孟加拉籍或缅甸籍外国人再也不能随随便便挂起他们的母文招牌做生意。

烈光镇哥纳格3和4路的商业区,顾客几乎是外籍劳工,其中以杂货店最普遍所见。(图:星洲日报)

地方政府实施的2017年槟岛市政厅外国人经商管制指南,阻遏外劳开店和形成特定族群外劳街的势头。

在这项指南之下,任何外国人股权达50%或以上的商店,所售卖的商品70%须来自该外国老板的祖家,此外,当局不允许他们出售本地通畅的货品,以免与本地商家形成恶性竞争。

本报记者到过去曾经挂起外文招牌的商店,绝大多数店里人士都否认老板是外国人,他们甚至在墙壁上悬挂了本地老板名字的商业注册,作为证明。

在马娶妻生子
盼当大马公民

赛都与妻子西蒂在风车路经营迷你市场和小餐馆。(图:星洲日报)

来自孟加拉的赛都(37岁)15年前来到槟城超级市场工作,那时候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一天成为老板阶级。

他强调自己不是老板,真正的老板是他8年前结缡的妻子西蒂(本地巫裔),后者在风车路拥有一家迷你市场和一家小餐馆,主要是做孟加拉外劳的生意。

问他今天和过去有甚么不同,他说,初到槟城时的工资区区360令吉,孤身一人在异乡再怎么节省,每月存不到多少钱,今天他的妻子每月给他5000令吉薪金,可是扣除4男1女的育儿费等家庭开销所剩无几。

他算是在槟城落地生根,并且视自己为马来西亚人。要真正成为马来西亚公民不容易,在与本地女人结婚5年之后才能申请永久居民证,政府会视申请者的良好记录,经过几年才核准。

他称赞我国是一个法治的国家,人民心地善良,而政府也很好,只要他们循规蹈矩,便生活无忧。

父接3子到槟谋生

莫哈末查基与2名弟弟跟随父亲的脚步抵马,这家餐厅由其弟弟经营,而他则担任收银员。(图:星洲日报)

莫哈末查基(32岁)能够在槟城有丰厚的收入,需感谢他的小弟弟华欣。

他过去4年都帮当了老板的华欣打工,受访时他正在光大摩天楼底下一间装修得很美观的餐馆当收银员。

其实,真正改变他和两名弟弟命运的人是他的父亲,后者20年前从孟加拉到槟城当看车员,并接济他们兄弟一起过来。

莫哈末查基的妻子尚在孟加拉,2人育有一名7岁女儿和4岁儿子。而他的两名弟弟华欣和华路已是马来西亚公民,各自娶了本地马来女子。

二弟华路则在一家货运公司当主管;小弟华欣早年来槟城修完大专课程,之后与马来女同学结婚,除了一年前在风车路创设的餐馆和刚刚在中路承顶的另一间餐馆,也在武吉占姆广场和附近特易购拥有时装门市。

小弟华欣与妻子育有1男1女,这意味着这个家庭已在槟城开枝散叶至第三代。

莫哈末查基很满意目前每月1800令吉的收入。每星期工作6天,每日工作12小时,虽然有点辛苦,可是吃住全包,每月至少可以储蓄1000令吉寄回家乡。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